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

分享小故事,希望能带给你冬日里一丝的温暖。

One-红绿黄

前些天店里来了位客人,六十多岁的一位老奶奶,走路蹒跚,宽松的灰色仿丝上衣和极为不搭配的黑色棉裤引起我的注意 ,头发黑白交替,但井井有条;还有额头上的皱纹那样深刻,像穿梭半个世纪的写真,却格外精神,那么的惹人注目。

最吸引我的却是她的笑容,从她进店,我跟她打完招呼,她就一直挂着微笑,很温暖,很慈祥。

过了一会,桌面上出现了两瓶饮料,一瓶是果汁,另外一瓶是运动碳酸饮料。

“小伙子,有黄色盖子的饮料吗?”

“那边有一种,不过是汽水的。”

“哦,谢谢。”

当时客人比较少,所以我的注意力就一直落在老奶奶那边;依老奶奶的岁数,让我比较好奇的是她为什么选汽水,毕竟老人家喝这些对身体来说并无益处,有可能是买给孙子的吧,想着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然后她又挑了一瓶V+c,到要结账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下,想知道是不是她喝的,如果是她喝的话,汽水倒不是个好的选择。

“奶奶,这种碳酸饮料有汽的,而且比较刺激胃口, 要不要换瓶果汁或者其他的?”

“像这种果汁比较健康,价格差不多的。”我指着没有冷藏的果汁,但盖子不是她想要的颜色。

老奶奶拿着看了一下,然后又看了一下自己挑的。

然后笑着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笑着说:“谢谢,不用了!我找了好一会,好像只有这几种才凑得齐3个颜色。”

“红绿黄,和红绿灯一样的颜色。”她眯着眼。

“红绿灯?”我笑着问。

老奶奶笑着眯上了眼睛,样子好像有点藏不住小秘密,有点小开心,仿佛还有点自豪:“是的呢, 和两个朋友在隔壁喝早茶呢,她们渴,我过来买点喝的,我们喝不惯茶水。几十年了,每次都会买三瓶不同颜色盖子的汽水,就像上学的时候,放学了等红绿灯,跑慢的就要负责买汽水,呵呵。。。其实就是嘴馋。”

看着老奶奶笑得合不拢嘴,看着那参差不齐的牙齿,还缺了一只板牙,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夏天傍晚的阳光正好照着婆婆的背影,有点温暖。

Two-木棉树下石阶前的片地花

晚上的客人有时候会很多,大半夜的,成群结队的在大街小巷穿梭,年轻人有的,中年人有时也会出现。衣着有的干净整洁,有的虽简单但却很个性十足,而有的更像是一种主题风格。穿着虽然不同,但是却都有着一个共同点———笑声。

刚开始,很多客人都买几罐啤酒和一些小吃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借着门前的广告牌柔光消遣起来,点着一根一根烟,啤酒一罐一罐下肚,谈话中多数是彼此间的小事,糗事,图个开心,也有没喝完酒的后劲来到店里再接上一回;借着酒劲笑声更大,却都是敞开心窝子的笑,两个人,几个人的,笑得没心没肺;直至喝完了酒再回到店里买,有时也会有一句或者更多的重复对于吵闹的歉意。如果是不影响生意的,一般都会让客人尽兴,夏天石阶会格外凉爽。

但有时也会有另一种现象。

初入夏的天,深夜晚上很会有丝丝的凉意,有些客人却可以在石阶上坐上几个小时。

曾有一位客人,独自要了半打的啤酒和一包香烟在门口坐了三个多小时。后来早上我清洁的时候发现石阶上有酒洒过的痕迹和一地烟灰,啤酒瓶和烟头倒是找不到。

这位客人留给我的印象也挺深刻的,有一段时间每晚都来,都会点上啤酒和烟。之所以因为深刻,是因为每次付钱的时候脸上都挂着微笑,无论是喝了多少的酒。有一次,天快亮了,而那位客人还没离开,坐着石阶上眼睛没有离开过地面,旁边是叠放着的啤酒空罐,没仔细数,但看罐子就知道喝了不少。

看天快亮了,我就向前走去。

“先生,天快亮了!”我指着对面楼遮住的那半丁曙光。

“啊,不好意思,妨碍你做生意了......”他立马站起来,先是晃了一下,然后才站稳,险些摔倒。

我有点失措忙解释道:“那倒不是,只是天亮了,你还不回家吗?”

“有些事没想明白,走了。”挂着大笑脸,提着瓶子一晃一晃地向着垃圾桶边走去。

我也转身回到里面。在里头工作忽然来到外边会觉得空气很清新,特别是有风的时候。

隔天,那位客人如约而至。

还是啤酒。

我们相视一笑:“不买点吃的吗?!”

“不用了,谢谢。 ”大笑脸挂着。

我开玩笑地问:想明白了吗?

他顿了一下,一个恍然大悟的样子:想明白就不来了。

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变化,就是样子憔悴了许多,眼睛很空。

又是一个黎明。

繁琐的工作让我忘记了门外的那位客人。

疲倦和困意让我渴望外头的空气。

外面又是阵阵清风。

“咦,还没走呢?”

客人回过头,有点意外的笑脸,头发很蓬松,交错着掩着下面那通红的双眼,眼袋深得像演员抹错了眼影,满脸的憔悴却没能感染那坚定深邃的眼神,仿佛有种内在的力量能把人穿透;我先是吓了一跳,定过神后也回了一个微笑。

他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用力地深呼吸,什么也没说,拿着瓶子就走了。

他坐的位置旁边有些花瓣,我看着停了一下,然后把它扫走。

天渐渐的亮了,风一吹,那阵阵的清香也扑鼻而来,我不由自主地用力吸了一下,乍一看满地都是花,层层叠叠的铺在石板砖上,风一吹来就像争着跑的人儿,好不热闹。

哦,是昨夜开花。

我也跟着伸了个懒腰,然后笑了。

后来,那客人晚上没有再来,我想,他是想明白了什么吧。因为,有时我还能看到风吹过把花瓣从树上脱落带走。

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能读懂他们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