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短篇小说专题精选》第14期(2017年3月上)

[本期编辑] 流沙宗主(短篇小说副主编)

欢迎阅读!

短篇小说专题欢迎各位。

一.主编的话

嗨,好久不见!

最近常有人问:为什么写作?为什么坚持?

我想,写作于我,是喜欢,不是坚持。

我是双鱼座,脑洞有些大,我常幻想自己去过的地方,走过的路,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故事。

而每当我把这些故事都用文字表现出来时,我就特别开心,那种开心,就像妈妈看着自己的孩子诞生一样。

这就是我开始写作的原因,始于喜欢,忠于喜欢。

这个社会,有时会让人变得浮躁,接蹱而至的就是对自我的怀疑:为什么我这么努力了,还没有获得成功?

我想,写作是一个漫长而又孤独的过程,既然选择了它,就应该事先感知到它不能立马卓有成效,更不应该让一些外在因素变成你写作的负担。

你走上了写作,就像在大地上种下了一颗种子,不经历风雨的洗涤、时间的长流,种子怎么会长成参天大树?

所以啊,你一定要努力,但千万别着急。

好了,就说这么多,接下来,重点来了,重点来了,重点来了!说三遍!

截止2017年3月15日短篇小说专题关注量是76万多!这是简书一个庞大的队伍,我们撑起来了!相信不久的将来,短篇小说专题也马上迎来80万的关注量,我们拭目以待。

对啦,还有我们的江湖令。这也是2017年专题又一大活动,面向专题内76万多读者作者,发布新一年的江湖令(飞花令)!继奇思妙想和连载专题分别推出作业制和小说接龙以后,短篇小说正式加入全民写作训练大联盟,每周更新不同题材,享受文字碰撞出的全民写作盛宴,全年有效。

飞花令(每周更新)

往期月刊回顾:

简书-短篇小说月刊004

短篇小说播客:

咱们专题自己的有声读物!

简书短篇小说(第二十五期)

简书短篇小说(第二十四期)

短篇小说第三期征文获奖名单:

短篇小说第三期征文获奖名单

以下短篇小说专题第14期精选,本期依然精选10篇文章和大家分享。

正文部分,灰框里面为文章节选。点击蓝色文章标题即可进入文章页面查看全文。

本期文章共10篇,每篇入选文章都将会获得打赏,请作者注意查收!

二、正文

(一)药引 字数 6814

作者:羽衣烟霞

锁上厨房门,林梅做贼似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拧开燃气灶,蓝色的火苗舔舐着锅底。温吞吞的水热了起来,待到滚开时,林梅先下了几片生姜,接着,把之前掖着藏着的两块鲜红的肉扔进锅里。很快,鲜红带着血丝的肉块在开水的烹煮下变成毫无生气的灰白。林梅握着汤匙,小心翼翼的把滚水中的血沫撇出来倒掉,直到最后锅中只剩清汤,才放心的关了火。

稍一犹豫,刀刃已在焯过半熟的肉上游走起来,不多会儿,滚圆的一块肉已变成一堆肉末。火上架炖盅,肉末下锅,党参黄芪入水,一小时后出锅,浇上早准备好的鸡汤,端进卧室。

儿媳妇任冉正拍着小孙子入睡,小家伙才三天大,一双小眼睛虽未完全睁开,但小眼珠滴溜溜的模样可爱极了。一看见孙子,林梅心中的阴霾去了一半,连操劳而至的腰酸背痛也好了许多。

(二)山海经|何以为报,以喜以爱 字数 8540

作者:小渺

战败的消息不断地从烽火中传回宫里,天尚且未亮,却能见到远方的一片通红,煞了天地。

洛邑城里早没了曾经的繁华,百姓面对慢慢逼近的秦朝大军,纷纷拖家带口地逃离,悲痛又无奈地喃喃一句:“唉,大周朝要亡矣。”

