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黄

邱功子拍摄

最近看特立独行的猫写了在医院做护工的老刘的事,特别有感触。因为老刘让我想到了单位大楼的门卫老黄。

我在这座楼里办公三年,2013年搬过来的。因为跟这楼里的一些单位有业务往来,没搬来之前也是经常往这里跑。那时候,老黄就已经是这里的门卫,在我眼里还是态度不怎么好的门卫。

第一次来办事,就把我拦下了,凶凶地问我是来干嘛,做好来访登记才让肯放行。后来几次还是表情严肃,没什么好感。

我们单位搬来的那天,老黄也帮着一起搬搬抬抬,力气蛮大。因为我们是外单位搬来的,要有一个人负责办公室的清洁,老黄除了是这栋楼的门卫也兼顾着其他单位的保洁工作。所以领导也让老黄来打扫我们的办公室,按月付几百块钱工资。

刚搬来的那段时间经常加班,所以晚上整栋楼里就只剩下在打扫的老黄和在办公室敲键盘的我。他来我办公室打扫的时候,我们偶尔会聊聊天。

老黄吃住都在他的传达室里。他工作的地方也可以算做他另一个家。他有老婆有孩子的家在另一个镇上,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生活也过得可以。60多岁的年纪没有在家安享晚年,而是在这里拿着两千块不算太高的工资。老黄说,自己赚钱,口袋有钱花,不用伸手向别人要,自由一点。

老黄很勤劳、做事卖力。每天下班后他扒拉两口饭,就要开始整栋楼(五层)的打扫工作,从上到下一层层下来,一个个办公室、厕所,一般扫完都要到晚上10点、11点。一年365天,除了春节休息两天,其余时间应该都是在这栋大楼里重复一样的工作。什么事情叫声老黄,他都是立马应声“诶”,马上就跑去搭把手。每天早上把热水瓶的水烧好,备用。

老黄眼里特别有活。传达室里的快递他都一个一个送到办公室。厕所纸盒里的厕纸都能及时补上。哪天有个人来人往,他就烧好水备着会议室开会用。碎纸机差不多快满了,他心里有数就来清理。要做什么,该做什么,老黄心里门清儿。

下雨天,来来往往,地上总是会湿哒哒的,要是换别人说不定就想,反正怎么擦只要有人走动,地就不干净,干脆等下班都没人了再擦。但老黄不是这样做的,他隔一会儿就拖一拖地,尽量保持地面干净不打滑。

有一天早上,我前脚刚进办公室,老黄后脚就把烧好的热水送到和我同一层的领导办公室,转身跟我说,楼上另一位领导的办公室纯净水没有了。我说,好的,领导等会儿上班会打电话来让我们送上去的。老黄说,已经没有了,要不我帮你们送两桶上去吧,打电话来也是你们送。老黄的意思,我明白了,是帮我们省点力气,在他来说就是举手之劳。这份举手之劳,我们要懂得体恤、感念才好。

我同事的车停在她家门前的一棵树下,所以车身上总是沾满鸟屎,我们有时拿这事开玩笑。可能老黄也看不下去了吧,默默地帮她把车洗了,这事老黄压根就没打算说,正巧被我和另外一个同事撞见了。被洗车的那个同事,知道了心里很是感谢。而且老黄洗了不止一次。在车行洗一次少说也要二三十吧。但如果拿这个钱给老黄,那真是辱没了他的心意。老黄是那种给他什么,他都不要的人,特别客气,在我们心里更添贵重。

可能很多人觉得老黄做的事没什么大不了,就是一地鸡毛琐碎事儿。可是但凡换一个人来做,做不到他这个份上,这时候大家就会知道老黄的好了。

你没开口的事他已经做了,等你开口的事他没有二话。他太好用了,好用到没有存在感。可是我们往往就是让老实人吃亏。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老黄是默默付出的类型,他不闹不抢不扎眼。他的实在和付出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和回报,事实却并非如此,这是该反思的地方。

如果一份工作既没有大幅涨薪资的可能,又没有晋升的空间,还随时可能被代替,但是还能做得这么认真,这就是品格。有品格的人,无论他拿多少工资,有没有职务,什么样的学历背景,都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值得尊重的人。

我真是打心底里尊敬老黄。每天早上上班,我八点到单位,在门口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老黄。我总会主动上前打个招呼,说声早。每天下午四点左右,他会来办公室打扫。我都会谢谢他帮我桌椅的犄角旮旯里多扫几遍,他都说不用谢不用谢。但是我真的不知道除了说谢谢还有什么能表达我对老黄的敬意。

我对“职业不分贵贱”这句话有了新的理解。职业跟人都一样,也分三六九等,真正让这个职业显得高贵的是做这个职业的人,真正让人平等的是品格和灵魂。身份和地位并不一定决定你就会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就像日本有一个在机场做清洁的大妈,靠着勤恳和敬业把清洁这件小事做到了极致和专业,成为国宝级人物。

老黄身上有很多现在年轻人值得去学习和揣摩的品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