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塔利亚〗【黑白伊】The monster ————————2

写出感觉了还是拼一把填坑吧。

【反正写出来永远都很烂就对了哇哈哈哈

【全部跑去埋伏笔还埋了一千字的一章。

lof的杂乱的不得了的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he second insane tim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医生既不表示惊讶也不表示了然,她挑了挑眉,把眼镜推回鼻梁。

“名字。”伊丽莎白发现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她的语气依旧出奇的平静,即便面对着也许是真正的那个【杀人狂。】“我可不想用一个名字对两个人在接下来无限期的病院囚禁里呼来喝去。”

“Luciano Vargas。当然,我也并不是不介意别人称呼我为费利茨,”卢西安诺把在手中摇晃了半晌的手铐扣在椅子扶手上,“这种昵称令人反胃,但也有这种肮脏恶心的怀恋啦。”语气轻描淡写得就像是在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

这个是曾经收养家庭对【费里西安诺】的称呼吧大概,伊丽莎白看见过他的档案,里面的确有父母双亡后被送入孤儿院的记录。但十岁以后他就被接走此后的记录也是少得可怜。就连那个家庭——总之是档案上记载的——也没有什么能够引起她注意的地方——除非她后来查到了这个家庭信息似乎是伪造的。 然后纪录一直空白到他18岁直到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拿到一所大学美术系的通知书。

这八年的记录空白总让伊丽莎白觉得有些诡异,但她没有去问卢西安诺,一句也没有。

“噢我的上帝这八年我向费里西安诺保证过不透露,”酒红色瞳孔的病人自顾自的,语气轻快地说道,和他一瞬间阴冷下来的眼神对比起来真的是完美的不相称。“但是我就稍微背叛一下我可爱的Venici告诉你他哥哥知道吧。他现在人应该在巴塞罗那。”

“说到这个份上,我也觉得没有太多时间和你浪费,卢西安诺先生,线索到这里已经足够了。”伊丽莎白看了看手表,下午2点,请假订票还来得及。“谢谢你和费里西安诺先生的配合,他哥哥我会联系。”

看着她取下了眼镜,卢西安诺把这个准确地理解为结束的信号,随意得仰倒在了座椅上。

费里西安诺放开脸上的肌肉露出一个微笑:“你见到他了?”他很清楚如果卢西安诺在这种情况下还没有动手只能说明这个女人有信任的值得性。那接下来的事情会好得多。

伊丽莎白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顺便用钥匙解开手铐把费里西安诺的手腕拷在一块。然后这位匈牙利医生把病人晾在一边匆匆在她刚刚所说的明暗交界线上补了几笔。走之前不忘把画笔扔在费里西安诺膝盖上,病号的裤子很明显被丙烯颜料毫不留情的涂上了几处意味不明的图案。

事实证明,世界真小。

匆匆请好假和基尔伯特一起坐了趟公费飞机到了巴塞罗那,伊丽莎白惊讶——同时有一定程度上的惊吓——地发现罗维诺住在西班牙其实原因只是因为他的恋人在这里。

前·国际刑/警坐在不大的公寓里翻了个白眼:“我都当医生去了还遇上你,这个世界用组长的话说就是要扶摇直上九万里了。”

“oh天竺葵小姐你还真的已经洗手不当警/察了我还以为你说笑的,”安东尼奥在厨房里一边切番茄一边探出半个脑袋,嘴里依旧喊着当初还在一起出任务时的代号,“比起来我觉得如果是傻鸟去精神病院的话不是更好吗天生的亲切感···”但后半句话被基尔伯特愤怒的抗议声噎了回去。

坐在沙发里抱着靠垫一直以一种不屑的眼神在看着自己的恋人和同事胡闹的罗维诺·瓦尔加斯先生终于意识到那位小姐已经盯着自己很久了自己却一直没搭理她。

他顿时有那么一点点慌张,但是人家甩了甩手就进入正题:

“瓦尔加斯先生请告诉我你的亲弟弟在10岁到18岁到底经历了什么。”

罗维诺微微一怔。其实在安东尼奥告诉他自己弟弟的事情以后他就基本可以确定将要应付不少会接踵而至的问题,但这一次的问题始终是他没有预料到的。对方的准备工作应该足够充分。

日期都如此清楚的话,应该是见过他了。卢西安诺。

罗维诺告诫自己冷静下来,缓缓开口。

“他杀的就是他的收养家庭。”

TBC.

公布一点可以公布的情报:

副cp已经出现。尽管一闪而过。

下一章即将强行拉开剧情

没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