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人


秦宇拨开袖子,看了下时间,又看了看坐在自己面前的把酒当水喝的漂亮的不像话的年轻男人。

然而就在两个小时前,他们两个还是街头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由于下雨又是在下午,酒吧里清冷极了,清冷的跟眼前这个年轻男人一样,一样的……孤寂深邃、深不见底。

良久。

秦宇的嘴脸对着这个年轻男人扬起完美的弧度,“我能吻你吗?”性感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秦宇嘴里吐出来。

可对方跟没听见似的,只顾着喝酒,睑下的眸子里看不出神情。

秦宇只当着对方同意了,微微欠起身勾着对方的脖子吻了上去。

出乎意外的。

男人真是温顺极了。清冷却又孤寂的……温顺,亦或说是寂寥,也许都不对,这种未知的感觉让秦宇抓狂,他的好奇心驱使着他想要更进一步的了解这个男人。

然而就在他们分别的那一刻,想到了极致。

男人颤颤巍巍地向着与秦宇相反的方向迈着步子,秦宇本来准备离开的,走了几步又转身追了上去,手不着痕迹地放在男人腰迹。

点点的甜意渐渐在秦宇心里化开。

好像找到了支撑点,男人整个人依偎在秦宇怀里。样子,温顺极了。

秦宇的下巴抵着男人的头发,柔声道,“你喝多了……”

男人没说话,像是睡着了。

于是,大街上便出现了这么一幕,一个中年怪大叔抱着一个极为漂亮的年轻男人,也没有打伞,就这么在雨里走着,丝丝凉凉的雨滴在行人的身上,是那种沁人心脾却又无限压抑的凉。

终于,到了家里,秦宇把男人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准备替他换掉湿透的衣服,却发现……男人身上满是烫伤,像是烟灼的,一块儿块儿、狰狞在白的近乎透明的身上躺着……触目惊心。

秦宇对这个男人的好奇心更甚了。

秦宇遇见男人估摸着是在三个小时前。

在一条条古色古香的巷子里,那巷子不宽,姑且容得下两、三个人并行。

当时,雨还没这么大,只是蒙星着飘下来。

秦宇百无聊赖的从着这条巷子经过。

迎面走来了这么一个人,此人身材高挑,身上的服饰皆是名贵大牌,看上去质感很好,远远想过去,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王子。脚上踩着双放荡不羁的拖鞋却打破了这种幻想。

男人不急不缓的走近、走近,从秦宇身边走过,眉眼携着孤寂。

秦宇偷偷瞄了一眼,‘这是个清冷的人’,秦宇这样想着。

就在他们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男人停住了,双手插兜,“喂!”

秦宇满脸迷茫的看着这个好看的不像话的男人,“你认识我?”

男人清冷的眸子望着石阶上的青苔,“喝酒吗?”

“你…认识我吗?”秦宇眼里带笑的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又十几岁的年轻男人。

男人迈着步子准备离开,却被秦宇拽住了胳膊。

男人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但只是一瞬间,便又恢复了平静,男人用着看双清冷的眸子望着秦宇,“你要干什么?”

秦宇笑着,“我带你去喝酒,不去吗?”

男人,就这么……上了秦宇的车。

晚上八九点左右。雨已经不下了,可天还是阴沉的厉害。

秦宇正在客厅看电视,隐约觉得卧室有动静。

想着男人醒了,就端着熬好的姜汤去了卧室。

一进门就看见男人又换上了那身湿透的衣服,坐在穿上,眸子里清冷空旷的出奇,望着推门进来的秦宇,“你看到了?”

秦宇声音低沉的不像话,“谁弄的?”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穿了他那双拖鞋,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秦宇跟了上去、偷偷地跟了上去。

男人身上没有钱。去不了哪儿。只是着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兴许是转够了。又兴许早就知道秦宇在身后跟着。一转身,“送我回家吧。”

秦宇点头,“好。”

车开到一个极其富贵的人家停下。显然这地价儿不是秦宇这种档次的人能买的起的。

男人看了秦宇一眼,用着看冰冷孤寂的眸子。秦宇笑了笑。

男人就下了车,走了进去。走进了那幢在黑夜里发着清冷孤寂的哀嚎的房子里。

秦宇没有挽留。望了那房子一眼。开着车……就离开了。

#图源网络,图文无关,侵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