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三)

幸存者(二)

第一节 她是谁?(三)


现场的照片被放映在打屏幕上,江桓拿着激光笔依次指出:衣柜里男性的衣服只占据五分之一的位置,主卧室带男人的仅有一张合照还摆在最角落里,整个房间代表男人的东西少之又少。

“这个家里女人是主导,但凶手在对待夫妻尸体刻意摆放上,在极力地强调着男人的重要性,凶手在向我们展现对妻子和孩子的恨意,渴望着男性地位的上升。可以从因母亲脾气原因家庭不和谐这方面入手排查。”

“家庭资料查好了吗?”

“正在打印。”

资料显示女主人家庭显赫,独生子女,男主人家庭工薪,有个在药店工作的弟弟迈奇,24岁,住在另一个街区的老房子里,生活环境很差。

Noble敲打着纸上弟弟的照片总结着:“药店取药很方便,贫富差距产生的怨念,很符合侧写!”

江桓还在翻着迈奇的资料,他未婚也没有恋爱对象,没有犯罪记录,家庭关系简单,父母没有暴力倾向,除了动机符合外,其余都不符合:“总觉得哪里说不通。”

Noble拿着车钥匙,往门外赶:“抓到人慢慢问。”

车子停在一处破旧的小房子前面,房子是摩根父母去世后留给迈奇的。

矮矮的木门摇晃不堪,院子里种着一排排蔬菜,角落的网框里整齐地摆着塑料瓶子,房子虽然很破,但还算整洁。

江桓坐在车里望过去,越是觉得有些不同,他给鉴定科打电话询问血衣的事情:“DNA鉴定结果要多久?”

“估计要两天,早上丢垃圾的太多,破坏得比想象中严重。”

Noble指挥着队员将房子包围,和另一个人打手势,喊一嗓子立刻把门踹开,举着枪四处打量着,队友全部报告“安全”后,他立刻连线警局:“嫌疑人潜逃,进行追捕。”

发布紧急通缉后,才通知江桓进入房间。

整座房子里基本找不到新的家具,桌子上还摆着修遥控器的工具,磨破皮的沙发上盖着洗得发白的布套。墙壁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大相框,里面是一家四口的全家福。

迈奇似乎在努力地保持着父母在世的时候的样子,并没有因为独自占有着这栋房子,而进行大改造。

可以看得出,迈奇是个念旧又节约的人。

迈奇的卧室在二楼的里面,房间很简约以白黑灰三个颜色为主。床头柜上摆着他和哥哥摩根的合照,两个人拿着橄榄球,对着镜头大笑着。

就在这时,江桓被贴在桌角的便签纸吸引,他拿出证据袋包了进去,透过袋子可以看见迈奇在上面的留言。

记录着昨天要做的事情:下班后换身干净的衣服,去超市给哥哥买菜,给孩子置办玩具,下边还附带一句希望他们满意。

很明显,他很重视哥哥一家,想着办法去迎合他们的喜欢,每一个细节都没有表现出有杀人的倾向。

那么,案发时,到底是什么原因能把看重家庭的迈奇激怒呢?

晚上回家,江桓在网站上搜索迈奇的社交圈,和他互动的好友不多,估计是不善言谈的关系,无论别人给他发布的内容作出什么评价,他都会回复简单的表情符号,偶尔还会有人调侃他是闷葫芦。

但在私信里和一个全黑色头像的网友聊得欢快,两个人天南海北什么都聊,言语间迈奇也向他透露过对哥哥家庭的失望。

摩根是典型的三好学生,但在工作中却处处碰壁,婚后由于和嫂子的家庭差异,他哥哥在家里一点权利都没有,什么都要听妻子的,连孩子都给他脸色看。

网友不止一次过激地和他说要给他给嫂子点教训,但迈奇并没有这个打算。

顺着对方的头像点进去,发现对方的空间是私密的,无法简单破解,种种表现都透着可疑。

江桓把网站复制给在线的技术人员,让他们去破译。

看眼时间,他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充满雾气的眼睛写满疲惫。

把电脑的桌面切换到案宗上,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输入一串网址,回车键进入档案局内网,输入“高级研究院火灾”,得到的结果,除去公开刊登在报纸上的消息外,仍旧寥寥数语,想再知道的更多却需要公安局的登入许可证。

他看着屏幕上的受访权限,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就在这时,电脑“叮”的提示,右下角跳出一封新邮件。

这是他的私人邮箱,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能把消息发到这里的人,估计也不一般。

江桓毫不犹豫地点开,屏幕上缓缓地缓冲出一张照片,赫然是高级研究院的现场照片,并且还是火灾发生前的照片。

试验台下躺着两个人,身下有着蔓延的血迹。

附在鼠标上的手指僵了一秒,这张照片在案件的任何公开资料库里都找不到的,如今却被发送到他的邮箱,发件人是谁?照片的真实性?发这份邮件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三个问题快速地在脑袋里过一遍,但邮件的ID只显示一个N,追踪地址也显示无效。

他皱着眉毛往下翻,紧接着一行小字跳出来:真相就在原本的地方。

看来,已经有人坐不住,想要把他叫回去。此人是敌是友还是未知,但这张照片绝对是案件的突破口。

当年研究院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许只有拿到许可权限才能被揭晓。

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我要回国。”

对方声音有些兴奋:“那之前的工作邀请就当你答应了。”

挂掉电话,江桓望着窗外,香樟树上有一只乌鸦站在那里,黑漆的眼睛似乎在看着他一般,叫一声飞走了。

时隔五年,他终于要回去了。

幸存者(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幸存者(一) 第一节 她是谁? (二) 一栋别墅外响着警鸣声,警察在现场拉上长长的警戒线,刑侦科正在拍照和收集证据...
    巫其格阅读 813评论 21 25
  • 尽管我是个女孩,出生在家里长子长孙的位置,所以得到了爷爷奶奶的疼爱。爷爷很爱我,我也很爱他,但死神早早叫走了爷爷,...
    黎明即起阅读 148评论 0 0
  • 董沛沛 洛阳 焦点网络五期 坚持原创分享第七十八天 今天忽然想起了这句话:做一团棉花,别人想蹦也蹦不起来。经...
    缘源流长阅读 136评论 0 0
  • 黄海萍说要离开去深圳,说现在只想离开现在的处境去律所,申请律师证,然后在回家这边找个律所,想找到自己愿意去努力的领...
    终身践行者阅读 1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