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我就是想泡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林笑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King Sized 床上。


这是哪儿?——


笑笑勉强坐起,却感到头疼欲裂,她环顾四周,一种熟悉感扑面而来,黑白简约衣橱,巨大的落地窗......


等等,这不是王简的卧室吗,可我为什么会在这?


她顿时精神了,一溜烟下了床,光着脚,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仿佛门口有只大狼狗在等她。


“站住——”,王简低沉的声音从笑笑身后传来,她猛然转身,看到王简在敞开式的厨房里。


笑笑真的站住了,一动不动。


王简沉着脸,走到鞋柜处,拿了一双软拖放到笑笑面前,“穿上吧”,说完又自顾走回厨房做饭了。


笑笑穿上拖鞋,尴尬地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一般在别人家,主人不都是应该热情地邀请对方坐下喝茶吗?不过话说回来,别人登门拜访都是事先打好招呼,而笑笑也自知理亏。


因为她依稀记得昨晚自己醉态——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毫无顾忌地,一字一顿地对王简说:对啊,我、就、是、想、泡、你、啊!


林笑笑,年方二八,正经大学老师,虽然教的是体育课,主攻散打。和别的女生不一样,林笑笑对时尚,美妆无感,她热衷运动,跑步,健身。


“你看看你的胳膊,还是女人的胳膊吗”,闺蜜小美无数次奚落她。


“那又怎样,我这叫运动美”,别的不说,林笑笑的乐观和自信让她在学生中人气高涨。


认识王简是在一次相亲上,小美特地为她安排的。


“笑笑啊,千万记得打扮打扮再去啊,千万别像上次一样——”小美在电话里唠唠叨叨。


“好了好了,放心吧,我肯定把自己打扮得美美哒”


挂了电话,一连三堂的散打课开始了,“哈,霍,我打~~”,同学们的喊声在教室里延绵不绝。


下课后,笑笑打算洗个澡,却被告知今天体育馆水管抢修。


我去,这不是逼我在相亲上原形毕露吗——笑笑没辙了,眼看时间快来不及了,她换了件衣服就出发了。


在餐厅见到王简时,笑笑后悔了,真的想冲出去,随便在哪件女装店买件像样的衣服——可已经来不及了,王简已经看见了她。


笑笑不自觉地闻了闻身上的味道。


“你好,我叫王简,简单的简,今年30岁,是一名律师。”王简开启了模式般的自我介绍,他穿着笔直的西装,脸部棱角分明。


轮到笑笑时,她没头脑地说了句,“你长这样还需要相亲?”


王简愣住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嘿嘿,我的意思是你简直就是..” 笑笑在搜刮肠子里的那点墨水,毕竟她是体育老师,“一表人才”


“谢谢”,王简礼貌回答。


“我叫林笑笑,今年28岁,是一名大学老师,不过是教体育的...”,笑笑的自我介绍冗长到从她的星座到她家的狗,一样没放过。


“——咳咳,我们是不是先点菜,边吃边说?”王简打断笑笑。


“好啊,边吃边说,边吃边说”


笑笑连说了两次“边吃边说”,她自己都没发现,一般只有在紧张的时候她才会如此表现,而且是兴奋的紧张。


连路过的Waiter都能看出,笑笑对王简有多满意。


这顿饭在按部就班中即将结束,可偏偏在末尾,发生了一些小插曲。


“——王简”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笑笑扭头,发现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走来,女子穿着黑色小礼服,精致妆容让笑笑看了都着迷。


“好久不见——”,他压根没想到会在这遇到前女友。


“是啊,好久不见,这位是——?”


笑笑抱以微笑回应,却听到王简说:“这位是我女朋友,林笑笑,大学老师”


笑笑的笑容有点僵住了,此情此景,她可是从来没遇到过啊。


“——你好,我是王简的前女友,许妮,很高兴认识你啊”,许妮对着笑笑伸出手。


在让前男友尴尬上,她绝对不能输。


瞬息万变中,笑笑明白,自己的回应至关重要。


面对许妮伸过来的手,笑笑没有接,“我经常听王简谈起你,今天终于一睹芳容,果然是大美女,我刚打完散打,手有汗,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不然我也不会遇到这么好的男人”


说完,她对王简抛了个媚眼。这番话,就连笑笑自己都惊讶了——原来自己很适合出演宫斗嘛。


许妮脸一阵红一阵白,本想奚落笑笑一番,反倒被打脸了,她转身大步离开。


王简第一次没忍住,笑了——这姑娘,挺有意思。


笑笑也跟着笑了——本姑娘看上你了。


饭后,王简开车送笑笑回家,两人也互留了电话号码。可令笑笑坐立不安的是,王简一周都没联系她。


“小美,你说我该不该主动打电话给他呀”,这是笑笑第八百次问小美。


“打啊,犹豫什么,好男人就要抓住。”这是小美第八百次回答笑笑。


话虽如此,可笑笑还是有些为难,她虽是女汉子一条,可主动示好这件事吧,她没了练散打时的果断利落。


2

就在她困恼时,却意外地扭伤了韧带,医生建议她最好请假休息。


病房里,笑笑正百般无聊时,王简来了!


