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赏析

多少爱慕相思,都停留在嘴边,还未来得及一吐为快,却悄悄打了退堂鼓。不是爱得不够深沉,只是有些爱更适合沉默,以免对方投来的目光,让人无处躲藏。

让人无可自拔的单相思,自古有之,像是不能言说的秘密,一直沉在心底,唯有夜幕降临,或是晚来风起时,叫人加倍不安与彷徨。不倾诉,自然有各种曲折与理由,就在悄无声息间慢慢累积、沉淀,等待一次爆发。

如同往常一样,她驾着一叶扁舟,在悠悠江面上徜徉,原本平淡无奇的事情,因为心仪之人的到来,而变成非比寻常的时刻。

该是怎样的一个良辰吉日,能够有幸与他同乘一舟。痴痴地注视着他俊朗刚毅的面庞,看着他随风飘扬的衣摆,表面上一片沉静的她,心底早已掀起阵阵波澜。

多少个辗转反侧的夜晚,多少次不成眠,多少次自顾自地陷入沉思,都是因为他的存在。此时此刻,朝思暮想的人就站在身旁,无以言表的喜悦悄悄化作红晕,出现在她的脸颊上,这样短暂的时刻,足以让她欢喜许久。

她眷恋着他,可她不能大声地告诉他,彼此相差甚远的身份,让她的爱恋变成没有结果的结局。她是卑微的蝼蚁,他是高贵的王子,天壤之别、云泥之差,让她自卑,也让她绝望。

在他的眼神中,并没有流露出些许的厌恶与鄙视,这就足以弥补她一厢情愿的悲凉,这是她的独角戏,所有悲哀或者欢喜,皆是拜他所赐,却是她一人承受,纵然叫人无奈,却也着实叫人愉悦。

高高在上的他,并没有因为她泛舟者的身份而嫌弃她,甚至如其他人那般责骂她,他只是微笑着,不说什么话,却能让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欢快,如此得来不易的幸福,还有什么不甘心,还有什么不知足。

爱情有时贪婪,让人沉浸其中,一味地索取,可更多时候,它是慷慨的,让人一心一意地追随,不问过去,不问将来,能够拥有当下的时光,就是最大的心愿。

也许是她隐藏得恰到好处,她的紧张,她的兴奋,都生生压在心里。巍峨的群山之上,有广袤繁盛的树木,树木之上有茂密的树枝,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太过平常,并无须多解释,可她的一片深情,他却一无所知。

爱他却不能告诉他,是世间最无奈的抉择。

据刘向《说苑·善说》记载:春秋时代,楚王母弟鄂君子皙在河中游玩,钟鼓齐鸣,好不热闹。摇船者是位越人,趁乐声停息,便怀抱双桨,用越语唱了一支歌。鄂君子皙听不懂歌词,便叫人翻译成楚语,即是《越人歌》。

婉转悠扬的旋律,搭配字字真情的歌词,那份真挚的爱恋之情便不再空洞,异常真实动人,叫人忍不住一听再听,勾起多少旁观者内心相似的相思之情。

悱恻缠绵的语调,穿透时光的间隙,从公元前540年飘扬而来。心心念念的人啊,此刻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青山白水间,一切都变得愈发模糊,唯独他的身影愈发高大,也愈发清晰,恳请时间的细沙,流得慢一些,再慢一些,好容她看得再仔细一些,就用一次长久的凝望,换来此生此世的不能忘怀。

飘逸洒脱,绝世独立,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叫人一眼望去,就再难以挪动视线,他只顾着欣赏美景,她只顾着欣赏他。

岸边低垂的杨柳,随着微风轻轻摇摆,好似她此刻暗自摇曳的心情,也许湖面上一圈圈的涟漪懂得她的心事,所以笑而不语,同她一道沉默着,悄悄享受着难得的甜蜜时光。

尽管是两个人的故事,却只有她一人知晓,她顾不上未来如何,只是最清楚,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是她梦寐以求的画面。也许是上苍听到了她的祷告,为她安排了一次短暂的相处,她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释放着压抑许久的热情。

清脆的歌声,唱出了她的心声,他也许不懂,可这并没有关系,这是她的爱恋和深情,他无须懂,也无须回应,哪怕今后的某一天,他会忘记曾经与他同乘一舟的她,她也没有任何哀伤的理由。

