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蝶S——CHAPTER31:势不可挡

        房内的打斗仍在继续,却更像是一场练习战,一方疾风暴雨式的不断猛攻,却只是最简单的拳脚招式,没有一丝气的渗入,另一方一味的防守,毫无反击欲望,

        “几年不见,你已经自大到以为光凭几个风阵就可以挡住我了么?”菖蒲横眉一挑,开始加重手上的动作,艾丽卡的护体风阵瞬间分崩离析了起来,“我又怎么会小看你,从我们的第一次交手时我就明白这点!”艾丽卡苦笑,不再借助风阵防守,以灵活的步伐闪避菖蒲的攻势,“我看你并不明白!”菖蒲突然一拳轰出,爆裂的气劲透过拳风直袭艾丽卡,后者避无可避双手一格却是直接被击飞,连带着餐桌上零散的茶具一同狠狠的砸在墙壁上,“嘣!哗啦哗啦!”龟裂的墙壁剥离出细碎的墙灰,可菖蒲却并未就此停手,一个健步跟了过去,“住手!”我试图拦住菖蒲,哪怕是几秒钟也好,“让开!”高速前进的菖蒲飞起一脚,我直接飞向了另一侧的墙壁上,艾丽卡倒是一点不慌,优雅的昂起骄傲的头颅,仿佛迎面而来的不是菖蒲的拳头,而是仪式的授勋……

        “咚!”菖蒲的直拳轰碎了墙壁,好在隔壁的客房尚无人入住,“啪!”反手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扇在了艾丽卡漂亮的脸蛋上,“该死!你这个狐狸精,知道么,这些年我每当梦到过去,看到你这该死的表情都让我发狂!我最好不要多说一个字,我怕我会克制不住掐死你的念头!”菖蒲似乎仍未解气,一个腿鞭劈裂了木桌,“还有你,星辰你这个混蛋!你又知道些什么,就无脑袒护这个女人!来圣耀没两天倒是融入的挺快啊!”

        “艾丽卡是线索提供人,如果你想钓到大鱼的话,把她伤着了对你没好处!”我安抚着像被激怒的小猫一样的亚妮,冷静的分析着局势,

        “夏伶!”艾丽卡拭去嘴角的血渍,“你也给我听着,不是我艾丽卡怕你,是!我是对你们兄妹俩有所亏欠,但是贪图你们家心法残页的不是我,而是老斯贝茨,那个我名义上的父亲,他是他,我是我,况且夏家那场大火以后,老斯贝茨已经被送上了军事法庭做了艾德里安家的替死鬼,你要追债的话,去找艾德里安,去找洛风·埃里克,去找魂组的人啊!你在这里趁什么威风!你以为这些年寝食难安的就只有你一个么,我是连做梦都想找到带走夏天的那伙人啊!”

        “你倒是有脸说!要不是你这个女人,我那个白痴哥哥会去招惹布兰特那个杂碎么?不是你这个女人,夏天会去沃斯菲塔么?不是你他会卷入圣光和逆十字星的争斗中么?”

        “我到现在才知道那伙人的组织叫逆十字星,当初的事,你以为是我愿意看到的么,现在我会出现在砂音镇,来调查苍月之塔,不也是想弥补我当初犯下的错么,我不会躲也不会逃,如果你还觉得不解气的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我艾丽卡只有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会去把夏天找回来!”

        “混账!你这女人就是嘴巴厉害!老娘说不过你!等我找到了夏天这个蠢蛋,再来收拾你!”菖蒲愤怒的破门而出,看着一屋子的狼藉,我在亚妮的搀扶下拉起了艾丽卡,“菖蒲这些年,但凡听到逆十字星的消息,就会义无反顾的去调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相信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我扶你回去养伤吧,明天还要去调查苍月之塔!”,“我又何尝不是,算了不说了,见到夏天一切就明晰了。”艾丽卡失魂落魄的走出房门,我知道,她受到的打击更多是精神层面的……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我和艾丽卡来到了苍月之塔外围,亚妮不情不愿的被我支开了,我交给了她一个重要的任务,当然,可能的话我希望是用不到这个准备的,

