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9

  适逢上周高温,晚自修,教室闷热,蚊虫盘旋,士气低沉。问:“热不热?”齐答:“热!”

“怎么热?”众人七嘴八舌:”汗留不止。”“头脑发胀。”“不想动”“要吃冰淇淋”……

       “那热这种感受看不见摸不着,怎样才能让你爸妈也感受到你的热呢?”

    众生知道上当了,叽叽喳喳讨论起写热的方法……

           下面请看孩子们笔下的“热”

                       “热”

                  (随机排序)

         虽值五月中旬,但骄阳似火,烈日炎炎,阵阵热浪扑面袭来。太阳像个大火炉,把大地烤得发烫,就连空气也是热烘烘的,人一动就浑身冒汗。树上的蝉无精打采地叫着,好像在嚷着:“哎呀!今天真热啊,这太阳,快把我给晒死了。这夏天真是热。”马路两旁大树叶子被晒得无精打采地耷拉下了脑袋,小草也被晒得蔫蔫的,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野花,虽有大树的庇护,得到了丝丝阴凉,但花瓣已打了卷,失了生机。

       操场上——体育课。平日里同学们矫健的身姿,消失殆尽。个个埋着头,口中不住的埋怨着夏日的炎热。跑道,已滚烫,脚好像已被烧熟了。仿佛下过雨一般,额上早已是汗如雨下,汗珠一滴接着一滴的沁出。

        回到教室,弥漫着浓浓的汗臭。窗户早已是大开,却没有丝丝凉风。有的人,不住地扇风,企图赶走这恼人的炎热;有的人,冲到水池旁,将头埋下,水龙头大开,享受着这清凉;有的人……虽穿着短袖,但不少男生仍将袖子卷起,裤腿卷起,左手举着水杯,大口大口的喝着,右手拿着一本练习册努力的扇着。“这样会更热吧!心静自然凉。”我默默的想着。相比男生,女生就冷静多了——有的将头发高高盘起;有的举着喷雾器喷着;有的举着纸折的扇子扇着;有的……

        此时此刻,平日里让同学们望而生畏的办公室,早已挤满了人——办公室里,空调正开着!同学们,交试卷的交试卷,默写的默写,问题目的问题目,仿佛一夜之间,都变得热爱学习起来!只是为了享受那片刻的凉爽!夏天,真热啊! (沈嘉欣)

         同学们的脸热的通红都快赶上火炉里正在烧的热铁了,一个个无精打采,有的拿着扇子狂扇,有的不停的往脸上喷水,教室里充满了同学们的抱怨声,“这天这么热还让不让人活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我们身上滴下,一滴一滴又一滴,这场景好似夏天刚过一场大雨冲刷的荷叶将雨一连顺的抖。好想吃冰淇淋啊,这是大家的心声,一个美好而遥不可及的幻想。看向外面,太阳的那张大圆脸也不像春天那么平易近人,仿佛燃烧起了熊熊烈火,他毫不留情地将身上的热气向大地洒下。植物们都耐不住炎热低下了原来高傲的脑袋,热气将他们身上的水分都逼了出来,使他们变得像将死的老人那样身体干瘪。远处的树下一只小狗在乘凉,它一直伸着舌头,样子很是滑稽,身体有规律的晃动着,它在那里一趴就是好几个小时,看来对于它来说没有什么比在一个阴凉处睡个大觉更舒服了。(蔡玉婷)

           暑气逼人,路上的行人早已稀稀落落,抵不住烈阳的耀眼的光芒。板油路被烤的早已出现微小的裂痕。同学们热成一锅蚂蚁,有的拿着作业本不住地扇,有的用喷雾剂把水喷到脸上,甚是陶醉;有的甚至直接拿水瓶倾盆而下,倒在身上,像下了十八层地狱一般。仿佛身上的不是水,而是华佗在世的救命良药。我低下头看着身上·脸上·脖子上的水珠如飞流直下三千尺不住得下落,脸上再也没有春天安详的面容。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今天可真热呀!(蔡瑞平)

