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我爱你,爱妳,爱自己(第十二章:错开的时间线)

错开的时间线

交错的时间线在林南面前展开,“找到最真实的自己,找到联系最深的那根线”林南在心里默默的念着,拿出时光云,伸出手,随着时光云走进时光线。
时光云在时间线中发出脉冲,交流,并行,各种调试无误,最后正向加速,驶向未来。
经过缓冲后,时光云将林南带到了一间宿舍,门哗的一下开了,一个女孩急冲冲的跑了出来,“哎呀,要迟到了,林南你手机忘带了,一直响”
“什么?”林南显然被弄蒙了。
“手机啊,在桌上,你看你有时间帮我领一下快递吗!我上课要迟到了”女孩急冲冲的走了。
有一个巨大的想法在林南心中展开,林南并不敢贸然确认。
滑动屏幕解锁,社交应用上的消息提醒闪动着,是林南发给林南的,自己发给自己?我?如果我在这里,发这个的人是?一个想法落地了,十年后的自己!幸福来得太突然,激动的心情让林南有些不能自已。
几则消息依次展开:
还记得麦田的守望者吗?
你怎样理解相续我?
是狭隘的处在原来价值观的舒适区,还是接触更多异质化的人群突破自己?
不同阶层所处的话语权环境并不完全相同,语言是一种交流的媒介,高雅可以,粗俗亦可以,你会因为语言的粗鄙而贬低守望的价值吗?
林南脑子里轰隆作响,“做最真实的自我,”此时的林南明白,十年后的林南依然明白,可是哪一个是真实的?
林南点开了下面的链接,是七年前的一段时光剪影,与熊猫有关。熊猫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建群,加人一起聊天,认识现实生活,以便更好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林南耐着性子硬是把聊天记录看完了。
墨雨竹:
群主?
熊猫:
跟你说个事
群100人是上限不能加人了
所以我决定……
墨雨竹:
卧槽!你想说什么!
熊猫:
要不然踢人,这是不可能的,要不然再建一个群,这个挺好。
墨雨竹:
哦哦~
那管我jj thing
接着发了一个欠揍的表情
熊猫:
滚!
我拉你进基友妹子2群
墨雨竹:
发了一个抠鼻的表情
哦哦
那来吧
我表示接受
熊猫:
你发传单!
墨雨竹:
卧槽!
with me jj thing!
熊猫:
哈哈哈哈
墨雨竹:
我拒绝!
熊猫:
是你要求要小学妹的!给我去新校区!
墨雨竹:
我不会被你强的……
卧槽……
除非你给我个妹子一起去
不然免谈
熊猫:
自己找!
墨雨竹:
够拽!
你逗我!
我也是有尊严的人
自己能找到就不进群了
痛苦流涕
熊猫:
看出来了
墨雨竹:
所以,要么你自己去
要么给我找个妹子陪我去
熊猫:
不好意思你打字太快了,上一句对应你是有尊严的人。
墨雨竹:
害羞,害羞
找妹子打字能不快
害羞
熊猫:
你的尊严呢?
墨雨竹:
有妹子还要毛尊严
熊猫:
……
墨雨竹:
我今天遇到一个美女,好美,看了好长时间
熊猫:
那你怎么不去搭个讪啊
墨雨竹:
凄凉
熊猫:
蠢货
墨雨竹:
都说了有点怂
人家又不是一个人在吃饭
跟闺蜜吧,应该是闺蜜
熊猫:
活活活活该该该该
墨雨竹:
本来脸皮就薄的我怎么好意思过去
墨雨竹:
尴尬尴尬