宫里也不得安宁,宽敞的庭院里密密麻麻站满了上奏的大臣,他们在等着周赧王下达命令。

而此时,小妩睡在柔软的床榻上,假装熟睡,耳边断断续续传来母妃怯怯地呜咽,父王说的是什么,她听不清楚,只是隐约知道这一战许是要覆上一切了,不禁悲恸,又不敢细想。

(三)请别丢下我(江湖令10之封闭空间)字数 3541

作者:抚琴_张颢

小峦醒过来的时候,用了很长时间来辨别自己身处的时间和环境。

漆黑的夜,周围静悄悄的。她动了动身体,但似乎无力可施,也纹丝未动。她用力抬抬眼皮,又虚弱地合上。胸腹部被什么东西勒得生疼生疼的,用手摸索了一下,像一个安全带。使劲唤醒意识,是的,没错,是安全带。自己坐在副驾驶座上,安全带紧勒着身体,头的右侧抵着车门,灌铅似的沉重,整个人像被硬生生塞进一个狭小的盒子,动弹不得。

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小峦在密集的头痛中搜索记忆。

她的脑子里闪过一只猫。

她有中度夜盲症,夜间行车,除了车灯覆盖的极小范围,其他的都看不清。所以,当那只野猫突然从黑暗中窜出来,跳进她的视线时,她吓出一身冷汗。车灯下,猫弓着背,扭头看过来,她似乎看见猫眼两道绿莹莹的光。

(四)黑暗悬疑小说《马里奥》字数 11342

作者:Arnold赵

王一鸣站在餐桌前一动不动,他有些忐忑而惶恐地望着父亲。

桌子中间是一个黑色鳄鱼皮的钱包,父亲王军就坐在桌子的另一头,他手肘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脸上的表情复杂地望着桌子中间的那个钱包,另一只手的食指不断敲击着桌面,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暴风雨前的宁静总是让王一鸣感到不寒而栗,上一次被父亲打还是因为考试作弊。

“爸,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背后电视里传来了八点早间新闻栏目开始时的音乐,女主持人机械地向观众们问着早安,王一鸣望了望墙上的时钟,离上学时间越来越近,他快迟到了。从小到大他并非是所有人眼中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与绝大多数普通高中生一样,出生在很一般的家庭,凭着很一般的考试成绩,进入很一般的大学,毕业后找一个同样很一般的伴侣过着很一般的生活。

(五)宿命 字数 2256

作者:半朽

一日,母亲怔怔地看着我,她说,“儿啊,你和我、还有他们到最后一定都会被烧掉的,这个是我的宿命,没有办法逃脱的!”

“为什么啊?”我愕然了。

“因为,我们都是树……”

“啊……”

果然,过了没多久,母亲就被一个砍柴人给带走了。她在那个人的后背上,一上一下地晃动着,我只能大声地喊她,可是她还是晃晃荡荡着,就要被带走了。就在母亲快要消失的时候,她突然大喊了一句,“儿啊,千万不要为了我悲伤,因为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啊……”

(六)帝王业·冷宫弃妃 字数 4402

作者:夜南鸢

寒霜里/风随你凭栏语/一人取水烹茶难续

花无语/愁思绪千万缕/红梅作尘满阶崎岖

心迷惘/情爱做天罗网/笔磨伴宣纸乱思量

叶华裳提笔在宣纸上缓缓划过,偶尔会有墨滴沾染她纯白的衣袖,她本就皮肤白皙,加上最近天愈冷了,她握笔的手指冻得苍白中有些青紫,窗外的积雪盖过了台阶,一阵风吹过,她拢了拢单衣,停了笔。

住在这“倚寒宫”已经三年了,三年了,日月星辰变了数回,唯独她,不曾踏出一步,也没有人走进来过,倒是她昔日的丫鬟碧瑶,隔段时间,会来看看她,偶尔也会有几个宫女嬷嬷给她带点生活用品补给,带来的绸缎锦绣也有不少,只是她,永远都是这一身白衣。

碧瑶为此曾经问过华裳:“公主,你以前最爱穿些艳丽衣裙,怎么现在偏爱这一身白衣?”