           在烈日当空的下午,我们班上了一堂体育课,太阳似乎都要将大地烤熟,光是在太阳底下站着就让我们大汗淋漓。我们的脸上冒出一层层汗水。粘粘的覆盖在脸上衣服上。30多度的高温让大家脸上多多少少透露出绝望。我不时向同学们抱怨:这鬼天气可真是热啊。热得都快让我喘不过气来。不过一天中最难熬的却是中午,午睡醒来发现桌子上、头发上都不知哪来的汗水。衣服上下似乎刚洗过一样,于是我们飞奔到水池旁边不顾形象去洗脸,然后像发疯似的拿着扇子扇来扇去,不过到了晚上,天气稍有好转,习习的凉风吹在脸上不禁让人我们大呼可真舒服。这闷热的一天终于结束了。(李鲍妍)

         他,大汗淋漓,斜倚着墙壁,双眸中迸溅出炽热的火花。背脊靠着冰冷的墙,明颊靠着冰冷的墙,手掌靠着冰冷的墙,竭力吸收这来之不易的寒气,感受这尤为可贵的温度。良久他长舒一口气,面上浮现出畅快淋漓的神气,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忍不住道:“真爽啊!”(丁子涵)

         窗外是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大地就像一块巨大的蛋糕,而我们就是蛋糕里的奶油,只等着被烤融。看,小冒伸着舌头直喘气,手不断地呼啦呼啦地扯着衣服,似乎想把这热气都散出去,可背后却湿了一大片,仿佛不用挤就能滴出汗来。阿坤无力地瘫在桌上,眼神里透出绝望,脸涨得通红,手上不停地按着他的小象牌手动吹风机。小邱双手都拿着本子不停地挥动着,不断哀嚎:“啊,今天怎么这么热啊!我要融了,怀疑人生啊兄弟!”

       不知谁突然叫道:“老师办公室开着空调!”于是一大拨人马冲向了办公室,重默写的重默写,交试卷的交试卷,问问题的问问题,仿佛此刻所有人都突然充满了学习的激情。(顾轩宁)

          太阳毫不留情的烘烤着大地,窗外,树儿耷拉着头,无精打采的,小草好似也被晒焉了似的,像霜打了的茄子,知了在树上大声的叫着,好像在说:“热死了,热死了。”而坐在教室的我们,时不时就拿起本子扇着,嘴里有时还念道:"怎么这么热”,“老师办公室开的空调,”同学大声的叫着,听到这个消息的我们可积极了,冒着“风险”,该默英语的默英语,默语文的默语文,该交试卷的交试卷,进入办公室的我们,好似从地狱进了仙境一般,冷气扑面而来,无不凉快,而坐在办公室前的曹老师,扇着空调,对面还开着扇子,嘴里还时不时的念道:这天好热。马路上,小伙子头上带着遮阳帽,一个手拿着扇子,一个手拿着冰淇淋,冰淇淋还没到嘴里,就似乎已经化成了水,在往地上掉,又好似还没掉到地上就已经蒸发了,路上的狗伸着那鲜红的舌头无力的趴着,就连地上的蚂蚁都难以忍受。(康杨洋)

          热浪在空中翻涌,路边的摊主躲在伞的荫下,敞着湿透的衬衫,两腿瘫软,锃亮的肚子上汗珠仍在窜动。他满脸通红,皱着眉头,鼻子里似乎喷着急促的火,左手一把蒲扇上下扑腾,不断地用袖子擦拭着脸,右手抓着西瓜直往嘴里塞。偶或一习凉风拂过,他抬起头,猛吸一口,似乎要吸尽这一抹清凉,不断叫嚷着:“爽,真爽,再大一些吧!”(陈周瑜)

             转眼望去,树叶被太阳照的纷纷落下。同学们个个满头大汗,手中拿着书本不停地为自己扇着风。口中声声抱怨道:这什么天气,好人啊。再看看自己汗水早已沾湿了全身的衣服,头上布满了汗水,不时有豆大的汗珠滴在手臂上但立马就干掉了。看着同学们此时的景象,感受着炎热的空气流动也不时认为到这是人过的日子吗?不时的怀疑人生了。脑子里幻想着吃冰块的场景,感受着那冰块带给我的凉意。再想到眼前的自己,不禁摸摸头上的汗水。(缪佳乐)

