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债

云是哭着离开这个城市的。

她离婚了。

离婚时,她没哭。够了,她觉得实在是过够了。净身出户?有意思!反正也没房子,反正也没车,银行里......存款是没有,只有刷信用卡还没还完的款。净身或者不净身,有什么区别?

但是,站在车站的候车厅里,云还是想儿子。

儿子.......云有些心痛。儿子虽然跟他爹似得,不听话学习也不好,但终究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啊,虽然平时气急了也打他,但现在要面临分别,也许,好久见不到他,从此没法在身边照顾他,云还是难过的留下眼泪。

可是云也没有办法!这个男人,必须离开他!她一天也不想看见他了!想到这里,云不禁抱住自己的肩膀,“啊”,那个男人打的伤口还没愈合,淤青还在,触碰时,还是有锥心的疼痛。疼,是云的常态,挨打,虽然不定时没有规律,但总是旧伤未退新伤又来,从未间断。

云原本觉得自己能受得住。毕竟俩人已经结婚十几年,儿子都上三年级了,为了儿子,云一直忍着。云曾经跟妈妈抱怨,妈妈说,你隔壁的叔叔也经常打老婆,不也一辈子过得挺好?你远房的伯伯,打老婆也挺厉害,现在也儿孙满堂,家庭和睦,过去这段时间就好了,熬过去,就好了。

妈妈后来加上一句:“你别太闹腾,你自己......”

云就气短了几分,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回应。

话说回来,隔壁的叔叔挣钱养家,一把好手啊,虽然脾气暴虐,但也没有短了一家人的吃喝,一家人的天,还是叔叔给撑起来的。

远房的伯伯,只是偶尔喝了酒脾气不好,不喝酒时,好着呢。

可那个男人呢?

刚结婚时,他年轻,痴迷于玩游戏,经济上依赖于父母,云虽然不太满意,但总抱着“以后就好了”的想法,或者,也是趁着年轻时的激情,一直忍让到现在。这期间,云抱怨过,骂过,那个男人总是说,花你的钱了?我花我爸妈的!

然而,他那在市场卖青菜的爸妈,能有多少钱呢?不够花了,就朝云要,云不给就抢,抢急了就打......

还要照顾孩子,还要上班挣钱的云,无数次想到自杀,但终究舍不下怀中幼小的孩子,一直凑合着过。忍气吞声的云,仍旧不定期遭到打骂:“打死你!我怎么这么倒霉,一结婚就戴了绿帽子!......”

每次打骂,这句话总是会出现在那个男人的嘴里,殴打加上辱骂,云却也无言以对,默默承受......

唉,他虽然恶毒,说的也是事实啊,云结婚的时候,的确不是黄花大闺女,婚前,云一直瞒着他,他们新婚夜,是云第一次挨打,也是梦魇的开始。

年轻时的云,和青梅竹马的对象,从农村到了城市,城市的繁华,让一身土气的她自卑,极力想改变自己的形象,也渐渐让她觉得,身边这个同样土里土气的男孩,实在是越来越不顺眼了。

在一家店里打工时,云被老板看中,老板给了她蜕变的机会,给了她漂亮的衣服,带她认识城里的灯红酒绿,让她短时间内,从一个土里土气的农村丫头,成了引领时代潮流的时髦女郎。老板甚至答应云,休了家里的“黄脸婆”,给云一个家。云也果断与青梅竹马的那个对象,撇清了关系。

那时候的云朵幸福啊。小姐妹聚会时,云总是珠光宝气地,做着鹤立鸡群的样子,看着有个小姐妹与穷小伙相恋,云还苦心相劝:跟着他有什么出息?什么时候给你买房?买车?别说买我身上的这些首饰了!赶紧分手,我帮你找个好的!

那时候的云,踌躇满志,想着自己一步登天,宝马别墅的生活,就不由地笑出声来,给妈妈打电话时,虽然不敢说自己“当小三”的现状,但也语气高亢:妈妈,你就等着跟我过好日子吧!

妈妈也跟着高兴,心里却没底:闺女,你在外面好好的,别不听话,犯了错。

云总是不耐烦,好了好了,放心吧。

一个小姐妹,没有听她的话分手,反而要和“穷小子”结婚,云当时气得不行,告诫周围的人:她要是来借钱买房什么的,千万别借给她啊,他俩那穷样,根本还不起,借给她就是肉包子打狗!

然而那个小姐妹,并没有来借钱,没来借钱却也听说了云的言论,从此好朋友形同路人。

当时的云是不在乎的,这样的穷姐妹,有她无她都一样。

若是没有老板“大老婆”的那次“捉奸在床”,云的好生活或许能更持久一点。但是,劈头盖脸的打骂,把云打回原形,云住的所谓“老板为她买的房子”,不过就是一个为期一年的短租房而已。

一切,都过去了。

哭着走在回娘家的路上,云后悔:

要是当时和老板相好时,瞒着那个青梅竹马,或许还有和好的可能......

要是当初不轻信了老板,即使穷一点,也不至于现在这么惨......

或许当时不匆忙嫁给这个说自己有做生意的父母的坏男人,自己也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什么做生意的父母啊,在菜市场卖菜也算?房子又是租来的,结婚前他也没说啊......

然而后悔也晚了,回到家中的云,只能任由妈妈说:我告诉过你要听话,不要犯错,你不听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