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肆年【33】

96
帝恶道
2016.09.16 16:47* 字数 2498

《大学肆年》目录

天气越来越冷,让蒋学文帮忙带夜宵的人越来越多,每次下班后他都得带着三五个汉堡或者一只烤鸡回来,天冷了人就懒了,到了晚上十点多学校食堂都关门了,超市里的冷零食不太适合当夜宵,泡面是很容易吃腻的。上着网打着扑克肚子就饿了,这时要是能来份热气腾腾的热干面或者是香辣千层饼是非常好的,可要吃热腾腾夜宵就得披着外衣冒着寒冷走上几百米出去买,有蒋学文这个现成的“送外卖小子”干嘛不利用起来。刚开始只有高帅等个别人让蒋学文带汉堡夜宵,久而久之托他带夜宵的人越来越多,左邻右舍都找他带,这个给蒋学文带来不少麻烦,下班回来已经够累了还得一个一个去送汉堡,男生的还好说自己会上门取,但女生宿舍的就不好说了,19#307宿舍他不能不送吧,苏颖这个小醋坛子的夜宵他就更得送了。这可真是卖力不讨好的活,不过麦当劳餐厅的老板可乐坏了,蒋学文每天帮他消化了不少卖不出去的库存,这些库存的汉堡如果当天没有处理掉只能扔了。

有一天,蒋学文正上着班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既然大家都这么需要夜宵干嘛不考虑拿点回去卖呢?一所大学可是住着好几万人啊!这么冷天想要吃夜宵的怎么也有个几百人吧?蒋学文仔细琢磨过后决定尝试下看看,说不定是个挣钱的好路子,说干就干,第二天他就找店长定了二十个汉堡。

下班后,蒋学文借用店里送外卖用的保温背包,背着那二十个汉堡回到学校,揪着高帅一起去卖汉堡。高帅本不太情愿陪他去,但是在蒋学文的淫威之下就由不得他了。按照就近原则,他们就从自己居住的二号宿舍楼开始试卖,从顶楼开始往下叫卖,高帅背着那个外卖背包总感觉十分别扭,好好的在看电视就被绑架着来卖汉堡,除了奥运圣火传递那次卖过几顶帽子从来也没干过这个呀!他缩头缩尾的叫不出口,不敢去敲门,没有任何经验不知从何下手,走马观花的走完一层,一个也没卖出去。走在楼梯上蒋学文对高帅说:“这样不行,咱们得改改策略,我们都太拘谨了,像个羞涩的小姑娘,怎么能卖的出去东西。”

到了下一层蒋学文决定换了一种销售模式,他冲着楼道中间大声叫卖:“汉堡!汉堡!新鲜的汉堡!”还挨个敲开宿舍门推销,跨出了这第一步马上就有了收获,陆陆续续有宿舍门打开询问“什么汉堡呀?怎么卖?”,“麦当劳香辣鸡腿堡,八块钱一个。”蒋学文回答道,虽然大部分人都是询问一下价格,但也有成交的,单这一层就卖出去了3个,接二连三,一栋楼下来他们卖出去十多个汉堡,这是个令蒋学文十分兴奋的信号,蒋学文和高帅背着剩下的几个汉堡来到30号男生宿舍楼,几分钟就兜售一空。

看来这个卖汉堡夜宵的计划是可行的,半个多小时卖出去20个,进价七块售价八块,每个净挣一元,半个小时挣了20块,这比蒋学文兼职每个小时六块五工钱来得划算。一不做二不休,此后蒋学文逐渐增加订汉堡的数量,从20个、30个、40个再到50个,基本都能消化完。蒋学文干脆辞掉兼职的工作专门卖起了汉堡,高帅也对卖汉堡这件事越来越有信心,看好这个发财的好计划。不过,销售数量达到了50个之后就基本维持在这个水平上不去了,蒋学文仔细琢磨,他觉得这么大的市场不应该就只有这么点容量,两万多人的大学宿舍就按照男女各一半算,男生也有一万多,照这么算购买率实在太低了,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他还没发现的。蒋学文苦思冥想,终于找到了原因,每次去推销的时候总是问的人多买的人少,每个汉堡八块钱的价格实在太贵了,对于学生来说花八块钱吃一顿夜宵成本有点高了,还不如批件外套去买一块五的泡面,只有少数比较富裕的同学才消费得起。不过蒋学文只是在成本的基础上加了一块钱的利润,这不过分,问题在于他们的进价太高了,麦当劳这样的大企业不可能会因为他们每天几十个数量的订单而降低售价的。思来想去,蒋学文决定找一个成本低一些的进货渠道。

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蒋学文把学校周边所有的汉堡店都谈判了个遍,五花八门什么品牌的都有,苏颖当小白鼠试吃了一个星期的汉堡。功夫不负有心人,蒋学文在后街理工大学的门口找到了一家叫华莱士的汉堡店,这家店正在做长期促销活动,三个鸡腿汉堡仅售十元,口味也还不错。经过几次谈判蒋学文与店长定下口头协议,店长同意以三个鸡腿汉堡八块五毛的价格卖给蒋学文,但前提是采购量达到100个以上,这可比麦当劳每个七块钱的进价便宜多了。

第一天蒋学文就订了102个鸡腿汉堡,唐英也被成功说服加入了卖汉堡团队。蒋学文的定位非常准确,他很幸运的选择了一个爆款,两块八毛钱的成本,售价四块,第一次试水,首战告捷,102个汉堡全部兜售一空,唐英有经商的基因上手很快,这给蒋学文很大的鼓励。此后几天订货数量节节攀升,从100个、150个、200个一直攀升到300个!平均每个人一天要卖出去超过100,每天晚上忙得热火朝天。从后街的汉堡店到学校的宿舍楼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要运送两三百个汉堡到学校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没有其他有效的交通工具,仅靠自行车运输效率太低,要是不小心打翻了一箱那就得亏了血本了。蒋学文是个天生的谈判专家,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他说服了店长,由店家送货上门,毕竟每天增加一千多块的营业额对一个学生街的小店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一段时间下来,蒋学文的卖汉堡生意越来越顺利。每天晚上六七点钟提前电话预定,当天要几个鸡腿汉堡、几个牛肉汉堡、几个辣的、几个不辣的、几只烤鸡等具体的数量,什么时间送到什么地点通过短信发给店长就可以了,货到付款或者几天结算一次都没问题。

小胖子高帅也不是只会整天闲扯淡,关键时候还是能发挥点作用。也不知什么时候他就跟南门超市边上卖奶茶的小妹勾搭上了,混得挺熟的,最近打的火热,三天两头请人家吃饭,还让人家帮他抄写作业。超市出口与奶茶店中间的一块空地上摆着几张桌椅,夏天同学们躲这里面避暑,吃西瓜看电视;冬天躲这里面避寒,喝奶茶,此地守着师生进出南门的咽喉要塞。

蒋学文像个特务一样掌握了这一重要情报,他要高帅利用起这个资源,把奶茶店变成了他们卖汉堡的大本营,要是遇到他们三个人晚上都有课就没人接应店长送过来的货,只好让奶茶妹帮他们接货,奶茶店里那么大空间存放几箱汉堡没什么压力。蒋学文可真会利用资源,常常晚上下课后过去,奶茶妹都已经帮他们卖出好几个汉堡了,大冬天里,奶茶配汉堡这不是夜宵的最佳组合吗。

下一章    专题    上一章

大学肆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