王简提了一大篮子水果看看望她,“你怎么来了?”笑笑声音里流露出喜悦。


“小美打电话给我,说你受伤了,她说自己在出差,让我来看看你”,王简在床边坐下。


小美出差?小美上午不是才来过吗?——笑笑一下子明白了闺蜜的用心良苦,心里偷着乐。


不过,能不能事先提醒下,笑笑心里埋怨小美,因为她这次穿着病服,头发散落,衣冠不整。


“我没事,医生说多休息几天”


“那你好好休息”


“你明天有空吗?”笑笑不想放过机会。


“嗯?”


“明天是我一个学生的散打比赛,你...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明天...?明天我有案件开庭... 不过我可以叫助手带你去”


“噢,那还是算了,不麻烦了”,笑笑最怕麻烦别人,她也想不出其他借口了。


没经验的笑笑,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捉襟见肘,连个理由的想不出。


吃过药,她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王简看着她的脸,若有所思。


第二天,王简的助手还是如约而至,带着笑笑来到比赛场地。


笑笑站在观众台上,喊得比谁都大声,完全忘记的有伤在身。


直到她回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助手已经走了,王简稳稳地坐在她身后。


“你...你怎么来了?”


“我的案子结束了”


笑笑没多问,心里却乐开了花——看来自己这伤,受得可真及时。


比赛结束后,王简提出送笑笑回医院。


“我还不想回去那么快”,生龙活虎的体育生,在医院待了一整天,都快长草了。


笑笑转了转眼珠子,“我想去吃串串!”


路边的四川串串摊前,王简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竹签,加起来...估计有五十多串?


王简见过很多美女,不过那些美女们在吃东西的时候,从未像笑笑如此随心所欲。


王简一边给笑笑递水,一边说“你慢些吃,别噎着了。”


腮帮子撑的鼓鼓的笑笑,是个吃货。


王简看着她,心情莫名大好,原来看着一个人吃得这么开心,也能觉得挺快乐。


“好饱好满足!”笑笑拍拍肚子,用舌头舔了舔嘴角。


可就在回医院的路上,情况不妙了——笑笑肚子开始剧疼。


王简一看情形不对,立马加快油门,朝医院驶去。


一到医院,笑笑立马上吐下泻,整个人虚脱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你到底吃了什么?”笑笑的的主治医生一脸严肃。


笑笑摆摆手,说不出话。


“医生,都是我不好,带她去吃麻辣串——”王简像做错事的孩子。


“你这男朋友是怎么当的?有没有常识,她还是病人...”医生唠叨了好一阵才离开。


王简在床边坐下,望着严重脱水的笑笑,心里愧疚不已。


“不管....你...的事”,半天,笑笑才挤出几句话。


“别说话了,快休息”王简的声音里有种不能违抗的命令。


3

拉肚子加上外伤,笑笑差不多住了一周的院。


王简几乎天天都来看望笑笑,不过多半是深夜,工作应酬结束后,那会,笑笑早已经鼾声如雷。王简便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医院里消毒液的味道,能让他感到心安。


笑笑出院的那天,王简也专门来接她。笑笑预感自己马上可以结束单身狗的生活了。


“今天你出院,我们不吃麻辣串了”


“那吃什么?”笑笑问道,她才不关心吃什么。


“去我家”


“去你家?去你家干嘛”笑笑冷不丁脱口而出。


“我做饭给你吃”王简直视前方,过了一会,他又补充一句:“外面的不干净”。


笑笑心里小鹿那个乱撞——


她手心开始冒汗了。


“那个...你家就你一个人?”笑笑紧张得有些口吃。


“还有cici”


原来cici是王简养的一条金毛犬。


王简的家装修简约却不失品味,偌大的厨房,一切井井有条。


“你随便坐,我去弄吃的”


“要不要帮忙”


“不用,你坐着等吃就行。”


脱去西装,换上居家休闲服的王简,系上了围裙,切菜,开火,下锅,稳当有序进行。


笑笑整个人蜷在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王简的背影——原来会做饭的男人如此性感!


