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活才能不出错

96
南望衡岳
2017.11.02 08:15* 字数 2226

1.

今天是周有昌的儿子结婚的日子,周有昌假装听不见人们的窃窃私语,轻车熟路的指挥着,应付这种场面,他很有经验。毕竟这已经是他儿子周成第五次结婚了。

送走了宾客,收拾了桌椅,天已经近黄昏了,周有昌丢下一句:“不用给我留饭啦!”就出门了。

周有昌翻过了一座山,又走了一段,在另一座山前停了下来,他转身瞅了瞅周围——只有一轮烧红了脸的落日。火红的太阳正在用最后的余光喷射着热情。

周有昌走到山脚,在一堆植物特别茂密的地方停下,他又转身瞧了瞧身后,才放心的拨开夹杂着荆棘的灌木丛,小心的掂起脚尖,身影一闪,不见了。

2.

回到家时儿子的朋友们正在闹洞房,满屋喧哗。周有昌没有吭声,踱到厨房扒拉了几口剩饭,就进东间卧室了。

媳妇金菊已经哄睡了前几个儿媳留下的三个孩子——

第一个儿媳生的女儿已经上高中了,住校;

第二个儿媳生下了一男一女;

第三个儿媳生下了一个男孩;

第四个还没来得及生,就被第五个替代了。

金菊低声嘟囔了周有昌一番,无外乎又是孩子不听话闹得她头疼之类的话。

伴随着金菊的唠叨,周有昌洗完了脚。钻进了被窝,不一会鼾声就盖住了唠叨声。

夜来了。

毫无例外的,周有昌又梦到了美琳——圆圆的脸,炯炯的眼,红润的唇,雪白的肩……

3.

美琳姓虞,虞美人的虞,虞美琳漂亮,勾人心魂。周有昌就被她勾去了魂。

那是周有昌在部队的第三年,马上就要退伍了。

部队搞联欢会,刚到文工团的女兵虞美琳也献唱了一首歌。表演还未结束,虞美琳就成了所有兵哥哥的梦中情人。

或许是因为周有昌俊朗的外形,又或许是因为周有昌睫毛浓密的大眼中与众不同的阴郁之情,终于使得虞美琳冲破了层层包围,小心跃过满地支离破碎的玻璃心,迈向了周有昌。

俩人的交往遭到双方父母的一致反对,虞美琳的父母一心想攀附权贵,周有昌一个农村娃娃那里入得了他们的眼。他们切断了女儿与周有昌一切的联系。

退伍后的周有昌也被父亲软禁了。出去混了两年,回来就想挑战父权,周老汉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婚事就这样被父亲给定下来了——邻村金家的姑娘。

虞美琳同他一样,被父母逼迫着定了亲。

4.

结婚前夕,有人给周有昌报信,说后山有人找,是个顶漂亮的女人。

趁着家人正忙乱的准备着结婚事宜,周有昌趁机溜了出去。

爬到山顶,远远看到一个娇小身影,衣袂飘飘……

俩颗火热的心冲破胸膛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他们竟然在另一座山脚下发现了一个山洞。俩人钻进山洞哭成一团,虞美琳执意要跟他私奔。周有昌摇了摇头,说父命难违。况她也是定了婚的人,且未婚夫来头甚大,私奔的后果他们俩家谁都负担不起。

虞美琳哭肿了双眼,红着脸褪却了衣衫,滚圆的胸呼啦的一下跳到周有昌眼前——她要将自己的处子之身献给周有昌。

周有昌赶紧将衣服捂到虞美琳胸前。

那个时代,贞洁相当于女人的半条命。

周有昌不忍,也不敢。最终完好无损的将虞美琳送到了回家的车上。

周有昌结婚后没多久,收到了一封信。是从原来的部队寄来的,没有署名,信中只有四个字——我先走了。

周有昌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他疯子一样四处打听,果然,虞美琳已在一周前割腕自杀了。

从那以后,周有昌就经常作梦,梦中虞美琳红着脸,褪尽了衣衫,然后又一件一件穿上,最后,挥一挥衣袖,消失不见了。

这么多年来,周有昌一直憋着一口气,从儿子周成出生的那天起,他就发誓,决不过问儿子的婚事。

作为儿子,他被父亲约束了一辈子,也痛苦了一辈子,他知道,父亲不对。

现在轮到他当父亲了,他要改。

他给予了儿子最大限度的自由——周成要结婚,他就办喜事。周成要离婚,他也不干涉。儿媳妇是谁不重要,孝敬不孝敬也无所谓,只要儿子喜欢,周有昌就接受。

5.

周有昌忘不了虞美琳,想得很了,就悄悄的趁着天黑到那山洞里坐一坐。他将那山洞伪装的很隐蔽,这么多年来,从未被人发现。

一天夜晚,周有昌又出门了,趁着月色,他轻车熟路的摸到了山下,却发现了异样——洞内灯火通亮,洞口的草丛也给践踏的不成模样。

周有昌屏着呼吸慢慢靠近,竟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呻吟之声,周有昌瞬间火了,这个地方是他唯一的心灵寄托,怎么能由着他人胡来。

“谁——给我出来——”周有昌三两步冲到洞口,顿时傻了——儿子周成正光着身子压在一名裸体女人身上(自然不是他新娶的媳妇)。

周成先是一惊,待发现闯入者竟是自己的父亲时却怒了:“还不赶紧给我滚——”周成按住想要起身的女人,向周有昌吼道。

周有昌跌跌撞撞的走向回家的路,他第一次感到自己这辈子好像都活错了,但又说不清到底哪里错了,又或者说是从哪里开始错的。

周有昌想了一夜。

6.

第二天一大早,金菊还搂着几个孩子在睡觉,周有昌已将院子打扫了一遍。

金菊嘟囔了一声:“天还没明吧——”

“嗯——你睡吧,我出去一趟——”周有昌从柜里取出一瓶珍藏许久的酒,揣在怀里,走了。

“早点回来——”

周有昌翻过山,来到山脚,他将酒放好,弯下腰拔光了洞口的杂草,又将洞内全翻清扫一遍。才坐在山洞里,一口一口的喝酒。

太阳不断的变换方位,终于又回到了它永远的落脚处。

周有昌又梦到了虞美琳——圆圆的脸,炯炯的眼,红润的唇,雪白的肩……只是这一次,周有昌攥紧了她的手,将她贴紧自己炙热的胸膛……

周有昌向虞美琳抱怨活着不易,说自已错过太多,如今还还在不断的犯错。

“怕什么,错了可以改,千万不要学我,连修正的机会都没有,才是最大的错。”虞美丽轻轻的说。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进了洞内,渐渐移到了周有昌的脸庞,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睡意正香。旁边倒着一支空的酒瓶,酒瓶的旁边扔着一包未开封的老鼠药……

傍晚,顶着落日的余光,周有昌回到家中,抄起了一根竹竿,他准备好好教训一下儿子周成。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