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杂荟

《书于<聊斋志异>后兼怀其人》


好事近,鹊传音。等闲时,著丹青。

研柔墨,沏滑茗。长灯伴,暖香熏。

宽袖捋,腰带紧。龙蛇走,骏马行。

纸从木,木从心。风雨动,拍窗棂。

素月变,茶未惊。湿露重,掩纱巾。

鸳瓦响,拂冷清。故人来,启长情。

推柴扉,扫花径。烧鲤鱼,撰酒令。

柳涧去,桂丛寻。雪满头,玉满心。

兰若寺,听梵音。濯乏足,解河冰。

又何惧,嫩肤皲。簪有尾,伞有柄。

神有灵,我有卿。长相守,长相亲。

长相别,长嗣音。天之涯,帝子巡。

地之角,墨已匀。一挥间,身段成。

再挥间,姿容俊。三挥时,西子晕。

眉如月,睐若星。樊素口,碎花襟。

琴弓藏,酥手静。罗带缓,纱衣轻。

兔有怜,狐有媚。合两胜,终非镜。

烟尘锁,江寒侵,画中人,岂可姻。

风吹落,伊剩影。为伊孤,柳添青。

丹朱点,梅瓣醒。雪纷纷,草如茵。

鸟啼翠,鱼戏冰。世间事,孰可因。

芳迹了,白沙汀。月明明,留待君。

夜气回,残螀幸。一纸醉,枯容映。

鹤如至,奉双饮。马六足,诚可信。

笔无骨,灯无芯。鬼吹门,何所应:

天有神,神有灵。灵有形,我有卿。

地有魂,魂有灵。灵有形,我有卿。




《书于<警世通言>后兼怀其人》


忆昔昨夜又晚睡,双灯寂灭鼾雷发。

三言两拍浑浊事,行到罗帏忘己身。

谁谓登徒能好色,长卿挑弦为知音。

四海茫茫皆清平,可怜战乱秋草心。

美人帐下犹歌舞,如今美人知何处。

凌波青梅秋千院,桃面芙蓉归陌路。

黄泉盈阔千百尺,何期可许芳魂渡。

渺渺河汉终无极,流星如霜泪如雨。

人众辗转复辗转,纷芸影里看凄恻。

左寻右觅似断魂,色身罔知前身说。

色身待湮寰宇间,前身恸哭江波里。




《夏日闲时落俗以花喻其人》


窗外有花树,开久不知名。

叶叶相堆砌,肥土流沈腰。

香泥燕子啄,腴态惭白莲。

红雨折不断,熏风时撩拨。

可堪太液观,遗立行道边。

花断沾露手,花萎无人收。

开时人称道,开后随风飘。

纵是金屋锁天娇,余生复为谁招摇?

窗外花树不知名,花树岂不识我心?

树身可比人,恨足不能行。

忆我初来时,盛妆却相迎。

颜色不曾改,朝暮担寒露。

凛凛无哀语,东风首一枝。

栽之为谁生?锄之为谁死?

爱而不能摘,爱而不能有。

此花灵且美,浪子归去休!




《冬日启窗见白露兼喻其人》


白露白露,

蒸蒸尔雅。

如云之聚,

如雨之覆。

瓦何丽兮?

德何茂兮?

终日怀怀,

何以致兮。

白露白露,

湛湛其英。

如鸿在水,

如鱼在陆。

笑不言兮,

顾我绊兮。

父兄借寻,

久不见兮。

白露白露,

信信其华。

如枕草藉,

如丧于家。

望尔怯兮,

左右言它。

奋尔远兮,

言之匝匝。



《神思夜游遣困以咖啡兼念其人》


郊外湖邊月,无風猶羞怯。

荷影魅如鬼,蛛网暗里結。

展眼吊長天,點點飛虫謝。

小杯冲咖啡,三勺或猶缺。



《代友悲兼自怜自艾》


一彎新月照孤程,星河隱隱万叢燈。

三面低樓擁寶樹,小徑竹幽入風聲。

离根叶落重堆砌,護花未解幾時能。

他年舊酒翻舊恨,安得新辭祝新人。




《书于陶元亮<闲情赋>后兼自怜自艾》


鐘聲慢,夜輕寒,更無人處一憑欄。

攜小紅爐,掙得魂斷。

凄風點點吹,醺月是微闌。

何以人間長缺,天上長圓。

別也難,合也難,浮生几度相憐歡?