王简平时极少做饭,可厨艺精湛,不一会儿,四菜一汤就弄好了。


“好吃,好吃”,笑笑一边吃,一边开启狂赞模式。


王简颇有成就感地看着笑笑——那个好吃包又回来了。

一抹笑容在王简脸上滑过,他浑然不觉。


“谁嫁给你就太幸福了”笑笑在美食面前,容易失去判断力。

“哦,是吗”王简反问。


这一问,笑笑才反应过来,她刚想解释,门铃却响了。


王简放下碗筷,走到门边打开门,许妮站在门口,脸上挂着泪痕。


没等王简阻止,许妮就直径走进去,cici看到旧主人,立刻热情地扑上去。


笑笑一口饭还没咽下去,差点喷了出来——怎么又是她。


“——你来干什么”,王简的声音从后传来。


许妮看到笑笑,整个人愣住。


她先是冷笑一声,转过身,“好啊,王简,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都把人带到家里了——”


王简脸色一沉,“请你出去”


没想到王简对自己如此绝情,她和现男友闹情绪,本想来旧情人这找找安慰,却吃了闭门羹。


她转身出去前,用一种近似报复的心理对笑笑说,“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他最爱的人还是我。”


本来好端端的气氛,一下子被许妮搅得一团乱。


笑笑尴尬地坐在原处,不知该如何事好,王简连连抱歉。


两人心照不宣地各自沉默,一旁的cici低声叫唤。


4

距离上一次见面和王简见面已经快过去两个星期。


笑笑也从小美那将王简的事情打听得一清二楚。


王简和许妮是大学同窗,两人好的时候,爱得轰轰烈烈。可一毕业,许妮就和王简分手,飞美国深造,几年过去,金镀完了,也就回来了,但现在两人并无太多交集。


为这事,笑笑上课也心不在焉了,经常被沙包撞到,惹来学生一片哄笑。


“笑什么笑,给我跑操场去!”


笑笑时常对着手机发呆,看着和王简的聊天记录,他们的最后一次对话是三天前。


“吃过饭了嘛?”笑笑想约王简出来。


“还没”


“听说老街新开另一家火锅,味道超赞,一起去?”


“晚上开会”


“那你先忙吧:)”


“恩”


在笑笑看来,王简又退回到刚认识的状态——礼貌却疏远。


她叹了口气,仿佛三月忧伤的春光明媚。


可冥冥中,一切又峰回路转。


周五是小美朋友的婚礼,也算笑笑的间接认识的一姐妹。


“笑笑,和我一起去吧“


笑笑摆摆手,上了一天课,她累坏了。


“我听说,王简也被邀请了呢”,小美坏坏一笑。


笑笑立马抬起耷拉的脑袋,两眼放光:“我去!”


一向不屑打扮的笑笑不仅做了新的发型 ,买了淑女长裙 ,还头一次同意让小美给自己化妆。


“我就说嘛 你要是化起妆来 还是不错的”,小美苦口破心地说道。


笑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点一点变化, 好似自己 又不像自己, 总之 她不认识这镜子里的美女。


“这样真的可以?”笑笑有些不安,女汉子做久了,她早已不知女人味为何物。


小美口水都说干了,“你就听我的吧,绝对让你惊艳全场。”

其实,笑笑不想惊艳全场,她只想惊艳王简而已。


婚宴上,王简因为工作的缘故,稍微晚到了些。他进场看到笑笑的那一刻,半天没反应过来,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女汉子林笑笑吗?


笑笑几乎吸引了在场所有单身男士,包括女士的眼光。估计连新娘看到她都会被气到三分。


等到王简到时,笑笑身边已经围着一圈男士了,她有些招架不住。


王简一面被笑笑的美吸引,可看到笑笑身边殷勤者,便佯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他还没察觉,自己吃醋了。


宴会开始时,王简没有和笑笑同桌,而是坐到另一桌去了。


笑笑有些郁闷——自己这么精心打扮,王简却对自己不闻不问,这不是浪费表情嘛。她闷闷不乐地一杯又一杯地喝。


觥筹交错间,笑笑不经意的一瞥,意外地发现不知何时,许妮就坐在王简边上,两人低头交谈着。


怎么走到哪都有她——笑笑心情跌落谷底,酒,喝得更猛了。第五瓶啤酒下肚时,笑笑的腮红更红了,她已经醉了。笑笑拿着酒和杯子,七歪八扭地走到王简身边。


“王律师,来,我敬你一杯”,笑笑自己先干了一杯。


王简没办法,陪着笑笑喝了一杯。


笑笑开始塞满第二杯,“王律师,这一杯,我还得敬你...敬你”,说完正要往肚里倒,被王简拦了下来。


“别喝了,笑笑”


“喝嘛,来,再走一杯”笑笑试图挣脱王简的手。


“笑笑!”王简短促地叫了一声,一桌子的人都看了过来,王简压低声音:“你这是要闹哪样?”


“闹哪样?”,笑笑已经醉的七八分,可听到王简的话,她来劲了,“你不知道我要闹哪样?哈哈哈,我这么辛苦打扮,你说我是要闹哪样....”