(七)江南皮革厂 字数 9491

作者:林陌鹿

1

初六日,雾霾。

南方的雾霾不似北方,因为沙尘的关系,北方暗黄,南方谲白。

很多年以前,我在一片茫然中,出现在江南皮革厂。

2

很小的时候,我的政治老师曾说过,这世界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那时,我并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后来,我才知道,他想表达的是,有时候你想去的地方并不一定能到达,你到达的地方也并非是你一开始就想去的。

比如,我的原意是跟表哥到上海滩做个扛包的苦力,有朝一日被码头老大的女儿看上做个入赘女婿啥的,搞不好有机会成为“上海滩”一霸。

(八)法定死亡年龄 字数 3804

作者:秦琛爱自由

苍穹尽墨,圆月当头。亮堂堂的一轮银盘,晃的人睁不开眼睛。高级别墅区里,双层鲜奶蛋糕安静的躺在大理石餐桌上,一家人严肃而沉默的吃着丰盛晚餐。

“大哥怎么不来,难道他不知道爸就快走了?”妻子哽咽着质问大嫂。精明干瘦的大嫂也毫不退让:“你哥忙,我来也是一样的,”她的一双吊梢眼凝视着痴呆的岳父,用刻薄的声音继续道:“就算他来了,爸认的出?还是早日送去杏林罢。”

尴尬的气氛立刻将空气凝结,低气压蒙头盖脸的照着每一个人倾倒下来。此时,坐在轮椅上的岳父恰好放了一个屁,尿片兜不住多余的腥臭屎液,顺着老人的双腿滴落在整洁光滑的木地板上,奇臭无比。他握着筷子看着大家傻笑,嘴唇颤抖的蹦出些毫无意义的单音节。

“真是恶心死了,都这样了还办什么生日聚会。”

(九)阴阳血玉 字数 1915

作者:焱公子

玉墨是滇西腾越镇上的一名奇女子,之所以称奇,一奇是她的身世。她自幼父母双亡,十来岁时跟着一个古怪的异乡人离开了家乡,不知去往何方,甚至不知是死是活,不想十来年后她竟然安然回来了,还在当地做起了翡翠生意。

二奇就是她这翡翠生意了,原本在腾越一带,因为挨近缅甸,做翡翠本身其实并不奇怪。怪就怪在,当地售卖的翡翠一般都是产自缅甸勐拱、密支那一带,而玉墨店里的翡翠无论种水还是色泽均是上佳,却从未见她去往缅甸进过货;她的玉器加工工艺亦远超当地水准,无论玉镯或者佩饰,件件精美绝伦,价格又十分公道,因而总是门庭若市。每逢新品推出,更是频频引发疯抢,生意十分火爆。

同行曾多次探问过玉墨店里玉石的来源,她每次都说来自一个叫琳琅宫的地方,众人再问琳琅宫又是何处,为什么听着跟神话里的水晶宫似的?玉墨却只是淡淡一笑,再也不做回复。同行虽然羡慕嫉妒,却也无可奈何,均想必然是这小妮子刻意欺瞒,胡诌了个什么离奇所在,毕竟同行是冤家,她怎可能真正说出自己的渠道呢。

(十)欲望商店 字数 3946

作者:鹿汜

欲望商店,童叟无欺,只要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什么都可以得到。

吱呀——破旧的木门被推开,在地上留下又一道痛苦的痕迹,地上已经很斑驳了,看来有不少人来过。男人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看不出来这间店有多大,因为入眼全是无尽的黑暗,这种失重感是最可怕。

“欲望商店,只要你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什么都可以帮你得到。”男人下了一跳,一看,有一个人坐在前方的桌子边。

看不出是她,还是他。头上带着一个黑色斗篷,很大,遮住了半边脸,另一半隐在黑暗中,透出瘦削的轮廓。声音很粗糙,像高低不平的石子路,可却莫名有种吸引力。

感谢阅读!

最后的最后,还要再隆重介绍一下短篇小说微信群管拾壹的壹,如果你想加入短篇小说专题微信群交流,勾搭她是你的不二选择!

如果喜欢我们的精选,别忘了点赞和关注,您会第一时间得到短篇小说专题的动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