人家有女神光环笼罩……
熊猫:
你不是要日天的嘛,拿出魄力来嘛,所以说活该啊
墨雨竹:
说白了就是对那种很漂亮的女生我还是有点自卑……
墨雨竹:
卧槽你连这都记住了
我只是吹个逼而已
别认真!
熊猫:
活该,让你安心了吗?
墨雨竹:
尴尬尴尬尴尬
真是糗大了
熊猫:
活该啊,呆逼
墨雨竹:
那你给我介绍个呗?
熊猫:
哈哈哈哈哈
墨雨竹:
你们都是女生,好办事
害羞害羞
熊猫:
滚!
墨雨竹:
别嘛
能不能可怜可怜我
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好了
熊猫:
哈哈哈哈哈
墨雨竹:
抠鼻抠鼻
熊猫:
哈哈哈哈哈,好可怜啊,哈哈哈哈哈
墨雨竹:
哎,身为屌丝,能不可怜嘛
熊猫:
再说的可怜点让我开心一下
墨雨竹:
没了!
哼哼
熊猫:
发了一个喜大普奔的表情
墨雨竹:
擦汗,擦汗
你这人好残忍啊
这种做法叫伤口上撒盐懂不懂
太损了
熊猫:
这要分人,谁让你来装可怜博同情,你这样我100%开神之嘲讽
墨雨竹:
我是真可怜啊
不是装的
熊猫:
滚粗
墨雨竹:
像我这种耿直的好男人哪里会演戏
你要相信我
熊猫:
你当然不是演的了
你只是一直活在戏里
墨雨竹:
……
比我还能吹逼
利害
熊猫:
哈哈哈哈哈
承让承让
墨雨竹:
对了,那个玲宝在新校区招新,快让她帮我们抓小学妹回来
紧接着又发了一个羞羞的表情
熊猫:
你当抓虾啊
滚!
墨雨竹:
啊,不是抓,用词不当
应该是打包
啊,好像也不大对,
反正让玲宝搞一大波小学妹回来不就好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熊猫:
你那么有造诣
墨雨竹:
造诣不敢当
熊猫:
跟这一块去啊
墨雨竹:
我去不了啊
马上就得回家了
熊猫:
哪有比自己挑的还顺眼的
墨雨竹:
图书馆是我的家,我热爱我家
没事的,让他先搞回来,我们在慢慢挑
其实也不用挑,都归我就好了
熊猫:
图书馆比妹子重要,看来你也是不太着急妹子
墨雨竹:
不不不,我只是过不去啊
怎么过去啊
你骑单车载我过去?
根本就是开玩笑嘛
熊猫:
翘课去啊,走去啊,改签机票火车票去啊
这么不用脑子活该没妹子
墨雨竹:
玲宝已经在那边了,让她帮我们打包回来就好了嘛
叫过外卖没?
道理是一样的呀
一大包,嘿嘿
没课
走不了那么远
机票顶不起
两地之间没火车
接着发了一个贱贱的表情
墨雨竹:
大声读出这些话,你就会发现它说的好有道理,
熊猫:
然而没有卵用
因为你很怂
墨雨竹:
要不要这么淡定
熊猫:
然而
你是活该
墨雨竹:
哭哭哭
求介绍妹子
成了请你吃好吃哒
熊猫:
滚你大爷!
我才不要把可爱的妹子介绍给搭讪都不敢的怂货……
墨雨竹:
怂是因为不熟
你要给我介绍个跟她混熟了逗不死她!
小样
得意
熊猫:
大爷你慢走,妹子真不喜欢这种担不起事的性格
墨雨竹:
冷汗冷汗
让我哭一会,你先忙
又是一个哭泣的表情
熊猫:
不是我打击你,以我对女孩子的了解,你以这种消极态度,连备胎都排不上。
改改吧你!
墨雨竹:

其实我知道的
随缘喽
管他呢
又是一个贱贱的表情
熊猫:
你知道个鬼,你他妈什么都不知道!
墨雨竹:
其实哥哥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饥渴
抠鼻
熊猫:
卧槽,感情你把自己当橡皮泥啊
墨雨竹:
挺尴尬的
熊猫:
要搓圆就搓圆,要搓方就搓方
尴尬你妹!
你丫的只是说说而已!
墨雨竹:
可怜可怜
求指导
又摸不到我还能怎么办
委屈
熊猫:
然后又开始消极,安慰自己,我还真是随缘呀,随缘你妹,你他妈现在是连安慰自己都不用脑子里,完全是惯性的将就啊!
墨雨竹:
发了一个哭泣的表情
求教导
求摆脱
尽戳我的痛楚啊
哎,然而又都是事实
赤裸裸的现实
熊猫:
丫的真没看出来你有难受的感情,你丫的在这种想法里过得很滋润啊,哪里需要指导,哪里需要摆脱,你过得很好嘛
关于妹子你也只是想想而已,凡事靠天靠地靠他人,感情婚姻的事也真的没办法靠自己啊,你不需要指导,你需要的只是相亲!
少年,继续吧
墨雨竹:

