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锦人生 繁华流年

 叮叮当当,逝去的是苏瑾的纯白而干净的年少,灯红酒绿,正在走来的是红妖繁华纷扰的未来。

 十岁的她,依然沉浸在清莲般的年少生活,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女孩摇身一变成为了大上海的歌姬。

 高跟鞋哒哒地敲在地上,不知是地狱还是天堂。。。

   晚风徐徐吹来,吹的这曼妙的人,嘴里“嘶嘶”地喊冷。可是这冷,又让她在迷离中又有了一丝清醒,她又是极爱这冷风,只有吹吹这冷风,她才能记得请自己最初的样子。

 犹记得自己被人绑来,就没了出路,妈妈们说爱她,也不过是靠她来挣钱。自己当时撅这嘴不愿意去学那一招招的撩人之势,不肯沉沦在此,也终究逃不过这宿命。唉,这世间纵有太多不情不愿,这也是由不得自己的。她看了这远处的鸥,出了神。

 远处的马车夫,看着夕阳下这丽人儿,优雅美丽的好似教堂里的女神,一身黑色绸缎的旗袍,将她的身段衬得极其曼妙,一头如墨的黑发卷曲着倾泻下来,风吹着,流露出她脖子后的一小块白皙的皮肤,这时,车夫才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她就那么怔怔地看着远方的几只海鸥,无限悲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苏瑾言很喜欢泰戈尔的诗集,因为她觉得其中有一段话是在描述她与他之间的故事: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眼前 你却...
    若离勿哭阅读 685评论 2 7
  • 今天的我按计划应该是在拼命听课中,紧张到不能自己。但可是可但是似乎上天跟我开了一个玩笑,以前我不屑的时候大把的机会...
    Mocha_young阅读 385评论 0 0
  • 秋去入冬 渐凉 僧之行,遇而止步。 举目凝天,视明星,似混沌。 凉意袭身,筋骨勒嗦,皮酯无所应。 不知其也,...
    椿去阅读 101评论 0 0
  • 潘茜有个习惯,觉得日子混乱的时候会去回想往年的这个时候自己在做些什么,和谁在一起,穿什么衣服,为什么会笑。 回想这...
    南方文艺_北楼阅读 7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