         今天可真热啊,路旁边的野草像是要被烧焦了似得,从旁边走过都能感到一阵热浪,连平常昂首着向着太阳的玫瑰花,也不禁有了丝丝的枯萎之意,拢拉着自己娇弱的花瓣。街边的梧桐树像是一把巨大的遮阳伞,为伞下的居民带来一丝可贵的阴凉。邻居家的小狗也累得趴在阴凉的大树下直吐舌头,仿佛是在说:“热死我了,热死我了。”

          到了中午这天气更是炎热,脸上的汗珠像是在下小雨似得,哗哗的往下流,坐在电风扇前的我,依旧还是那么的热,似乎是什么也抵挡不住这面前的热浪。渐渐地,汗像是遍布了全身,身上有种无法说出的黏腻感,让人忍不住想有种立刻冲个凉水澡的冲动。(缪宇)

          夏天的午后,天空中没有一片云.蔚蓝的天空亮的刺眼,柏油路上蒸腾起阵阵白烟,模糊了人影,路上只有寥寥几人,都打着太阳伞,匆匆的行在路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偶有一阵微风吹来,人们都停下享受这片刻清凉。小草早已被晒成了空心,蔫蔫的躺在路边.往日活泼好动的狗儿也无精打采的趴在树下,懒懒地吐着舌头,不肯再移动一步.(邱嘉弈)

          夏这位火辣辣的汉子,把太阳加热后挂在天上,就连一向殷勤的白云也请假了,没有白云的遮挡,那可怕的阳光就直冲冲的不留余地地冲向地面,屠杀那仅存的凉爽。就在这个闲语也会被挤出水的夏,风,还想像春天一样温和的吹在人们的脸上,可现在他所到之处无不夹杂着谩骂,饮水机里的水好像被蒸发掉了,被人们贪婪的迫不及待地送进嘴里,古人云:心静自然凉,在我看来没有空调,连呼吸都会出汗。(沈思博)

           看他满脸的汗水,在降落的夕阳前,反射出几丝灼人的光,配合着低落的眼神,不住的吐着热气。右手抓着一个本子对着自己不停地扇。正扇着,突然瞥见同座手中握着的水杯,想也不想便直接出手“借”了过来,一饮而尽,才算停歇了一阵。我原想找个词语形容他这番模样,但想了许久也还是没有想到,兴许是天太热的缘故罢。于是只好把视线移到窗外,小草们耷拉着个头,似乎也是难以招架如此炎热的天气,个个有气无力的伏倒在了泥土上。窗外窗内,这个世界活像一片劣货盛行的地狱,连缕缕的微风都显得如此珍贵。(汤冯兵)

             炽热的太阳烤着大地,用手触碰大地,感觉地面像是被烤焦了似的。教室里弥漫着一股汗臭味。有人拿着书本扇着风,有人拿着喷雾器在往脸上喷水,还有人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这天可真热”杨阳抱怨着,她今天说这话已经不下十遍了。她右手拿着一本子不停的扇着风,那豆大的汗珠就像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心想扇扇子是不行的。越扇越热,这大热天的,本来就像是在火炉里烤了。结果越扇风火就越大,感觉给正在燃烧的火炉添了一把火,更热了。在转眼看看花圃里的花。在温暖湿润的天气里,向着太阳微笑,可在这炎热的天气里,一个个都低着头,无精打采,好像生病了似的。(徐潇)

         热浪席卷着大地,树上的叶子都无精打采的低下了头。你瞧,缪佳乐已经趴在桌子上懒的动弹,豆大的汗珠流过他的脸颊,看着他一脸烦躁表情,让我感觉到热的他怀疑人生了。不知怎么想到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了,不过他抹得是汗不是水,此刻他也许在幻想着吃着冰淇淋躺在小水塘中,持续的热浪把他有拉回现实,我又看到他的烦躁的表情……(张涵)

