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到上海的那些日子

文/林七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在夏天的开头从一所不知名的学校毕业,成为了一名待业的应届毕业生。

在我家乡的小城里,我在那上学,在那工作,我的家也在那,但是我厌烦了这个地方。其实更多的是,我膨胀的野心,已经不满足于待在这样的小城,尽管在这所城市里,有我的家人,有我的朋友,有我在离开这里之前的一切。

而我选择了离开,我变得一无所有,只剩下一身孤勇。

我来到了上海,这座传奇而又美丽的城市。

上海,中国人甚至很多外国人都听过的城市,有着“东方巴黎”之称的魔都,市花是法国梧桐和白玉兰,在这样的城市里从来不缺故事。

刚落地上海的时候,在虹桥站出站大厅里,看着夜晚还依旧人潮涌动的出站大厅,行色匆匆的人,带着各自的情绪,迈着不同的脚步走进走出。

我错过了最后一趟地铁,只能打车到我预定的宾馆,那个时候刚好是11:00,办理完入住,简单洗漱完,拿起手机把第二天要面试的公司一个个罗列出来,标记好路线等等一切,我睡下了。

第二天很早我就起来了,虽然前一天很疲惫,本来还担心能不能起得来,怕耽误约定的面试时间,但是我认床,所以很早就醒了,没再睡着。

我起床洗漱,拿着眉笔像往常一样描眉,选择了正红色的口红,但涂的很轻,不夸张。穿了一件白色上衣,一条黑色小西裤,一双粉红色的尖头平底鞋,鞋子走在路上会发出“扣扣扣……”的声响,我想这是鞋子的原因,因为我穿其他鞋子的时候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不过我并不讨厌,不仅不讨厌,还有点喜欢,它不停的提醒我今天所要做的事情,这关系到我在这座城市日后的生活。

我的手机因为是外地卡没有及时更换,导致只有在地铁里才能有网络,因为地铁上有wifi,而我在来上海的第二天,就面试了三家工作,且不说面试结果怎么样,经过的一天面试以后,我的感受是,在上海找工作很简单,找合适的工作难,其实在任何城市都是这样的,只不过在上海比在其他地方更难。

我走了一天,拿下了我来上海之后的第一份offer,尽管我不喜欢这份工作,我也在考虑要不要去,因为我能够在自己喜欢的工作岗位工作的前提是,我得能够先养活自己,所以我不得不考虑这份工作。

不仅如此,我的脚上因为走太多路而被那双粉红色尖头平底鞋磨出了六个水泡,其中最严重的在后脚跟,很大,还破皮了,每走一步都是生疼生疼的,这让我想起来了一句话:每个女生都有一只好不了的后脚跟。

走完第二家公司时,我的情绪几近崩溃,走在这陌生的街头,不认识路,手机没有网,天气热到可以让人窒息,看向远处的马路,被太阳烤出腾腾的热气,我站在一个十字红绿灯口,我不知道自己该走向哪里,车匆匆的驶过,仿佛再多停留一秒钟连车都要热得爆炸了,我在内心问了自己无数遍,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把自己带向崩溃的边缘,为什么要来上海?

我自己无法回答,只能让自己不停的走在路上,不停下来。但是每走一步都是锥心的痛,我索性惦着脚走路,后脚跟不着地,不用力,这样走完了剩下的路,后果就是我的大腿内侧肌肉拉伤,之后的好几天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能不走路就不走路。

晚上回到房间,在洗手间里洗澡,痛得在洗手间大叫,水冲在破了皮的伤口上,这无疑就是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而且还会导致伤口发炎。睡觉前还跑出去找前台要了酒精消毒,伤口消完毒,回去睡觉,发现只有趴着睡才不会碰到伤口。

连续找了一个星期的工作,明白了以自己这样的学历,在这里很难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我听从了朋友的建议,在住的这家宾馆做前台,一天上十二小时的班,上一天班休息一天,工资不高,但是我可以不交房租了,这让我觉得很划算。在上海找房子比找一份工作还难,房价太高,连租房都有点奢侈。

我一旦踏上了旅途,便只顾风雨兼程。

在这里,所有的喜悦和痛苦,都是我们人生旅途中的冰山一角,我们总是憧憬着未来,却忘记了要努力过好当下。

愿你也能在颠沛流离的城市里找到自己的归宿,愿你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