如此与众不同的一天,会成为她此生绮丽的梦,蔚蓝无云的天空会记住她的惊喜和娇羞,她的忐忑不安和故作镇定,会永久地留在她的脑海中,成为徘徊不去的记忆。

从此以后,当浓烈的思念在周身蔓延时,至少可以记起他的模样,他的微笑,以及他的气息,就让这个无人知晓的秘密与那款款深情的歌声一起,留在她的记忆深处吧。

如果可以有任何奢望的余地,多么希望还有这样的机会,能够再一次为他撑桨,哪怕是以卑微的身份相伴左右,也好过再无交集的守望。

千年前的心情,跟随时光流转到如今,依旧如此,多少痴男怨女苦守着一颗真心,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走停停,随意说笑打闹,殊不知多少强颜欢笑背后,是说不出的心酸和寂寥,是一忍再忍的炽热情感。

有情人终成眷属,随后开启白头偕老、天长地久的余生。两情相悦的浓情蜜意,让多少爱而不得的单相思愁碎了心肠。原来,有缘无分是最大的惩罚。

此生只有一面之缘,是由不得人选择的哀愁,思绪万千,却不能只顾沉浸在不可抗拒的漩涡里,毕竟难得相识一场,即便岁月无情,终归是一段无可比拟的回忆。

不能诉说的恋情只是演绎了《越人歌》的其中一个版本,除此之外,它还有另一个故事。

《越人歌》有记载的出处,是汉刘向《说苑》,卷十一,善说篇,第十三段。

明媚爽朗的某一天,是楚国襄成君册封受爵的日子,意气风发的襄成君身着华丽庄重的礼服,伫立在悄悄流淌着的河边,望着川流不息的河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楚大夫庄辛偶然在河边经过,见到傲然挺立、风度翩翩的襄成君,内心深处有莫名的狂喜涌动,那是难以表达的情愫,可他确定一定是有些什么东西是与众不同的,它可遇不可求,轻轻柔柔地缠绵在心尖上。

他心里揣着轻快,赶忙走上前行礼参拜,并主动伸出手来,想要与他握手示好。期待之中的是一场相识,等来的却是对方的愤懑不快和不予理睬。

换作今时今日,握手示好是再普通不过的一种礼节,而当时当日,简直可当作异端。此情此景,庄辛没有丝毫犹豫,他仔细地洗了手,依旧站在襄成君的身旁,不急不缓地讲起了楚国鄂君的故事。

鄂君子皙是楚王的弟弟,在阳光普照大地的某一天乘船出游,一路上大好风光一览无余,心情在不知不觉间,也随着流转的空气欢快愉悦起来。

对他爱慕许久的越人船夫怀抱着船桨,开始纵情高歌。悠扬缠绵的曲调,带着船夫的深情厚谊,宛若生出了翅膀,飞扬盘旋在空中,传遍九天。

船夫正在唱着的,是歌曲,更是他的心事。曲声飞扬,委婉地诉说着,吐露着,在这千载难逢的时刻,没有什么值得考量的事情,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的歌声。

鄂君即使并不知晓船夫所唱的内容,可委婉的歌声还是深深打动了他,当即命人将越语翻译成楚语,这便有了《越人歌》的词。

明白歌词大意后的鄂君,恍然大悟,非但没有丝毫怒气,相反,竟然出乎意料地走到船夫身边,张开双臂拥抱了船夫。不仅如此,他取出精致柔软的绣花被,亲自盖到船夫的身上,表示愿意与他同床共寝。

故事讲到这里,庄辛淡淡地询问襄成君,尊贵无比的鄂君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拒绝船夫的美意,而他又为何不可以轻握他的手。

听罢庄辛的一席话后,襄成君心悦诚服,一改最初的不情愿,大方地将手递给庄辛,满足了他的请求。

在情分面前,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一片真心、一番好意都是恍惚人世间最值得珍藏的宝物,若是谁人不懂珍惜感情,则是太大的失误。当百年后,孤零零沉睡于黄土之下时,无人惦念的寂寞,岂能怪他人。

纵观古今,歌声都是人们表达心声的不二之选,满心的欢喜都借着歌声表达出来,它不同于静止的文字,无声无息,比起有声的曲调,多少欠缺了一丝丝氛围。

时光倒转回千百年前,率性爽朗的越人凭着天籁般的歌声,将一腔热情呈现在意中人的面前,不论是何种版本,何种结局,都带着百转千回的情思,让多少人感同身受,意犹未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