        “再往前就是雾障区了,你有护体能力么?”艾丽卡平淡的问道,显然,昨天的事对她的影响还未消退,“自保没问题,但是如果在雾障区域遇到战斗,还是要仰仗风灵大人了。”我握紧手中幽蓝色的珠子,这是出发前花高价从王老五那里买的,以我现在6阶历练期的水平,需要全力驱动才能免除雾障影响,“嗯!”艾丽卡也不多言,流转的疾风破开前行的道路,我紧随其后,极力驱动着珠子同时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频率,尽管如此,那黄绿色的雾障让我看着还是头皮发麻,看来我和艾丽卡选择不吃早饭是明智的。

        很快我们来到了苍月之塔的塔底,这里的雾障明显没有外围那么浓烈,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这期间我们竟然一场遭遇战都没有遇着,“看来夏伶的动作很快啊!”艾丽卡和我的目光却是不约而同的集中在塔前开阔处的巨大机器上,圆滚滚的机器如果仅从侧面看就想一个巨大的圆球,上面插满了管子,直接地底,周遭的地表泛起污浊的灰色死气,一黄一绿两道魔法禁制刻在圆球的两侧,

        “绿色的是聚灵阵,加速吸取着周围的自然精气反补给储存器,再由控制中枢引导着蚀腐阵,就是黄色的法阵,制造瘴气!不过从周围的黄凝石碎片来看,定期应该有人过来补充能量,真是烧钱啊!”我感慨道,不通法阵的艾丽卡倒是对我刮目相看,“那么,要把它破坏掉么?”,“不用,现在的机器供能不足,应该是菖蒲的关系逆十字星已经无暇顾及它了,我们也省点力气,而且,外来势力太多局面也就越乱,塔里应该不会受瘴气影响,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我感觉菖蒲会有危险!”,“嗯,走!”

        蝶幻大陆这样的古塔一共有四座,分别是贝伦砂音镇的苍月之塔,柏斯圣希顿的绯月之塔,北陆的紫月之塔,冰雪女神领的翠月之塔,据说是在大陆诞生之初就已经存在的古老遗迹,不过从未听说有探险者在这里发掘过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次这么多势力同时聚集在苍月之塔,怕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比如古代遗物要出土了吧,我这般思索着的同时,和艾丽卡已经闯入苍月之塔的最下层,苍塔一共四层,当我们进入一层时,这里已经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武者,从他们的装束来看,这里面有外来的冒险者,也有逆十字星的外围成员,他们的臂膀上都有一个同样图样的肩章,那是由细碎星辰组成的十字架图案,颇为圣洁的银饰却被一个地下邪教作为组织图章,实在是有些嘲讽,

        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脚下的青石板上多长有青苔,如果是潮湿的天气肯定容易打滑,二层依旧是一水倒地的男人,不过已经没有冒险者的踪迹了,从肩章的标识来看,倒是有几个小队长级别的人物,菖蒲并没有下杀手,他们无一例外只是遭到猛击晕厥了过去,“他们刚被击倒不久,菖蒲应该在三楼!”艾丽卡断言,似乎是回应艾丽卡的推断,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从楼上传来,我们赶忙来到了三楼,

        当我们赶到三楼时,菖蒲正和一个浑身包裹着土黄色气劲的中年男人激烈的交战着,“小丫头,你很厉害,我承认我打不过你,不过很遗憾,我是“厚土流”纯防御向的武者,你也拿不下我,我已经向组织发布了求援信号,只要拖住你几分钟就好了!”中年男人试图扰乱菖蒲的注意力,当看到我和艾丽卡时确是吓了一跳,“竟然还有同伙!”中年男人眉头一皱,一个凶猛的横扫逼退了菖蒲,果断服下一粒红色的药丸,“哈哈!那么一起上吧!让瑟内斯大爷陪你们几个小家伙玩玩!”自称瑟内斯的中年男人身体猛然大了一圈,我大致推测出那颗红色药丸的作用多半是透支体力短时间提升战力的作用,

        “一起上!”艾丽卡娇喝一声,得到的却是菖蒲的冷漠,“用不着!你们看着就好!”,说罢菖蒲解下绑在双手和双腿上的绷带,“是禁封绷带!”这是紫苑的发明,做过紫苑助手的我一看便知,这绷带的作用是强行压制修为,封印武技威力,看来菖蒲一直在隐藏实力,