种花得草,霜來晴晚。

元亮閑閑賦,琴女不以然。

一任萬千憔悴,埋葬靑山。





《作于冬夜返乡途中兼自怜自艾》


花清朝,夜难消,大道无人,便万千喜乐共谁邀。

黯然垂思,愁无极,三山忍对,流光俏。

欲问河汉上人,何以风飙。

便把纤衣素手,无地掷抛。

眉隐星茫茫,惊一席眸底波涛,亲爱怨怒恕难饶。

更索一世妖媚,半生浮酹,洒赵桥,空自浇。





《晨望后山衰草漫野兼怀其人》


浓雾淹小山冈,缥缈松鹤影。

遥望杏园深,载雨不载雪,想花阴,暗香袭人。

侣才那边对立,偶却今朝失仍。

漫萧凉六河水,洞贯烟云。

离离原草,不我待,霜侵斑白。

量沙鸥争席,飞鳞卷箸,又怎堪,恁般风疾!

江河渔樵易与,世俗经济难凭。

拟浮桴无崖,浪舟不系,却抛绣像他生里。

顾曙迟迟,环珮竹林,佳音无觅。

年来意欲渐减,虚空我室,凤箫尘土,白壁山房。

念君子之修好,更无人问,可同舟否。




《旧作历数数人种类兼初试文言体》


山有枯木,蚁室其内,而其表如常。

山有怪木,杂于乱石之间,长于阴湿之地,类菌者,兽者,罕有辨之者。

山有丑木,汲苦雨而生,立道旁久矣,仅结一子,肉薄而苦,核坚似铁,人畜不食。

山有佳木,产自蓬莱。日月庇之,星斗佑之,仙人亲培之。三百年而萌,九百年而实,移之园林,秀冠一方。果硕而肥,滋且甘,取而供之,年余不改其色。果妖如此。

枯者竭,化为土,泽延其苗。

怪者死,化为石,后万年,有抚而识之者。

丑木遍布九州,其子以苦而存。人见丑木久矣,反不觉其丑。

佳木不死,仙人共斫之。佳木有后继者,曰仙木,曰灵木云云。




《旧作附和亡灵附体之说兼惜罕有解者》


黄山下有少年名粲,生性暴虐无道,常横行乡野,极尽破坏之能事,无论亲戚乡邻,遭其祸者十有九,不自省,族长者教之诲之,如未焉,如是不通人语,又嗜酒如命,每餐饭必饮,无奈量小,动辄醉,醉则睡,睡则鼾声如雷,人摇不动,如死寂焉。

家囤万金,谷仓遍山,却喜搜刮乡邻,朝窃灯油,暮盗茅草,蓄之后院,堆杂满地,此外人不能见焉,虽见,终无可奈何。

某日游行湖中,失足跌落,仆从急救之归,族长者跣足,率众邻来望,大惊失色,粲坐之起,拜之再三曰:有劳长者。是晚大宴宾客,以庆再生,礼乐齐鸣,灯火辉煌如市,席间粲手持折扇,谈笑风生,吟李太白诗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狂饮数杯不倒,又高唤道:"拿碗来!"推客就饮,客皆避席,面面相觑。

粲曰:小子少不更事,冒犯长者,辱骂幼者,得罪美邻,上无天地,下无父母,违灭天道,欺神骗鬼,以是有今日之祸,心实悔悟,诚愿今日座上宾客莫怪,小子自当洗心革面,效贤仿能,以洗罪孽。''

见席间无孙家人口,粲揽衣率仆数人,叩其柴扉,邀之数次未有应之者,无奈,怏怏而回。至半途闻有呼声唤己,草动风吹,沙走灰扬,疾回首视之,则一人影忽至,再视之,则孙康也,二人同归粲家,畅饮夜半,约定同销旧账,永世交好,立誓曰:如有所违,天打雷轰。

