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记 (15)吴越

吴国:阖闾驾着马车,马车上拂拭而过的宝剑,黑漆漆的宝剑,碧血剑,越女剑,锋刃之上,抽象而出的马厩,抽象而出的剑柄,黑暗的剑鞘上猛然符石而出,阴森森的宝剑的玉器,抽出血泪之上的马车。高高低低的马车,阖闾驾着马匹上的车轮,碾压而过的车轮,辐凑而出的车辙,遮阴着的马盖,遮住了的齐世安民的混沌七窍。当然,阖闾已经驾驭着马车而出了,玉带上的吴地,吴地上的风雪,吴地上的济世安民,吴地上的阊门,城门外的马车,已经隐隐出现了。复仇的剑。冰雪的剑。抽风的剑。击昏的剑。语气冷冷的剑。刀锋逼近了。


越国:勾践啊,勾践啊,谁的锋利猛然挂出?勾践啊,勾践啊,谁的范蠡居于天地的中央?勾践一意冲击而出,越地上的风雨,越地上的刮风,越地上湿淋淋的雨神,越地上高呼着灭亡的灯,江湖夜雨十年灯,飞出了的灯盏,吹着佛像,吹着佛语,吃空下佛陀的净土,吃完了佛陀的袈裟。而越地上,飞黄而出的飞鸟,一意驱逐,上下合一。完整的气息,已经高士晶莹了,应景的雪上,飞出的鸟雀压住了带契的东方。而火焰,已经托着她自己的器皿,器皿之中,抽象而生长的王国,当于豪迈之上而拂拭过剑的桥雪。


吴国:真的,吴地上的钱塘风雅,已经飘出了秘密。过过风的吴地,三分的吴地,阊门红尘之外,所烧的吴地的吴侬软语,谁的哭泣?


阊门的甄士隐:英莲啊,我的小女孩,谁抱走了你?谁后有了你?我的孩子,谁在阊门之外走失了?雨雪堆积着,寒冷的城门之外,我拄着拐杖,走出阊门,低沉的门外,雪已经堆成了三尺厚的地方了。而我的名字,随同着雪的方向而消失。几尊佛坐在东南方向?


吴国:我的三吴都会,我的东南形胜,我的钱塘风雅,堆积了多少断桥的风雨?几个孩子混迹在等于的地方?等不住了。我等不住了。风吹来。吹风来。掀起的玉带,高捣着的玉珍上的阊门外的红尘温柔地。几时的富贵温柔乡?归于谁的故地?吴地上,风吹不出的门户,而门户外面,阊门外的红尘雪,击锤的雪,打击着吴地上的船只。如今,吴地撒花姑娘的名字,归于了谁的流放?而等着甄士隐的归来,江南相生之地,周易腐臭的地方,归于谁的浮盈?


阊门的甄士隐:我几时丢失了自己的孩子?我几世的轮替,归于谁的土塘?我在好了歌之中沉下去了。真的,阊门的野地还在拂尘。江湖冷暖,宝剑的名字,黑漆漆的名字,黑漆漆的剑柄,柄上的花楼,柄上的刀刃,杀出一片的旷野,在高地不已上的故乡发出我的呼喊。


越国:我隐隐的婺州北山空了。我隐隐的越地江湖白了。高低不一的地方,些话的软玉,吹风出的故乡,我的故乡。我隐隐的东阳郡上告知了一切的白雪。我隐隐的婺州,双溪水上,花楼的地方,走出几个孩子,当我的孩子,吴越之地上,越绝书上,越地的风波,风雨狂吹,击打着拂拭而过的宝剑,黑漆漆的宝剑,剑柄上吹出黑乎乎的气息,摇曳万千烟波。


阊门的甄士隐:我抱着孩子。孩子在哭泣。阊门外的风雪之地。一只只的船,归于了阊门外的河流。孤独的河流。吹上的风,黛玉,宝玉,几世的轮回,没该是此地的风流?


吴国:真的,我隐隐的苏州之地已经枯寂了。只剩下几尊佛,摇转着的佛,吹出门外的佛,咬住我的佛。此时,佛还在天竺国。此时,佛还在轮替的脚下画出渊薮的地方。此刻,吴地飘出了一丝的风雪,雪隐隐地压在了古国之上,在吴地之下,埋葬着更老的地方。在吴地之后,我们的阊门,归于完整的故乡,而故乡是门外的雪,姑息之外的雪,将吴地的烟波扶着,将吴地上的烟柳画出,烟霞茫茫,遇雨苍苍,落地的阊门,盖住了我的甄士隐。而谁的飞起之地在佛陀上画满烟楼?谁的断桥上盖满了白蛇小青?谁的雷峰塔下真压住了白蛇?谁的太极上盖住了次方的轮回?谁的数不完的周易盖过了吴地上的沧海横流?因此,在吴地,风波袅袅。因此,在我的吴地,画桥端砚,器具万千,扶满的烟柳花烛,吹笙出的阊门红尘,盖满了的富贵温柔乡,谁将施加出此番的惊呼赶向?落地的尘土,阊门幽寂,归于何处?


越国:勾践在草薪上,尝着苦夜的蛇胆。一番的励精图治,一番的花柳故乡之地,越地已经短兵相接,越地上已经画满了涤荡的风雪。越地,无数的百姓,坑下的蛇胆,迷茫的黑暗的苦涩的,完整不一的彻底的苦干和苦味。真的,勾践越出尘土,埋入了的吴地,三分天下,归于黑千千万的故地,挖空的腐草,苦味的腐草,腐烂的枯草。真的,范蠡和西施已经落入了古老的三江五湖,随着风雨的归去,西施涤荡着的画桥,断料了,断桥上,西施,走入了烟柳断肠之处。只剩下此时的烟波浩渺,睡去的鸳鸯,落在水河上,画出断桥的蛇胆。蛇胆之下,蛇胆之上,苦涩而万千,勾践拿着剑,剑去的瞬间,吴越归于一体。


阊门的甄士隐:随风去了。一切都随风而去了。我的女儿不知道去哪里了?我的脊背上,黑气沉沉,压住的裨将和混沌,揭开了的腐草和绿影,谁的方向已经丢失?而我的阊门,这玉器一般的富贵温柔乡,谁的宝玉归于何等的腐烂?黛玉圣骑,易于黄昏,万秀之间,山河断落,钱塘风雅,阊门故地,谁当归于黑乎乎的风雨初定之地?


吴国:阖闾驾着马车冲入了吴地。夫差也驾着马车误入了吴地。阖闾何等豪迈。夫差何等榛莽。夫差入了黑漆漆的吴地,冲决了河谷,涤荡了故地上的船,压铸的鼎,鼎上的波涛滚滚,入了夜色。吴地风雅,断了几座桥?吴地上的周易,晚了几块桃枝的玉石?


越国:勾践,万物的坐骑。勾践,复仇的坐骑。勾践如入无底的洞窟。而文种易于七窍流血,顿时兀自枯寂,灭于混沌之乡。而范蠡和西施泛舟五湖,陶朱公的宝地,种下了的烟柳画桥,兀自的风吹入钱塘的佛陀,佛陀披着袈裟,勾践,宝剑之外,谁的五湖归于浮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