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第一伤情词人,《如懿传》中意欢死时还在念着他的词

《如懿传》中的意欢一生最爱他的词。意欢饱读诗书、孤冷清高,不追逐名利权势,可以说是如懿传中最有才情的女子。

她一生痴情于乾隆,可一生所求终究“庄生晓梦”。一生为情苦,为情伤。最后被乾隆的凉薄伤了心,选择绝望自焚。

临死前嘴里也念着的正是“他”的诗。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这首诗源自

      《采桑子·当时错》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

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

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而这个人正是清朝大学士纳兰明珠之子,也是大清第一词人——纳兰性德。

但后世更喜欢叫他纳兰容若,似乎这个名字更配的上他诗情画意的一生。

他是皇亲国戚的天之骄子。满洲镶黄旗,也就是叶赫那拉氏最有地位权势的家族。

可他却是“虽履盛处丰,抑然不自多。于世无所芬华,若戚戚于富贵而以贫贱为可安者。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

他是官二代里的文人墨客,与李白、王羲之齐名。

他一人可以撑起清代诗词半壁江山。

他的词不似李白般洒脱,

不似杜甫般激昂,

却独有那么一种凄美哀怨,真挚浓烈。




他仅活了31个年头,就告别了这个让他伤情半世的尘世。

我们最熟悉的就是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纳兰容若的一生可以说是此生所求终不可得。和意欢的境遇似乎有着宿命般的相似,一生所爱之人都不可得。

纳兰容若用情之深恐怕苏轼都比不上,倒是比贾宝玉还多几分痴。

人淡如菊,情深似海。

用“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来形容他最为贴切。

纳兰容若有着让人艳羡的家世门第,但打从出生就有这一副孱弱的身躯。从小身患寒疾,病痛一直折磨着他,不管他有多少财富也买不来健康。或许因为他从小要受尽病痛之苦,他小小年纪的脸上总有着忧郁和哀伤。也正因为这样他比同龄人更加细心敏感,对周围的事物有着不一样的认识。

他的词里总带有一些悲凉之感。

但更多的是词藻的清新隽秀,哀婉抒情。

每每让人看完,牵动思绪遐想无限,仿佛着了魔般无法自拔。

正想他的只交好友曹寅说的:“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

纳兰容若一生有两段最让他伤情的往事。

第一段情感是:年少时的竹马青梅。

本以为能换来余生的相知相惜,不离不弃,一生相守。

“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

命运总爱开玩笑,所有八旗少女都无法逃脱的三年选秀。就这样生生断送了,容若与表妹的情缘。

无法于命运对抗的两个人,容若也只能用诗词来宣泄自己的情愫。

                  《柳枝词》       

一枝春色又藏鸦,白石清溪望不赊。

自是多情便多絮,随风直到谢娘家。


他开始深深沉醉于汉家诗词 。

他的诗中有被世人遗忘的明代诗人王次回 。曾为他写下多段诗词。

“五字诗中目乍成。尽教残福折书生。手挼裙带那时情。别后心期和梦杳,年来憔悴与愁并。夕阳依旧小窗明。” 


他还为虽未谋面却视为知己的朱彝尊,朱彝尊曾与妻妹有着不伦之恋,但他们爱情真挚热烈,不为世人所容。容若为他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第二段情感是:他与妻子卢氏夫妻美丽邂逅,幸福的拥有之后却依旧无法长相厮守。

相守几年的夫妻二人,终究面临别离。妻子卢氏死于难产。这对容若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在妻子死后,他作诗无数。都是用来悼念亡妻,回忆和她相守的美好时光。幸福来敲了敲他的门,然后转个身就跑丢了。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斜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首诗是描述李清照和赵明城夫妇二人赌书泼茶的典故。以悼念她对卢氏的思念。

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说出了他心中的无奈与哀伤。那在寻常不过的事,此生再不会有了。

纳兰容若一生爱的浓烈,深情,为情所伤。也难怪意欢爱她的词,痴情人爱痴情诗。

或许毕生所求“一生一代一双人”,

只能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