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插曲

找了kfc里面的一个小角落坐下,我拿出我的笔记本,要了杯咖啡和白开水。我还能记得那天是周六。

走进来的是一对祖孙。

他们俩挑了我旁边的位置坐下,我抬眼扫过那个皮肤雪白,长相清秀,约有一米七五的少年,若不听他开口,很容易让人觉得这已经是个高三乃至已经跨入大学的少年小生了。然而,他一开口,令人从他那稚气有余而方刚不足的声音中一下能够肯定地判断,这绝对还是个正上初中的孩子。

他们俩去服务台点单,我再抬眼看时已见孙子的手里拿着满满的一餐盘食物,而他的奶奶却是一边操着本地的方言不断地抱怨这里的价钱之贵,一边还皱着眉头斜眼望着眼前的孙子,嘴里埋怨着:“非要来这里吃的?这么多你啊吃的掉?”

他们俩在我旁边坐下了,孙子已是心安理得地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我分明瞧见那个依然皱着眉头的祖母坐在他孙子的对面,拎着手里大大小小的包裹,只静静地看着他的孙子大口嚼咽。不多时,他的奶奶开口了:“要不要去买点水?”孙子听了便站起来,伸手向她要钱。对话却是含涩而低沉的。

“阿要多少钱?”

“八块吧!”

她从包着零钱的手绢里数出一张五块钱和三个硬币,嘴里依然是不住地嘀咕和“斥责”着眼前的这个小兔崽子。他站在她的面前等她把钱递给他,转身便去向了服务台。

没多久孙子又一次回来,听到的是他轻声的说了声:“要八块五。”

“什么?!一杯水要八块五?!”

那个祖母显然很不满这里的物价,更不满自己孙子非要来这里吃的执拗,但还是嘟着嘴满脸怒气的又掏了五毛钱给他。

他们在我旁边大约吃了有四十分钟,整个过程内祖孙俩没有多过三句的对话。他在吃,她在等。

末了俩人准备起身离开,把剩下不多的食物打包带走时,我用余光扫了一眼祖孙俩的行囊,那个奶奶手里拿着的孙子沉甸甸的书包,叫我一下明白,这应该是刚上完课亦或是补课回来的孩子吧,大抵是不出这两种情况的。

我依然能够听到那个奶奶一路不停的埋怨和唠叨,而孙子却是置若罔闻般。隔着玻璃门望出去,我看见那个一米七五的男孩跨上了他奶奶的电动三轮车,他抖了抖帽子,祖孙俩消失在当日的风中。

我关了我还在写的文档,想当即写点什么,我又能够写什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