         晌午的阳光烘烤着大地,太阳褪去了往日的青涩,换上足够炙人的新装。顶天立地的梧桐也不由弯下了身子,向高傲的夏俯首称臣,叶被晒得打了卷,偶尔几丝凉风吹过,也像得了无上的宠幸般手舞足蹈起来。树下年过古稀的老人托着腮打着盹,手中的蒲扇无力地靠在石桌上,炽热的光透过叶缝洒下,落在他花白的发上,平添几分热烈。脚边一只大黄狗伸着长长的舌头扑哧扑哧喘着粗气,敛起全身锋芒,在阵阵热浪的逼近下缴械投降,偌大空地上也仅有零星几个人,无不是汗流浃背,有气无力的。水泥地像是被晒得软了,一脚下去仿佛可以砸出浅浅的凹痕。虽还未到盛夏,但仅仅这前奏,就让人感到无比的炙热难耐。(张李玲)

         外面骄阳似火,大地就像是被火烤了一样,通红通红的,教室里同学们嘴里不停得喊着“好热呀”,有的把舌头吐出来散热,有的拿类似喷雾器的东西往脸上喷水,甚至有的直接拿着灌满水的杯子往头上一饮而过。(张晓东)

      夏天,天空中一丝云彩也没有,太阳火辣辣地蒸烤着大地。小狗犹如呆在蒸笼里的包子,热得直吐舌头。知了在榕树上拼命地叫着:“热死啦!热死啦!”小鸭也受不了了,一下扎入水中游了起来。 今天中午,天气非常闷热。我身上流了许多汗,汗水像小虫一样在我身上爬,很难受。

  到了下午,天空突然布满乌云,“轰隆隆”的雷声像许多大石头在天空滚来滚去,豆大的雨滴紧接着就从天上落下来。

          雨下来以后,空气凉爽了许多,我不禁跑进雨中欢呼起来。(张徐彤)

         下午时分,骄阳似火,花草已被晒焉了,难熬的体育课终于结束了,同学们可是狼狈不堪。教室里更是哀叹不绝,同学们一个个忙碌着。有的拼命地用扇子扇着那微小的风,发出了哗哗地声响;有的像灌水机一样拼命地吸着水;还有的人则不顾拥挤,冲入等水的人群里。见比情景,我果断离开了。室外,阳光下的汽车反射出刺眼的亮光,而风也敌不过酷日,停下了脚步。空气中只剩下了闷热。庆幸得是,少许的阴影缓解了些许热浪,但还是让人汗流满面。啊!为什么会有夏天啊!我的心里在不断呐喊着。这时,几位同学正用冷水洗脸,水不断飞溅出来,而他们却还不停息。唉,我恨热天!(蔡宇恒)

         操场上,焰阳高照,噬人的热浪扑面而来,头上顶着的那坨黑草好像被点着了,恨不得剃光它,现在知道光头也是有好处的,后悔也没有用,一切都晚了,黑色的生物都会被晒得直冒气。男生们将衣服掀起,而薛露园已经开始裸奔了,幸好没有女同学要不然会多尴尬呢;而刚洗头的重阳头发都竖着,像个刺猬;而韩愈的衣服都能挤出水来了,跟个漏水的水桶一样。回到教室只能听见同学们的哀嚎声和扇子声可越扇越汗珠越大,全身的水分都要蒸 发了,生汗珠越大。活无望,我不活了。(蔡张宇)

       午休时间,我趴在桌子上,辗转反侧。闭上眼睛,觉得自己仿佛在火山口边了,窗外不时吹来一阵风,在风的照拂下,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饥渴的人,在大口的喝着水。渐渐的我睡着了,醒来时桌上已满是我的汗水。(曹梓洋)

         五月才到,已是烈日炎炎。在30几度的烈日下,又要上体育课,真是太惨啦!我们班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教室,但是在体育老师的催促下把我们赶上了操场。烈日当空,花草全低下了头,树叶也晒蔫了。虽说今天只要测身高,但是躲在背阴底下还是很热。做完之后有几个不怕热的男生在操场上打篮球踢足球。全班有几个男生因为太热,把上衣全脱了。女生已全部回了教室,没有一个人在操场上。拿着自己带着电风扇在教室里呼啦呼啦的吹着,有的男生也会耐不住高温,回到教室里,只能看着女生们吹着电风扇,自己手里拿着书在那扇风。今年的五月份都这么热,那七月份怎么活呀?(冯素炎)