这难道就是真相……
熊猫:
反正这么多年已经过来了
墨雨竹:
冷汗直流
熊猫:
你爸妈会提您老安排好的,您就安安心的读书,踏踏实实找份好工作就行了,我劝你不要想太多,世上哪有那没多不用付出的缘分可占!
墨雨竹:
痛哭流涕
熊猫:
皮卡丘,你就洗洗睡吧
墨雨竹:
痛哭流涕
你今晚可是真戳到我的痛楚了
赤裸裸的
熊猫:
还哭上瘾了,::><::是不是让您老心里好受多了
墨雨竹:
然而我尽找不出一句话来反驳
22年第一次
最好的朋友都没跟我说过
让我冷静冷静
熊猫:
卧槽,你有最好朋友吗,你这个披着满不在乎嬉皮笑脸面具的家伙,冷静个毛线,打了两天鸡血又忘了的家伙
墨雨竹:
没朋友?
没朋友
发呆,发呆
熊猫:
不是没朋友,是没有真正意义上最好的朋友,不然你也不至于是现在这个样子。
墨雨竹:
或许根本就没朋友
墨雨竹:
发呆
熊猫:
石头剪刀布!
墨雨竹:
投骰子,一二三
熊猫:
你都不知道鬼知道
墨雨竹:
经你这么一说,我可以去死了
发呆发呆
活着完全没意义啊
熊猫:
别介,你死了还害我,你爸妈都指望着你这个安安分分的儿子呢,你活了22年啥正事都没干过,好不容易盼着你毕业了你还给他俩糟心,你缺不缺德!我是不拦你的。
墨雨竹:
……
熊猫:
要死要活矫情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你一个
墨雨竹:
哎,不过话说回来
黏别人也不是个办法啊
付出一万份精力却什么都没得到那有什么用?
熊猫:
你还有脸说,少年转换话题的能力很强嘛,要说快说,你想说什么?
墨雨竹:
我想说我在等一个契机
虽然错过了了几个,有一个有点遗憾
但我并不后悔,你能懂哇?
每次说起这些总有人说我在玩文字游戏……
熊猫:
(⊙o⊙)哇,好可怕,天塌下来怎么办?之前的努力不白费了吗!要是有小怪兽和外星人,来灭绝人类怎么办?我们所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
也许人类就是上帝放在培养皿里的细菌!说到底有一天人类发现了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建立的文明不值一提,所有的努力是不是显得和跳梁小丑一样可笑!
墨雨竹:
不懂
发呆
恕我脑子不够用……
熊猫:
他妈的说的好像在这个过程中人不会成长,突破忧心忧虑,瞻前顾后的狭隘思维一样,你他妈的不会是只是为了搞一个妹子这个结果而不是为了这么重要的自己吧?或者找到妹子这样的结果比在这过程中自身的成长重要。
墨雨竹:
嗯……
呃……
你看的比我透
熊猫:
你说你脑子不够用,我看你是脑子真不够用!你说你担心什么?你担心付出一万分的努力万一什么也得不到呢?你他妈担心这个?!你丫的根本不担心!你他妈是知道以你现在的能力注定要失败!你根本就没这能力!根本连努力的尝试一下都信心没有!与其努力还失败了这么丢人,还不如装的高深点潇洒点我就是无所谓随缘随遇而安,哥就是这么个潇洒的可人儿!
墨雨竹:
发呆发呆

貌似是这样的……
熊猫:
你以你现在的状态和过去的经历来限制你将来的发展,连给自己试错的机会都不肯,保持现在看起来还真有些完美的状态也很舒服嘛!congratulations!是这样你妹啊!你只是在字词上不发表意见,最好随他去,不反驳不改变偶尔附和两声,爷就默默地看他装逼!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这层防御堪称完美啊少年!很不赖嘛
墨雨竹:
嗯……

那个
受教了
熊猫:
打住!
听我说
墨雨竹:
发呆发呆
熊猫:
我要确认一件事,虽然也不能完全确认,但我倾向于相信一个人的诚意,回答我下面的问题
不过也可能是装的,毕竟是社交媒介的时代,任何人在网上都可以伪装成另一个人,另一种性格,无论被骂也好被爱也好嬉笑怒骂也好,无论是潜意识这样做还是是选谋划好就要这样干,相处久了总能套取信任,信任啊偶尔有些失落然而总是能让人安心,如果你渴求这点,我也无话可说。
以当前时间点为起点,向未来走,以此作为判断,回答我:否!即可
墨雨竹:
no!
熊猫:
最喜欢你了!
在群里玩的开心点,不要没事发骚了,我们是一个学习交流的群。
墨雨竹:
发骚……
熊猫:
暴汗
墨雨竹:
我……
熊猫:
你都没意识到你在群里是个话唠和时刻发情的骚男吗?
喜欢你的妹子也被你表现出来的饥渴和水性杨花吓跑了
墨雨竹:
被你批的体无完肤啊!
熊猫:
然而你活该,我不批你你就等着到社会上被社会艹到愤世嫉俗吧
墨雨竹:
……
熊猫:
哈哈哈哈哈
这么慢你去哭::>
<::了吗?学姐呢,叫学姐
墨雨竹:
学~
墨雨竹:
姐~
熊猫:
哈哈哈哈哈
我心甚安
跪安吧
发了一个可爱的耶的表情
墨雨竹:
可以安息了
您就放心去吧
熊猫:
哈哈哈哈哈
熊猫:
去死!
墨雨竹:
抠鼻抠鼻
一路好走~
熊猫:
有一个男人经常看到游魂,想要把这些可怜的家伙送走,最后发现自己才是那个放不下执念的游魂,看过这个电影吗,真忘了,你知道是哪个大帅比演的来着?
墨雨竹:
这不是我演的吗?抠鼻
熊猫:
哇,谢谢!
墨雨竹:
呃……
说正事
还记得那天你骂我吗?
熊猫:
是啊
你又想被骂
墨雨竹:
我哪有那么贱……
嘿嘿嘿嘿
第二天我就发奋图强了
熊猫:
哈哈哈哈,可歌可泣(熊猫:以为他好好读书了,内心一阵欣慰)
熊猫:
是没有啊
墨雨竹:
昨天我约了个妹子
约会的约
今天才半天没见,想的不行
怎么办?
熊猫:
继续约啊!这还用人催你,那你也是蛮拼的!
墨雨竹:
……
她今天在忙
搞活动…
晚上回去估计都很晚了
熊猫:
我有时会觉得你智商低是装出来的……
墨雨竹:
哪里智商低……
我能考进魔都皇家理工你以为是闹着玩的
熊猫:

