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之美

当我在和朋友聊起文学有什么作用的时候,明知道是有意义的,可还是会陷入到 有用 和 无用 之争的观念之中。

主流的价值观,很容易被裹挟着去审查,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无用的。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儿时除了读书以外好像做什么都是没用的,到现在,会后悔那时候太听话,没有去多读一些闲书,没有多出去体验,过往有太多的思想禁锢。到现在这个年纪,环顾四周,会发现我们活在普遍价值观之下的人,遇到很多问题,在我看来,都是做了太多有用的事,忽略无用之事,不懂得如何去过好自己的生活,身心难以平衡。即便如此,依然没有足够的意识,却用相同的观念去要求自己的孩子,进入一种循环状态。

蒋勋老师在讲庄子的时候,讲到一个故事,很耐人寻味。

是关于葫芦的故事,惠子得到当政者奖励一颗不同寻常的葫芦的种子,让他细心呵护,会长出很大的葫芦。惠子却开始犯愁,那时人们种葫芦就是为了以后可以用来舀水,可是面对这越长越大的葫芦,用来舀水却舀不动,该怎么办呢?庄子听了哈哈大笑,为什么要舀水呢,不是可以做一艘小船,泛舟江面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