         体育课上,同学们都热傻了,连身高都看不清了,站在操场上,望着远处,发现这犹如一个大烧烤架,而我们就是一堆烤肉,再热一点,就可以“卖”出来了,去医院里去了,但是,有些“肉”已经将自己身上的一层皮褪掉,满身都是油,好像随时都要焦一样,这些“肉在“烧烤架”上乱跑,却发现自己身上“油”越来越多,太热了(甫张荣)

       天空中没有一点风,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知了,知了。他们也热得要命,互相说着:“秋天,怎么还不来呀,热死,知了了!我们要召开避暑大会了。”

         一只马蜂飞着飞着,忽然一个急转弯,在空中转体360度,以一个漂亮的倒栽葱掉了下来。噢,它中暑了!太阳太毒了,连一个小小的马蜂也不放过。它昏睡在地上,估计也活不成了。这只马蜂真可怜哟,一会儿,就被太阳烤得发热,它快被烤熟了。蚂蚁也,快来吧,好吃的马蜂。

       地和墙发烧了,三十九度五。太阳,求求您,发发慈悲,让它们退退烧吧。

        心爱的小狗淘淘也不再闹着出去玩了,以前它可是最爱出去玩的哟。天天有气无力地趴在阳台上的阴暗处,不住地吐着小舌头,连最爱吃的火腿肠拌饭也不要了,相反爱上了黄瓜和没有啃干净的西瓜皮。夏天,连狗都受不了了。(缪李杰)

       不知不觉夏日已悄悄来临。春天那娇嫩的树叶如今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亲嘴中午坐在教室里没有一个人说话,生怕再多一份热闹,四面的窗户都敞着尽管学生们都穿着短袖移动不动凉快一些?心静自然凉,这时候也不起作用了,豆大般的汗水,从额头上流下来,渐渐的衣服也湿透了,仿佛只要轻轻一拧就有水滴下来。再看看门前的小树叶子轻轻一捏就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好似在哭泣,一般晚上吸血鬼蚊子也从外面飞了进来时不时就会听见,蚊子在你耳边嗡嗡的叫和同学拍手的声音形成了一副完美的合作曲,每当吃完饭门口小店总是堆满了买冰淇淋的人,撕开带走,冒着冷气取出冰棒,咬上一口马上就会在你的口腔里融化透心凉就像拥有了全世界。上体育课时在太阳的脚下汗水马上就真实的头发好似刚洗过头似的, 身上的衣服好似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没有晒干的样子。(缪钰洋)

          窗外的花儿蔫了,太阳似骄阳般烘烤着大地,我的手不自觉的向头顶驶去,手顿时像烤熟了的鸡爪。我现在特别恨那又粗又长的讨人厌的马尾辫,使我的脖子后面火辣辣的热。如果现在有空调吹,有电视看,有冰淇淋吃,那该有多惬意啊!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同学,她们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是不可能的。我现在一动也不敢动了,生怕动了会更热。她们也一样,一个个也都汗流浃背,用书当扇子正在扇风,汗珠都已经从额头流向脖子,背后已湿透了。(许明灿)

          “热死啦。”只见一个大汉满头大汗的手中拿着一个简易风扇,不断的扇着,嘴中又不停地叫着。一会儿,他掀了掀衣服叫到。真的好热啊,我好想脱衣服。嘴上说着,手上便行动起来了,很快衣服就从他身上跑到手上来了。在毒辣的太阳下,只见它上升赤条条的站在阳光下!这环境就像一个烧烤摊儿,而他就像烧烤摊上的食物。就差佐料了,不然就可以吃了!(王韩愈)

