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17的第一个狗节

写在前面的闲言碎语

每年辞旧迎新的时候,国际惯例——都得忙着回顾展望,就像春运的时候买了不联程的廉价机票,在晚点到达的中转机场拉着行李奔跑,怕被遗落。

2017年已经狂奔过了45天,我赶在2016的尾巴写出的那像读书的时候开学前匆忙赶出作文一般的新年计划已经和乱七八糟的工作文件丢在一起,找不到踪影。我突然开始惶恐——若干年以后,我这样草草度过的每一天,会不会像如今已经遗忘的化学公式,化成烟云,等我老去的时候,都无法向我的子孙讲一讲奶奶年轻的时候......

今天是2017的第一个狗节,下午无聊,我就厚颜无耻地向两位已婚少女闺蜜提出“关爱单身狗计划”并要求她们请我吃晚饭,这俩人竟然毫不犹豫、异口同声地答应了!甚是讶异啊我.......结果两个人冒着怨念的青烟出现在我面前,我才知道,一个今天收到了一只曼秀雷敦唇膏,另一个收到了一杯星巴克。两个人纷纷表示——连只口红都没有,还谈什么爱情。尔后就开始了日常节目:我老公,我婆婆,我妈,我爸,我老板,我同事,某只网红口红,某个洗脸仪.......除了前两个话题,其他的话题我都还有发言权,所以气氛还算融洽。后来我终于作死的把那个收到唇膏的少女妈妈的2岁儿子整的嚎啕大哭,哭声大到我们肩并肩坐着喊话都听不清楚彼此了,只能收摊各自回家。

散场的时候,我看着她们的背影,突然就有点难过了,我这人吧,喝点儿小酒就容易感伤,尤其是冬天.......我绝壁上辈子是折翼的天使,没毛病。其实已经有小半年没见她们了,而这次,我明显感觉到,她们对生活的焦虑程度,或者说对于生活的危机感,比我高的多。我在车上想了挺多事儿,我觉得我终于能把这篇删了又写写了又删的回顾与展望写到位了。

关于工作:平衡

2017年就步入工作的第5个年头了,换过很多工作,接触过挺多人,说起来,我自觉算的上是认真努力的。愿意挑战自己,肯钻研,所幸也还算聪明,做一行也都做得好一行。常常是很快受到领导赏识的那种——但是我也很清楚,领导的赏识里面,50分给我的能力,剩下50分是要给我那种不计较物质回报的精神。我比较轴,做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优秀,对自己要求近乎苛刻,绝不允许自己做不到数一数二的程度,喜欢一览众山小的快感,钱啊什么的都不重要(说到这里,我就觉得我不是2号)。

2016年中的时候,生病在家休息了2个月,我妈来照顾我,每天跟我说不要这么拼,家里姥姥舅舅姨妈打电话来,都说不要那么拼,然后我就彻底松懈下来在家躺吃等睡的过了2个月。回公司的时候,手上的项目恰好要叫停,要接手新建项目,我也突然觉得干嘛那么拼,斗志全无。浑浑噩噩2个月,老板终于找我了,拍桌子瞪眼睛炸毛说我懒癌晚期每况愈下迟早要被社会淘汰。我呢,属于听不得骂声的,你越说我,我斗志越高昂,我也拍桌子瞪眼睛的非要做出点样子给你看的那种。然后就发奋图强,随之而来的就是焦虑到炸裂,好不容易焦焦躁躁到了春节,家里人又开始说你不要那么拼啊,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啊,身体要紧啊,顺便抓紧时间找个男朋友啊啊啊啊啊。内心想证明自己的胜负欲、莫名其妙的焦虑、再加上外界退堂鼓的呼声,整个人要精分了——提前返回杭州,做了2天调整,我终于在两种极端声音的不断拉扯中,找到了一种平衡,一种介于拼和不拼之间的感觉——叫做没那么拼。实战了一个月,这种平衡的状态还不错。

人一旦在不断挣扎中找到某种平衡点,就会变得平和坦然:不再会苛刻地要自己一定怎么样,开始接受自己是个平常人,会犯错,会出丑,会在某些地方不如别人。但也从不让自己停下脚步,只是开始慢慢懂得,在什么时候该慢点,什么时候该快点。

2017,要时刻调适自己去保持这份平衡,不去外求期许别人仰视的目光,而去内观自己的模样,夯实自身能力吧!

关于爱情:慢

其实2016年关于爱情,回想起来,就只有分手这个大事件让我记忆犹新。然而如今,我却想不起他的样子,也不太记得是哪一天分手的,就感觉过去了很久很久;分手的时候没有陷入泥沼,恢复的很快,感觉像是一道很轻很薄的光影。不想去评价这段故事,只是觉得一切都刚刚好,也希望他过得比我好。我们现在还是朋友,偶尔也会寒暄几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社会的爱情变得很快餐,而且是写字楼旁边那种专门做熟客生意的快餐,都懒得搞什么花样。这一点让我很难过。

我写到这里,就不知道怎么写了...关于爱情,我好像没什么想说的了。

人们常说“找”个男朋友,我一直很疑惑“找”是个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抓”、“捉”、“弄”之类的,“找”是说我把我男朋友弄丢在人海里了,我要在大街上瞪着眼睛像玩开心消消乐一样找到他?还是说每个人的男朋友跟身份证号码一样,出生就已经匹配好了一个,我需要依据某种技术手段或者程序算法,就能找出来?还是说,我男朋友就跟宝藏一样被藏起来了,我只要一路上询问路人,各种做任务打boss通关,我就能获取线索,然后找到他?还是说,就是单纯的“撩”的意思啊,但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人比较含蓄.......

刚刚冲出催婚重围的我,我不想找,我只是想,去听从内心的指引——去爱,去笑,去拥抱。因为我始终矫情而造作地认为,爱情是一个需要用精致和纯粹来形容的事情,是在徘徊、等待、望眼欲穿之后,峰回路转的惊喜。

关于生活:包容

其实工作和爱情也算是生活,但是关于生活我还单独聊一聊。

过去的2016,我其实并不满意,因为我在上述的工作和爱情里花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留给其他的时间并不多。个人空间的紧缩,让我变得焦躁易怒——每当我觉得自己对生活缺乏掌控力,我就会焦躁不安。我希望自己的生活是可以被自己牢牢掌控住的,我知道这很神经病,但是那样会让我觉得特别安全。然而恰恰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掌控欲,让我控制不了我的生活,自己把自己搞得很被动,我是很擅长自己把自己逼疯,自己跟自己拧巴的人,也就是不能和自己和解。

其实面对生活中各种非常规的事情,我向来都很能用开放的心态去理解——什么人神共愤的谁谁出轨啊、喜闻乐见的老虎吃人啊之类的。但是理解不代表赞同,就好比大家都理解猪可以生活在垃圾场,但是没人会赞同这是值得颂扬的生活方式。

可面对自己的时候,不是强烈的精分,就很难去理解自己,我说的是理性的理解。那种毫无原则的理解自己,是放纵,这种情况不算。都说任何关系都要经营,所以2017年,我需要给自己更多时间经营和自己的关系,去理解自己,去包容自己,去和那个带着瑕疵的自己和解。

写在最后

希望2017年回首的时候,日子荒唐有趣,也不负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