        解开绷带的菖蒲气场暴涨一节,双拳不断击打在内瑟斯的身体上,拳拳到肉的击打声响让人听着就一阵肉疼,“没用的!”瑟内斯狂笑道,果不其然,菖蒲的拳头虽然每次都能给瑟内斯造成巨大伤害,轻则断骨重则爆碎,但之前还血流不止的瑟内斯,下一刻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起来,简直是不死之身,这让我不禁想到了下雨天打不死的雨魂,“他不可能一直是不死的,肯定有破绽!”我大叫着想提醒菖蒲,“是药物的外力作用,这个瑟内斯现在受的伤越重,药效过了以后他承受的反噬就越大,他这是拿生命在换时间!”艾丽卡看穿了瑟内斯的意图,有些急切,又有些期待的望向菖蒲,后者却再一次拒绝了艾丽卡的好意,“弱者就是弱者,就算假借外物又如何!”,菖蒲收手,深吸一口气,下一刻她瞬间出现在瑟内斯身后,“八极·荒!”菖蒲低喝着左肩猛然发力撞在瑟内斯后背,同时右拳重重的击打在瑟内斯的脊椎上,后者惨叫的飞了出去,跌落在通往塔顶的台阶上,眼见是瘫痪了,而就在此时,下楼的声音从盘旋的台阶上方传来,“老师,抱歉,我来晚了!”,

        “夏天!”、“笨蛋!”,菖蒲和艾丽卡见到下楼的男人,同时喊道,

        “我是风狼,至于夏天,他已经死了!”眼前这个挺拔修长的男人平淡的说着,就像在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白痴,一来就耍帅!”行动派的菖蒲见势就打,却被迎面而来切割声逼退,“高频十字切割,你还敢说你不是夏天?”菖蒲叱问,同时压抑了好长时间的艾丽卡也坐不住了,“找打!”艾丽卡显然对夏天的态度也很不满,与菖蒲一左一右夹击夏天,夏天却丝毫没有纠缠的意思,抱起瘫痪的瑟内斯,疾步从窗台跳了出去,“在塔顶!”菖蒲听声辨位,我们迅速往塔顶追去,艾丽卡动作稍慢,反复呢喃着“为什么他不肯见我?”,“费什么话,他就是皮痒,揍一顿就老实了!”,

        当我们赶到塔顶的时候,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瑟内斯艰难的叫喊着让夏天快走,夏天却是停下了脚步,从瑟内斯身上搜出一个银色的空间戒指,“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瑟内斯显然被菖蒲的战力吓得不轻,“要劳烦老师先走一步了!”夏天附耳对瑟内斯说道,一把冰冷的匕首悄然刺穿了瑟内斯的左胸,“你!你竟然……”瑟内斯惊诧的咽了气,

        “夏天,为什么!?”艾丽卡有些痴了,呆呆的看着一脸冷漠的夏天,这一刻,她感觉或许夏天没有骗她,那个喜欢碎碎念,被怼后总是一脸委屈的大男孩;那个总喜欢喊她女神,承诺会永远陪着她的小情种;那个简单干净,如太阳般耀眼的夏天可能真的死了。

        “你该出来了!”夏天对着一侧空气喊道,

        “几只小老鼠你也对付不了?”空间猛然晃动了两下,一个带着面罩的青衣男子持剑而立,

        “东西丢了,你我可承担不起。”夏天依旧没有丝毫情感变化,严谨冷漠的像一台机器,

        “哼!”青衣男人这才将目光转向我们,

        “你们说够了么!”菖蒲突然暴怒,“我没说话你们还真当我不存在了是吧,夏天这个混蛋也就算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看我!”说时迟那时快,呼啸的气劲撕碎了青衣男的面罩,

        “你是!轩痕!!!”第一眼看到青衣男的时候我已经有种眼熟的感觉,面罩被撕碎那刹,我猛然回想起来,他不就是当初在柏斯的天铭城郊外,那个城主败家子的护卫轩痕么,他竟然来贝伦了,还成了逆十字星的高级干部,