           早上的太阳从东方冉冉地升了起来。知了在树上“知了知了”地叫,好像在说:“热死我了!热死我了!”河里的水早上还是冰凉的,可是一到了中午,河水就开始冒热气了。小男孩热得受不了了,吵着闹着要剪头发。他剪了一个光头后还是嚷着:“太热了,太热了,买冰棒,买西瓜。”小男孩一只手拿着一根冰棒,另一只手抓着一片西瓜,津津有味地吃着。突然,冰棒溶了掉到了地上,小男孩生气地叫:“再买一根,再买一根。”大人听了,很不耐烦地说:“你要吃,老天爷也要吃,我哪来这么多钱买,你如果要怪,就怪老天爷去。”远处有卖西瓜的,商人坐在椅子上,屁股还没有挨着椅子,就已经感到椅子有些发烫了,商人只好站着,一边叫喊,一边摇着手中的芭蕉扇。有人走过来,一摸西瓜,“唉呀,”突然叫了起来:“这是西瓜还是烫瓜啊?”体育课上,我们的体委老王早就赤裸着上身,就像那个小男孩手中的冰淇淋似的,都快被晒得融化了,他在操场上奔驰,想要和风融为一体,今年的夏天已经在这欢乐的时光里签到啦!(吴琪)

           体育课又来了,但早已不是那个翘首以盼的体育课了。现在正值五月底,烈日当空,在这烈日下,一出门就汗流浃背,这样的天气还要老师还让上课外体育?我想大家应该和我有一样的想法。果不其然,一上课大家就开始抱怨,随着运动量的增加,抱怨声一阵比一阵高。我也感觉热得像呆在一个蒸笼里,真想把衣服脱了。锻炼的间隙,我想坐在地上休息一下。我屁股刚接触地面,我就像触电一样的挑起来,惨叫道:”烫死了,烫死了……”.大家见状哄笑起来。过了一会,终于有人顶不住了,是小精灵王朝愈,他满脸通红,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滑落。他一边嚷嚷着热,一边旁若无人的把上衣脱了下来。看着他脱下衣服后心旷神怡的样子,于是男生们都纷纷模仿起来,害的一旁的女生纷纷侧目,又羡慕不已。我于是也脱下了外套,微风拂过,一种沁入骨髓的舒坦。看来,锻炼过后,这种享受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这时我又感觉我喜欢的体育课又回来了。(李远泽)

        烈日当空,蝉儿趴在枝头无力地鸣唱着,教室外没有一丝风。“快点走,去上体育课!”体育委员一个人站在门口,朝我们喊着。“了,上课还早着呢。天这么热,现在去操场岂不是要热死了啊。”班里有人喊道。同桌一边扇着风,一边说道:“我现在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那恐怖的办公室,那里面的温度爽啊。”体育委员看了看手表倚在墙上。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同学们这才一个个起身,拖着沉重的步伐往操场走去,体育委员先带我们做了准备活动,老师还没出现,一个个都烦躁起来,吴小胖同学的背全湿了,头上湿淋淋的,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刚洗完头呢,就连平常很淑女的人也因为没带纸巾,直接用手擦拭脸上的汗。“这天气,我看打个蛋在地上一会也就变成煎蛋了吧。”体育委员开玩笑的说。全班笑了起来。老师终于出现了,跟我们说了任务后自己就径直去了阴凉处。“幸好只是测身高和肺活量啊。”我心中暗暗窃喜。早早测完,拉着同伴回教室,“西瓜,大西瓜!”同伴叫道。“哪儿呢哪儿呢?”我急忙问。顺着同伴指着的地方望去,原来是顾老师和陈老师每人领了一个大西瓜,在回办公室呢。“走吧走吧,回教室吧,西瓜可望不可即,等操场上的那些男生回来,我们可是连水都没得喝了。”同伴笑而不语,只有豆大的汗珠不住地往地上滴。(徐慧敏)

            一进入操场就感到天上挂着个大火球,在大火球的灼烧下,我感到自己好似要烤熟了,皮肤非常的烫,这不由得让我想到韩国烤肉的美味,我都快成为它们当中的一员,我蹲下身来,刚一碰到地,这感觉就好像如果放入一个鸡蛋就可以直接烤熟,直接烙一个鸡蛋饼都不为过,既省材又省道具,这感觉又好似在沙漠中一样,所有的参照物在高温下都耷拉下它们的脑袋,好似一个个头顶上都冒的缕缕白烟一副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我同它们一样的生无可恋,此时我好想吃一个冰激凌啊,但是我做不到啊,真的好热啊,热得我想静静,我已有七分熟了。(徐淑慧)

