田字格与玫瑰花园

日光正好,与老爸闲聊。说到秦汉早期印章的田字格,爸爸深恨早先的一次错过。冬日的太阳悠悠然晃进屋子,可以看见空中微小的尘埃在跳舞。我不禁哈哈大笑,揶揄老爸有眼不识金镶玉。

一人曾对我说,曾将一尊老金器以克作价转手。又曾有一人说,当年下放饿得受不住,把家中偷偷塞了保命的字画换了顿红烧肉。历史原因下的人性拷问是个太大的话题。姑且说那老金器,得者固然得意,却也未免怅然吧。而那曾经叱咤风云的老金器如若有知,只怕呕出的老血也得一尊。

想起个玫瑰花园的老故事。一人买个新园子,见满园枯枝,就命人除了,预备来年建园子。春来,友人来访,大惊,这本就是个赫赫有名的玫瑰花园啊。六爹爹楼下有片空地。因着这个老故事,外公建议也做个玫瑰花园。老哥俩一个品种一个品种的淘,多年过去,已然成形。口头上爱玫瑰的众多,真爱的有多少,能从一片枯枝中识得的有多少,能亲手培养玫瑰花园的有多少?有些人啊,不过叶公好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