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记‖读书千百种,唯独不愿互相占有

最近看了许多本致郁系的书,也开始认真审视自己和物的关系。

《我不知道说什么,关于死亡和爱情》是描写切尔诺贝利核爆炸后当地人的生活,那种时时处于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命的无望挣扎中的情状,让我感觉,身外之物何其微小。

《断舍离》让我想要开始做自己内心的主人,而不是物的主人。就像周国平所倡导的,有幸福感的人生,应该从丰盈的内心出发,而不应依赖于外物。

拥有的越多,却不能越快乐。曾经我以为这是错的,只有不断地拥有自己想要的,才能让自己更充实更快乐。从没有想过,在拥有的过程中,或许把自己不想要的东西也纳进来了,于是会产生一种“只有拥有更多,才能更幸福”的错觉。由是我决定主动斩断与外物的联系,开始实施“断舍离”。

在这一点上,自认为是执行力强的人。当下便把微信好友删除到370人,公众号取关至99个,删掉先前一直未舍得删的聊天记录。这是我给微信做减法的第一步。

接着,我删掉了三分之二的手机照片,包括拍照截图下载的生成的。这是为手机做减法的第二步。

当我删掉这些记录时,我感到阵阵快意从心底涌起——原来我可以不做一个执着于过去记忆的人。生命需要向前看,而不应念念不忘于过去的成绩或错误。

再接着,当晚九点,我拖出房间里的箱子,那是我放了三四年的书。和着书架上的书一起,整理出了三小架不会再看可以送人的书。朋友圈通知发出去不到半小时,就被预定走了三分之二。到第二日醒来,几乎被预定完了。

虽然由于快递的原因,这些书如今还在我的书架上,但我的内心轻松了不止一点点。我知道,待我全部把这些书寄出去的时候,就会是真正的如释重负。

这些书最早买于2012年,那时刚刚高中毕业。然而我一年在家不过一两个月,少时半个月,这些书,也仅是被包裹住存放在书架上的暂存物而已。

以前就说过,从来不吝啬送人书,当我想送出去的书没人接收时,我是难受的。我也曾跟人说,书就是我的命。但我想说的是,看书是我的生命,不看书或无书看,毋宁死。

与我最爱的书做“断舍离”,开年做的一个最重要的决定。和生活做减法,和心灵做加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以上为这次送出去的部分书。


2019/02/08于老家  当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