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君之手 与君偕老14

96
有个店小二 Excellent
2017.02.17 15:44* 字数 2117
执君之手 与君偕老

简介:
不是每一句故事都轰轰烈烈;  
不是每一段感情都跌宕起伏;  
不是每一个青春都惊涛骇浪。  
只是因为念念不忘一件最大的遗憾,所以才有了这个故事。
一个少年答应过另一个少年:
执君之后,与君偕老。

目录   上一章回顾点这里

第八章 不计后果的冲动(上)

曾经那么提防出现的人,没想到最后竟是自己希望全部寄托的地方。不知是该说人心难测世事变迁,还是应该怪上帝太喜欢跟我们开玩笑。

9点整,默远和思辰来到操场上。看到角落停着一辆大巴车,应该就是镇上学校来监考的老师。听班主任说,由于方圆几十里这片地方就只有这一所中学,所以上面特批他们学校是一处中考考点,省去他们跑到其他学校参考的麻烦。尽管这里的操场只是泥土夯实并不是橡胶跑道,尽管由于场地限制每一圈并不到标准的200米,但还是成了一处考点。不仅省去来回坐车的不方便,更是少了陌生环境的紧张。所以在心底里,两个人对这次的体育考并没有很大的担心。

拿着手上的号码,看看自己的排组,下一场就是默远了。扭扭头甩甩手,做一下简单的准备活动,站在起跑线上。眼角瞥着跑道边上的思辰,耳朵听着号令枪的枪声,这一刻的默远,竟感觉整个世界这么安静,似乎听到了什么天籁,直到“砰”的一声冲天而起,才撒开腿跑了出去。虽然思想还停在原地,身体却已经不由自主地冲到了前面。

农村的孩子有事没事就在山上跑,虽然只是十五岁的年纪,但在规定的时间里跑完1000米也是比较简单的事儿。4分钟后,默远顺利地站在了跑道外,看着站在起跑线上的思辰。还是眼角瞥着跑道边上的人,耳朵听着号令的枪声,默远想此刻的思辰是否也是和刚刚的他一样,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沉默。

一圈,两圈,三圈,一切都顺利地进行着。默远坐在操场边的主席台上,看着奔跑的身影,想着结束后去买点啥吃的补充一下并没有消耗的体力,却在摇头晃脑的时候发现思辰的右手,又使劲地拄在了肚子上。

不是胃病又犯了吧。从台上蹭地跳下来,紧紧地盯着。

眼看着到了最后一圈, 思辰的速度却是越来越慢。默远想跑去跟老师说一下情况,却想到这是中考,哪会有什么通融第二次的机会。最后只好自己冲了出去,跑到思辰旁边,一同跑起来。一个在跑道内,一个在跑道外。想出声问一句,却又怕好不容易撑到现在的那口气被自己打乱。只好一直跟着跑,眼神担忧地看着思辰的脸色。要是真的出现了什么情况,也顾不得什么考试了。

还好,还算顺利地跑到了终点。默远抢先跑道终点线前面,一把扶住冲进怀里的人,半扶半拖地搀到旁边。本来想送回寝室再躺下,却在路过主席台的时候直接躺了下去。

“让我先歇会儿。”思辰有气无力的声音断断续续。

“起来,刚跑完步不要坐也不要躺,走回寝室再说。”但明显,思辰已经没有继续的念头或者体力了。看着烂泥一样的思辰,默远也只好作罢,在旁边顺势躺了下来。“别晕了啊!”

春末的太阳已经有了些许的暖意,没有云而蓝得出水的天空里,就剩一个太阳,瞩目却不耀眼。

阳光下有个矮小的影子在从主席台慢慢地挪到宿舍楼。仔细看,却是一个影子背着另一个。


虽然有点波折,但体育考终究成功地成为了过去式。现在摆在眼前的,就只剩6月15日拉开序幕的中考。教室前一天一天改变着的倒计时时刻提醒着所有人,接受审判的日子越来越近。而教室里,则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经过体育考一事之后,默远心里越来越慌,每次下课都转过头来看着思辰,上课也偷偷地一直往后瞄,就差在背后装个摄像头,好时时刻刻地注意着思辰的脸,生怕又变得煞白或者发青,一声不响地就晕了过去。

这样的结果就是思辰被弄得神经质,但又没办法阻止默远的一系列动作,只好每次都语重心长地跟他保证一遍又一遍,保证自己不会再出现那样的情况。但对于思辰的保证,默远也就只是一听,打死也是不会放在心上。

就这样一直到了中考前两天。学校按惯例进行放假,让同学回到家里调整,考试前晚再回学校。

“真的不用我陪你们回去吗?”默远对着余刚说,却在看着思辰。这似乎是自己跟他说的仅有的几句话吧。自从他来了这个班级,好像也并没有发生什么自己招架不住或者要疯狂跳脚的事情,反而是在他有意无意之下,和思辰相拥而睡了一个晚上。

“恩恩,默远哥,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看着身边余刚搀着的思辰,脸色隐隐有点发白。不知为何,一早起来之后思辰便觉得不舒服,胃隐隐作痛。默远没办法只好去跟老师请假,不到中午,便放学回了家。

“是啊,放心吧,我不是跟你保证过的。”思辰的笑容在默远眼里却觉得奇奇怪怪,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默远这个人就是这样,毫不保留地相信自己的兄弟。自己说了那么多次后,思辰还是不让自己送他回家,那他便不送。

“那好吧。至于你的保证,我才不信。但是你自己,一定要记得你自己的保证。”然后又对余刚说,“不要相信他的什么狗屁保证,有什么事情,就只能靠你了。”

曾经那么提防出现的人,没想到最后竟是自己希望全部寄托的地方。不知是该说人心难测世事变迁,还是应该怪上帝太喜欢跟我们开玩笑。

得到余刚的点头保证后,默远才同意从两个人面前让开,让他们走过走廊,走下楼梯,走出校门。

但只要他们回头看了看,就知道有个人悄悄地走在后面不远的地方。用他的理由,便是“反正顺路”。


上一章 这样暖和多了(下))
目录
下一章 奋不顾身的冲动(下)

谢谢点开这篇文章的你
更多有关我的文章介绍请点这里:题目就叫《自我介绍》吧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