          夏至未至,老天就已经把酷热的威力施展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橡胶跑道烧焦的味道,大气似乎都要被扭曲。刚从炼狱般的体育课中解放的我们忍着皮肤似被灼烧的痛苦,有气无力的回到教室。有的人拿出自己的水瓶,“咕咚咕咚”一饮而尽;有的人摸出神器——电风扇,开到最大档,享受着阵阵凉风;还有的既无水瓶又无风扇,只得拿起手中的本子,可怜地扇起少许微风。我们班的“四大天王”之一的吴彦康摇摇摆摆的回到座位,屁股刚沾上椅子,便像树獭般毫无知觉地趴在桌面上。兴许是口渴了,吴彦康又“嚯”地站起,抄起水杯,冲向饮水机前拥挤的人群,妄图以体型加冲击力挤开他们,可“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任凭吴彦康如何使出洪荒之力,也丝毫未能挤开一道缝。垂头丧气的他抹了抹头上“泛滥成灾”的汗水,又做回了树獭——趴在桌子上,不时发出苍白无力的哀叹声。(徐友秦)

         下课后,同学们趴在桌子上,像被热蔫了的小草,无精打采的,教室里一片宁静,只听见用本子扇风和大口喝水的声音,平常课间都会有男生的打闹声,女生的交谈声,一片喧闹,都是用手比划着,看来是真的热的受不了了,再看看同桌,豆大的汗珠从头上留下,汗水浸湿了头发,因为相信“心静自然凉”的我也耐不住这炎热,很快一桶水就三下五除二干掉了,大家连声叫苦,异口同声说道:“这么热的天,真是要命的节奏。”说罢,扇得更猛了,却没有一个人去搬水,况且现在这么热,不是没事找事儿吗?突然,我感觉到屁股底下湿湿的,急忙站起来,原来是出的汗,凳子都是热的,这热的程度真让人受不了啊。恨不得一屁股坐地下。(徐周璐)

            外面骄阳似火,蝉儿在枝头无精打采的惨叫,树木像打了败仗的士兵,一个个低垂着脑袋,毫无生机可言,这使我烦躁的心情更加急躁,看着桌上的一堆作业,仿佛它们也在感慨今天天气真热!无力地拿着笔,看着数学题目毫无思绪,期盼着下课,再看看周围,同学们都拿着本子扇风,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落,内心不禁想道:如果能去青藏高原就好了。漫长的等待,度秒如年,时间你过得好慢,等待的滋味真苦。“叮叮”久违的下课铃声终于打响,同学们蜂拥着出了教室,“外面好凉快”无一同学不感叹道,“真是天壤之别”再冲去水龙头边一看,好多人在等水洗,都说柔情似水,可这是在我看来,水也太小了,应该再猛一些!站着外面,仰望天空,思绪不禁飘向远方——小时候,在家院里纳凉,同外婆坐在竹椅上,也是这样仰面,对着天空,可那时心情与这时差远了,那时手执一把外婆递来的蒲扇,慢慢摇,虫鸣在四周此起彼伏地响起,南瓜花在夜里静静开放。月亮升起来,盈盈如水,恍惚间,月下的小女孩,手执蒲扇,追着扑流萤。小时候,也是热,可与现在的热给我们的感受,一点也不同,好怀念童年,无悠无虑,不像现在负担沉重。。。。。。想着想着,上课铃又响了,大家都迈着沉重的步伐进了闷热的教室。(许雨晴)