        “我跟你不熟,也没空叙旧!”被撕碎面罩的轩痕很不爽,一个拔刀斩朝菖蒲袭去,他的剑更快了,我甚至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菖蒲动作却是更快,已经和轩痕贴身缠斗起来,轩痕不爽,菖蒲火气更大,几个回合下来,轩痕竟然有些不敌,

        “有些小看你了!”轩痕拔剑,犀利的目光锁定在菖蒲身上,一道匹链般的剑气朝菖蒲打去,伴随着劈里啪啦的火花声,菖蒲以力破巧,一砸地板,顿时尘土飞扬,剑气被淹没在菖蒲的气劲之中反向包围轩痕,“收!”轩痕怒叱,所有的气劲全部被收入刀鞘内,“乱剑闪!”十数道水桶般粗细的剑气破光而出……

        “剑气已经凝聚成这般大小了,这个轩痕怕是八阶了,刚刚摸到八阶边缘的夏伶有麻烦了。”艾丽卡面带忧色,却不敢触碰夏伶的逆鳞,这个时候上去帮手夏伶非但不会感激反而会激化两人关系。菖蒲如艾丽卡说言,遇到了不小的麻烦,雷电气息的剑气让她无处可藏,近身肉搏面对轩痕锋利的剑刃又处处受制,拼身法两人也是旗鼓相当,

        “夏天你这个胆小鬼!”被压制的菖蒲仍不忘埋汰一旁看戏的夏天几句,“你那么喜欢看戏就给老娘看清楚了,这就是你当初念念不忘的夏家锻体之法!”呼啸的狂风瞬间包裹住菖蒲,形成一道巨大的龙卷,而菖蒲,就身处风眼的位置,口中不断默念着什么,轩痕几度尝试破开这风,却是无功而返,“给我开!”随着一声暴喝,菖蒲整个人似乎变得愈发轻盈灵巧起来,仔细看的话,菖蒲的身上充斥着细小的风芒,下一瞬,菖蒲动了,“咚!”只一拳,便将轩痕击飞老远,轩痕也不甘示弱,爆发出强大的气场后,两人又分分合合缠斗在一起,这一回,占上风的是菖蒲,似乎面子上有些罩不住,轩痕一个纵跃跳到塔顶的一个小高台上,“唔唔……啊!!”,一个黑色的蝴蝶印记在轩痕的额头一闪而逝,伴随着痛苦的撕嚎,青色的外衣被狂暴的气劲撕的粉碎,痛苦的表情,恐怖的气劲,扭曲的空间,这一幕落在艾丽卡眼中如噩梦一般,“和布兰特那时一样……”艾丽卡喃喃道,

        “你以为就你会变身?”菖蒲不服输道,口气却有些沉重,“区区血逆者,在原血者的面前还没有你嚣张的份!”一只血红色的蝴蝶猛然出现在菖蒲的眉心,两股磅礴恐怖的气息直冲天宇,随着气息的不断释放,黑雾和红云笼罩着苍月塔顶,战斗一触即发,

        “打扰两位决斗的雅兴真是抱歉,不过,可以稍微推迟一下吗,我们要开始工作了哦!”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出……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022评论 1 296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531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811评论 0 21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662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341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49评论 1 169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48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23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64评论 6 22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75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46评论 2 21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54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4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92评论 2 21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64评论 3 20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18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329评论 2 22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47评论 2 2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P!是你吗!”我朝声音源头喊道, “可能的话,真不希望在这种场合见面呢,C君!”,塔顶的一侧,突...
    考拉凶猛阅读 350评论 0 0
  • 风澜行省,坐落于贝伦西北角的临海行省,是人族用来平衡兽族,联络精灵族的重要领土,北临北海,西近天风海域,东...
    考拉凶猛阅读 295评论 0 0
  • 夏末,在五台山的深山中,有一片少有人踏入的森林。林中的树木遮天蔽日,原本原本炙热的阳关都被树叶挡住,异常的凉爽。林...
    冰月光辉阅读 6,620评论 0 11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到了大学后 尤为更甚 有人想避开一切 做个无事的安逸之人 有人却想揽住一切 拼命往上冲着冒泡...
    举鼎的老牛阅读 221评论 3 1
  • 很多悲伤 满溢出天空 下了一场雨 我撑着伞 不舍得 沾湿你的头发
    喝咖啡的鲸鱼阅读 215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