乃捐巨资修祠堂,兴义学,旱平粜,涝发仓,远近之人莫不被其泽,自是义举频频,闻所未有,由是风动京师,皇帝闻而大许之,亲题堂匾,上书:大道为公。

东方有术士闻知此人者,暗潜其家,见粲面如灰土,形销骨立,行动飘忽,如不胜衣衫,知其大限不远。翌日登门求见,出具丹药二枚曰:"此不死丹,可保汝命。"粲见其貌甚陋,不屐不袜,背身笑曰:"我命在天,何用之续。老道要钱则已,何需用泥丸糊我。''乃却之外,再不让见。

有客商自南方来,自曰乃粲父旧友,粲见之如故,洒扫以待之。问客何所来,答曰姑苏,问何所往,答曰槐乡,问随行者何人,曰二小女。客提及与粲父旧游之事,粲忽堕泪,自斟自酌,眼光迷离,曰:"若使家父尚在,家败必不如此。"客惊曰:"世子何出此不祥之语?我观贵舍富丽堂皇,往来非富即贵,名人云集,向我来时,见君家田地灿灿如金,击鼓收割,蔚为大观,而仓库垒叠连城,宫室蚁聚非君家而何?我揣想君之向言,必是酒话。''粲正色曰:''非也,先父在时,家囤巨万而莫之知,吾居茅舍,心亦怡然,且贼盗不恋,奸邪不眷,吾敞蓬门,心亦旷然。而今声名在外,人人知我富甲一方,羡者众而妒者加众焉,不速之客,其还远乎?''客笑曰:"世子果有真见地,所言极是。''宴罢,客请辞,粲留之宿。客曰:''君父在时善音乐,君可有所学?"粲佯曰不会。客曰:''向与君父游苏州时,尝至闲云社听曲品茗,君父豪情万丈,不惯听咿呀软语,乃命从人取琴与酒,弹了一曲广陵,震惊四座,人皆怒斥之退,君父亦怒,余羞赧欲拽之出,遭其流拳,然终幸免一祸。''客言到此处,粲失声大笑不已:"此拳痛否?''

客命两女焚香取琴,客自设帐,一歌一舞,以供饭后消闲,粲兴趣盎然,曰:"此时最妙。''不一时,院室飘荡奇香,粲隔帐而望,只觉耳边酥痒,眼皮乏力,只见帐中云雾缭绕,二女身姿绰约若仙子,秋波暗递,歌喉婉转,粲视之如痴。

待醒时,帐已撤去,客曰:"君入幻境矣。"粲未及应,二女子捧茶端水以侍,粲见其一女面多麻点,不似方才幻梦中所见,只连道有劳有劳而已。

粲接盆欲洗,忽觉水清如镜,熟视之,则镜中人非其他,正粲父也。粲推盆疾呼,盆中水泄满地而不止,顷刻满室,客立案头之上,容发渐异,露出方士行头,谓粲曰:''君言君命在天,而今天命收回,君归去罢。"粲流涕痛哭,忽忽如狂,问曰:''我何人也,我何人也!"眼见水淹宫府,屋瓦纷纷而坠,粲仰面哭而笑,笑而悲,好一华美大厦,片刻崩摧,随波入海,再无可寻觅。

自此大劫之后,粲遂成痴呆,寄居孙康之家,康念前誓,不敢有违,为之娶一麻面女,生子,不幸游湖夭折,后生一子,其时粲已垂垂老矣,母爱之甚重,遂以其父名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序。 从厂区出来的时候已然是傍晚八点半,才发现外面零零续续的下着小雨。如往常一般,看着打暑假工的学...
    至简gy阅读 120评论 0 1
  • 此生不换 与你的温柔 似凉风般娇羞 屹立在十字路口 是我,是你 无尽的忧愁 我等待了一地的花落 燃尽了最后一丝烛火...
    木夏半年阅读 109评论 0 2
  • 很久没联系的晓风在我正看《琅琊榜》的时候突然给我发消息,说他失恋了,我看着手机表示无语,回了个发呆的表情,然后继...
    加应子阅读 1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