         太阳公公今天似乎有大喜事,在春天就换上了火红色的短袖,你瞧,正在我们头顶上方炫耀着呢。我正坐在教室里埋头苦干,“刷刷刷”,终于订正完了,我拿着这张试卷向办公室走去,虽然从教室去往办公室只有几步之遥,但今天却显得格外漫长,就像有两条沉重的大铁链锁住了我的脚似的,我在这个火炉里龟速前行……终于到了,我无力地伸出双手,使出洪荒之力,打开门一股凉意袭来,哇,好爽啊!我仿佛走进了一个冰屋里面,有许多冰淇淋朝我笑着,我往前走,前方还有一个巨大的“冰淇凌”,待遇可真不错,坐在空调房里还有风扇吹,我真想跑过去,抱着就啃一口。我正幻想着,“试卷拿来。”曹老师说话了,我这才发现这不是冰屋,而是一间有空调的办公室,这也不是一个巨大的冰淇淋,而是曹老师。我把试卷递给了曹老师,心想:“空调我卸不了,风扇我总拿的走吧。”老师检查完了,见我不走,便问:“还有事吗?”我欲言又止,摇了摇头,悻悻走开。出了门,我好像掉进了火坑里,寸步难移,一步一步的走回教室。我趴在课桌上,想到下一节课是体育,内心就无处澎湃,一脸的生无可恋,突然一个靠窗的同学喊到:“西瓜有西瓜。”我立马直起身来,回头一看,原来是陈老师和顾老师,两个人笑容满面的拎着大西瓜走向办公室,直到听到那清脆的关门声,我才又爬到了桌子上。(薛陆澜)

         “要上体育课,天!”教室里哀嚎不断。向窗外望去,骄阳似火,将人的轮廓都晒模糊了。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一丝风都没有,就算有,也只是令人口干舌燥的阵阵热风了。实在是不想去。可体育老师的命令在此,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操场上的塑胶仿佛已被烤焦,散发出一种怪怪的味,踩在上面脚也发觉很烫。体育课中途,我们早已耐不住这高温,都开始歇息起来。这天,连蝉都懒得叫。我们好似刚从澡堂子里出来身上脸上全是水,还散发出热气。同学时不时看看表,只盼望着赶快下课。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这烈日下,时间显得格外漫长,仿佛每秒之间都隔着永恒。期盼已久的铃声终于响了,同学们便都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向教室奔去。(薛陆研)

         今天星期二,天气很炎热,同学们,热的快不行了。有的面红耳赤,有的汗流浃背,有的喃喃细语,一直说的不行。想到今天下午还有体育课要跑800米,觉得更加炎热了,更加要命了。走进操场,跑完一圈后做好热身准备,跑800米了,但同学们都一一不想跑。有的说"今天算了还是后天跑吧,实在太热了"也有的同学说"早点跑完早点好,如果再往后拖说不定天气会更热不想跑了。"有的同学脱下衣服准备跑步,我当时心想,应该还有别人不跑,不如一起做个伴儿,可是大家原本不想跑的心态却变为一个一个都去跑了看见他们都去了自己却不去才觉得。很尴尬,很无奈,心想,没关系。大不了拼一把吧!跑完之后,虽然没有通过。测试,但自己却很轻松。(张爱萍)

          烈日升空,没有了昔日的温暖,却似有熊熊烈火燃烧,炙烤着大地,仿佛有一股焦味在鼻间缭绕,汗水早已浸湿了衣衫,也早已充斥全身。操场上也已是汗水连绵,空气中夹杂着一丝汗臭与脚臭,令人不惊捏紧鼻孔,屏住呼吸。体育委员王韩愈头上已是热汗淋漓,但丝毫掩饰不了他对足球的热爱,赤裸着身子在球场上犹如猛虎下山,速度惊人,令得旁人不惊啧啧赞叹,敬意之情油然而生。(张梁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散会后, 就急匆匆的往家赶。 在学校一天,虽然办公室有空调,教室有七十五个“小火炉”,但是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根本...
    云淡风轻ghx阅读 289评论 8 16
  • 昨天第十七章发的时间比较晚,如果大家还没看第十七章可以先去看第十七章后再回来看这一章哦~ 第十七章链接:https...
    Minecraft小白_阅读 621评论 10 29
  • 看!那一面面迎风飘舞的彩旗,是一朵朵盛开的鲜花;听!那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欢呼,是回响在耳边胜利的风声。运动场上的我们...
  • 学校的云总是千奇百怪,在外面却又看不到这样的风景。 星期四的体育课,我和袁誉甄结伴走在操场上,抬头看向天空,阳光明...
    李妍_LY阅读 28评论 0 1
  • 时光飞转,那个夏天也成了回忆。――题记 夏天有夏天特有的味道,可能是喜欢那“清分风半夜鸣蝉”,亦或是“映日...
    放飞梦想_a415阅读 43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