笑笑提高语调,周围的人都聚拢过来看热闹,有些人甚至开始跟着起哄。


“我这么辛苦打扮,你说我是为了谁!可是你呢,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笑笑有些歇斯底里,声音里也带着哭腔,“你对我忽冷忽热,一会给我希望,一会又灭我希望,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王简,你到底样闹哪样”


不了解内情人纷纷开始高呼:答应她,答应她......


王简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他可从未如此尴尬地在公共场合“被表白”。


一个声音从嘈杂中响起,许妮走近笑笑,“怎么,你不是他女友吗,怎么现在还倒追了?”


人类发明了酒精,却从未想过后果,这后果,笑笑也没想过。


一看到许妮,笑笑差点没挥拳相向,她用了比之前更高的分贝,一字一顿地对王简说:对啊,我、就、是、想、泡、你、啊!”



5

笑笑不记得之后发生的事,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王简的房间里。


此刻的她,正坐在沙发上,穿着王简刚刚拿给她的拖鞋,惴惴不安地。


王简在厨房忙碌,而笑笑,只想快些离开,她的脸——早就丢光了。


一会,王简端着盘子走来,坐在笑笑身边,盘子里盛有吐司煎鸡蛋,德国香肠,水果。笑笑早饿了,她咽了咽口水。王简依旧沉默,自己吃了起来。


一时间,这气氛,无比尴尬。笑笑能预感到,王简真的生气了。


“那个...昨晚...抱歉...我失态了”,笑笑努力化解。


“你的酒品一向如此差劲?”王简没抬头,吃着盘子里的水鬼。


“...恩,对不起”,笑笑低下头,真想找个缝钻进去。


“你说的话当真?” 半天,王简放下手中的叉子,扭过身,两人间的距离一下子近了。


“....哪...句?”笑笑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是你说你要泡我那句”,王简直接干脆。


“我...我..”,笑笑大脑在飞速运转,是承认呢还是装疯卖傻,糊弄过去,“我是说过”,她不想再玩猜来猜去的游戏。


有几秒,王简脸上的表情深不可测,他直勾勾地看着笑笑。第五秒,他猛地,一下子坐到笑笑身边,笑笑身体不自觉往后靠,却被王简的手搂住。


笑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两人的脸,相差不到十厘米。“你此话当真?”王简又问一次。


笑笑看着王简的清澈的眸子,身体仿佛不听使唤,像着了魔似的,点点头。


下一秒,王简的吻落在笑笑的唇上,一阵蜜桃味。笑笑仿佛听到了王简的心跳,快速而猛烈,伴随而来的,还有他急促的呼吸。


笑笑闭上眼,她希望这一刻有多久停多久。


直到过了很久,笑笑才听见王简在耳边细语:“笨蛋,我早就想泡你了!”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不是跑完长跑,打完散打的那种红,而是一种从脚趾到头顶的燥热。


6

王简把盘子递给笑笑,“吃吧,知道你早饿了”


笑笑接过盘子,心生美好——这真是一个跌宕起伏的早晨。


等等——好像还有事情没解决。


“许妮...”笑笑心中的心结。


“我和她早就不可能了”王简看着笑笑的脸,“她那天来找我,是因为她怀孕了,情绪不稳定,不过,昨晚她过来和我说,现在他们已经决定领证,把孩子生下来...”


听完解释,笑笑还不松口,“那你为什么又冷落我”


王简哭笑不得,“我没有啊,只不过这一周我特别忙”,他顿一下,捏了捏笑笑的脸,“其实我本来是要表白的,只不过你动作太快——”,王简已经笑得前仰后翻。


笑笑又气又好笑,“你再说,你再说,信不信我削你——”


王简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笑笑的呢?


他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在笑笑第一次给他抛媚眼时,也许是他看着笑笑给学生加油时,也许是笑笑吃麻辣串时,也许是笑笑睡着时,也许是笑笑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要泡他时......那种想要见到她,看她笑,看她囧,看她活力四射的样子,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就一再提醒他:我就是要泡到她!


(全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经济学教材要用一大堆文字讲道理,用各种术语凑了一页又一页的字,你简直看不到逻辑背后的本质...
    明显凌阅读 78评论 0 0
  • 壹朵儿阅读 127评论 2 3
  • 我是温州人,长到19岁才离开家乡去杭州求学,家乡的食物和温州人之间有很强的精神脐带,无论走多远,就算隔着一个半球,...
    跳个绳肉都在抖阅读 2,712评论 14 31
  • 予而不取 贪而不婪 嗔而不怒 痴而不悟 予而不取心意孤 贪而不婪不知图 嗔而不怒倦生妒 痴而不悟悔当初 予贪嗔痴身...
    littlestupid阅读 30评论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