墨雨竹:
同桌的你
知道吧?
人呢
熊猫:
继续
墨雨竹:
最近电影院有什么类似的电影
熊猫:
妇联
墨雨竹:
……
妇联跟同桌的你类似?
你在逗我?
熊猫:
反正都要反目成仇见血兵戎相见的
墨雨竹:
她不喜欢看妇联
还特地跟我说过
熊猫:
初恋99%成仇,你要好好珍惜啊这百转千回的体验……
那就去看小时代啊
墨雨竹:
草…
不带这么咒人的
万一我要能把她搞定一辈子呢
缘分的事谁知道呢?
熊猫:
我只是提前告诉了你事情的真相
墨雨竹:
你在逗我
我这人认真起来连自己都怕
熊猫:
那我只能默默地祝福你门当户对了,希望你不会经历婚后婆媳大战,夫妻矛盾,子女教育分歧。
上帝和凡人都会保佑你的
墨雨竹:
卧槽貌似你戳中要点了
熊猫:
然而上帝说自救者得救
墨雨竹:
她确实蛮壕的
熊猫:
噗噗噗,你到底是多容易被戳中啊少年
该多读点书了
墨雨竹:
只能说你太屌了
不扯了,哥去跑步了
熊猫:
去吧去吧,学弟,既然你想好好谈场恋爱,无论结果不谈目的,就好好对人家吧,在血气方刚的年纪看不透摸不着张扬躁动的青春也是一道很美的风景。
干杯!
祝你好运!
墨雨竹:
又把你发的最后一段话看了一遍,突然感觉你怎么像是经历了好多样子……
熊猫:
哈哈
墨雨竹:
老实交代你是玩弄了多少感情才有今天的沧桑?
贱贱的表情
熊猫:
阅读可以让人深邃而经历复杂
墨雨竹:
你在逗我吗?
熊猫:
我在嘲笑你
墨雨竹:
有杀气
熊猫:
嘲笑你看不清自身的欲望
墨雨竹:
难过……
熊猫:
你不喜欢读书的话,岁月会教会你一切,只是要晚点,希望你到时不会后悔。
墨雨竹:
流汗并哭泣着
熊猫:
醒醒,该吃药了
然而我本意是让你好好读书
墨雨竹:
哈哈哈哈
你想多了
至此,聊天记录结束,林南看糊涂了,所以当时熊猫性转了,还用了林南的背景资料?林南仿佛看到一千只乌鸦从头顶飞过……
熊猫视之为一次失败的任务和帮助,因为最后这个叫做墨雨竹的人没有任何改变,之后熊猫就结束了这条线程,回到过去,遇到了年幼的林南。
林南想要了解更多的熊猫的信息,也许可以查到一些林南可能遗漏了的东西,,墨雨竹的信息上有联系方式,林南拨了过去,说明情况。
对方在沉默了良久之后,讷讷的说道:“原来真是熊猫啊!学姐那个混蛋,欺骗我感情!哈哈哈哈……”
“不过”,墨雨竹停顿了一下说道,“如果它认为是失败的话,我觉的我应该告诉它真相,不要低估一个人对他人的影响,有时时间要久,曲线要长一些,而本质上我们都会成长”。
“爸爸,爸爸”,一个小女孩子在喊着爸爸,“抱歉,要挂了,我们全家出动去公园野炊”。
“好的,打扰了,旅途开心!再见!”林南放下了电话,却一直在思考,“熊猫,熊猫,是什么让你坚持和放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