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诞生之三十三:叛徒、州长与立克次体

讲到美国独立,一般通说是约克镇围城战结束了独立战争。不过事实没有说起来的那么简单,因为约克镇围城战之后两年,才签订了《巴黎和约》,战争才真正结束。

而约克镇围城战也不是那么顺理成章,好像是「历史的必然」,它很可能不会发生,是一连串的历史事件造成的条件聚集,风云际会下才发生的一件特殊事件。

而当时殖民地人民没料到战争会打这么久,士气越来越低落,役期到了的士兵都回家务农不愿再战,城市人则觉得打仗不关自己的事,连大陆议会也因纸币贬值到一文不值而实质上破产,华盛顿连派个信差的钱都付不出来,若非约克镇围城战适时发生,大陆军不用多久就会自动瓦解。

这场扭转战局,创造历史的战役是怎么发生的?这要一位本来是萨拉托加的英雄,后来却成为叛徒代名词的矛盾人物说起,他就是本笃·阿诺。

本笃·阿诺。
本笃·阿诺。

复习一下,本笃·阿诺本来是盖兹将军的好友,在萨拉托加会战中,盖兹请他来取代他看不顺眼的舒勒将军,没想到阿诺一来就重用舒勒的旧部,导致好友反目,阿诺跟盖兹当面翻桌,最后还不听命令擅自冲锋英军,把英军冲溃而获得胜利,但他也因为座骑中弹,落马时摔断了左腿。

也就是说,「萨拉托加的英雄」本来应该是阿诺,但奸巧的盖兹却夺去了所有的光彩,阿诺打着夹板在病床上养病了好几个月,事后伤腿短了2公分成了个微跛,他在病床上越想越阴郁,人也变得愤世嫉俗,大陆议会让他官复原职,他只觉得那是同情他断腿,不是同意萨拉托加的功劳其实是他的。

就在这种情绪下,阿诺萌生的叛国的想法,他和柯林顿将军的间谍头子接上线,打算把哈德逊河上的西点要塞出卖给英军,不过计画到一半,间谍头子约翰·安得烈(John André)意外被捕,他的计画也就泄露了,阿诺只好连夜投奔英军阵营。

柯林顿的间谍头子约翰·安得烈。
柯林顿的间谍头子约翰·安得烈。
西点要塞地图。
西点要塞地图。

柯林顿倒是信守诚诺,尽管西点计画失败,他还是给了阿诺准将的职位,1780年12月,柯林顿将军派阿诺率领1500人,到维吉尼亚州进行骚扰作战。

说起来1500人实在不多,当南方战场的康华利斯在吉佛法院之战后兵力耗损到剩下1500人时,他只能灰溜溜的逃往海岸,根本无法发挥任何作用,但是却有一位最激进、最爱国的革命派高级知识份子领袖,成就了阿诺的功绩。

那个人正是日后美国第三任总统,同时也是《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者,美国开国元勋中地位崇高的汤玛斯·杰佛逊。

汤玛斯·杰佛逊。
汤玛斯·杰佛逊。

杰佛逊怎么会「帮助」叛徒阿诺?

原来当时杰佛逊是维吉尼亚州州长……。如果说纽约是殖民地中的「天龙国」,维吉尼亚州可说是「天府国」,这个州有大量的大地主,蓄奴种植菸叶出口,他们过着富裕的生活,强调自治的传统,但在文化上却最讲究英国的根源,如华盛顿就是什么都要买英国货。

战争进行了数年,南方北方都打遍了,偏偏就是在维吉尼亚只发生一些小事件,维吉尼亚人歌舞升平,大有战争不关己事的想法,出身维吉尼亚的华盛顿对此感到很着急,他觉得家乡父老们简直是「隔江犹唱后庭花」,迟早会倒大楣,他不断敦促杰佛逊一定要尽早建立民防系统。

不料杰佛逊虽然是天下第一的法律人,其笔如刀,但是说起独立战争的实务,他只会「嘴炮」,对打仗根本一窍不通,兼且杰佛逊老是以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级知识份子自居,瞧不起像华盛顿这种未受正规教育,只靠自学起家的人,虽然华盛顿家中藏书汗牛充栋,华盛顿的智慧也显示出他饱读群书的效果,但是杰佛逊甚至到美国独立之后都还恣意批评华盛顿没知识,这也影响许多后世对华盛顿的评价,以为他真的没知识。

杰佛逊这么瞧不起华盛顿,自然也把他的警告当耳边风,于是当阿诺来到维吉尼亚,整个州完全处于无防备状态,任阿诺随意烧杀掳掠,连首府里奇蒙都沦陷,遭大肆破坏,损失惨重。

就在叛徒与州长的「合作」下,英军在维吉尼亚战场成果丰硕,柯林顿见好「加码」,又派了威廉·菲利普(William Phillips)将军带更多兵力来到维吉尼亚。当华盛顿派拉法叶前来对付阿诺时,阿诺加上菲利普的兵力远胜过拉法叶,于是拉法叶只能被追着跑。

这个菲利普与杰佛逊是旧识,他在萨拉托加与伯哥因一起投降,被俘虏以后,与其他高阶将领一起住在杰佛逊家中接受招待,直到大陆军的班杰明·林肯在查尔斯镇投降,双方换俘,以林肯交换菲利普。他回到英军阵营后,第一个任务就是攻打杰佛逊的州。

伯哥因的旧部下威廉·菲利普。
伯哥因的旧部下威廉·菲利普。

正因为维吉尼亚战场看起来很有搞头,在南方战场被困在海岸据点的康华利斯,产生了侥幸的想法,他违反柯林顿的命令──柯林顿并未允许他放弃南方战场──私自抛下南北卡,直接北上到维吉尼亚,想在维吉尼亚开辟新的战场。

好巧不巧,菲利普将军此时染上斑疹伤寒,因而病故,于是灰溜溜带着1500人来会合的康华利斯,因为官阶最高,竟然成为维吉尼亚英军的统帅了。

斑疹伤寒,由虱、蚤叮咬传播立克次体而感染。
斑疹伤寒,由虱、蚤叮咬传播立克次体而感染。

如果是由老成持重的菲利普将军,而非野心勃勃,能干但自负的康华利斯领军,或许后续发展会有所不同,不过,「历史没有如果」,就在叛徒、州长和立克次体的安排下,康华利斯走上了最后毁灭的舞台。

(待续)

原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