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上元生活!

打长沙回来后睡眠一直不大好,加上这两天时常要和逆天了的蚊子战斗,常常要半夜起床点蚊香。有几次夜里醒来,看看手机三四点,听见楼下打扫卫生的阿姨拿着扫把各种狂扫,扫帚生生的刷在水泥地上,却在我的心头直冒火星子,只差一个火引子,我心头那把无名火就能蹭的着起来。但克制之下又觉得人家夜半工作与你何干,人家那才是真正不易和难熬的日子。这两晚就在这种伟大的博爱情怀和狭隘的个人主义的激烈碰撞下昏睡过去。

一直以来我的快递地址都是上元村白屋坊603,许是住的时间少但年头又老长了的缘故,爬6楼的习惯和传统居然也不费力的养成了。隔壁602住的叫阿杰,北方人,一直是我的好邻居。说他好是因为和他混熟了,在我熟悉的人里面就没有坏人。不过他真的也是一个好人,至少今年在我出差回归佛山孤寂的日子里,带我去了我一直没找到的上元大澡堂(游泳馆)。而且有一次重感冒高烧,清晨我浑身颤得如同趴在了漏电的电线杆子上,也是阿杰顶着惺惺睡眼开车把我送到了禅城医院。所以这样说来的话,他不单是一个好人,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惜由于行情不景气,冠珠的一个分厂在今年十月进行合并,在里面做生产管理的他也由此面临易主。就在上个月,他把猫放到了我的房间,怕耽搁我后续不能上网。之后我再回来,602就只能是漆黑一片,他的存在如同一片打入湖面的小石块,也曾在水面欢快着跳跃着飘起数个动人的小浪花,然而最后终归是永远的在水底沉寂下去了。

数年前,我还在新中源当一名快乐的小青年,那时外派上海和江西。江湖舔血的日子,我在集团群里结识了集团湖北基地的秀秀同志。这位内蒙女汉子时而奔放热情,时而温润感性。所以虽从未蒙面,回佛山后,我也是牵得一手好线把她的工作从湖北就地嫁接到了广东。后面我们都齐齐的扎在大上元,每天只要在楼顶一抬头一瞪眼就望到新中源老东家。那会我也是从别处刚落过来,包租婆太太拿着房租契约忧心忡忡的说,你要考虑好,一住就要住半年。我咬咬牙,好!签字画押。就在前两天,我不小心把那份发黄了的租约捯饬了出来,才发现已经住满整整三年。这三年里,村子里什么也没发生,包租婆还是那个片刻担心你跑路但凡未按期交租就给你落锁的包租婆,楼下的木瓜树也还是跟调了闹钟般到了点就开花结果。但回望这几年,秀秀搬了,万斌搬了,加强搬了,阿杰搬了。他们像一颗蒲公英,带着希望重新沐浴阳光。而我还在原地打转转,犹如一条围着电线杆子怎么也转不腻的老狗。

在佛山呆了多久,在禅城就呆了多久;在禅城呆了多久,在上元就呆了多久。但我真没怎么打量过这个富饶的小村子,也从不喜欢他,直到那天去泳池搓澡归来, 无意踏上那条绿意婆娑的小马路;直到那晚小跑冲上后门的河堤,听见轮船的汽笛声在夜空中长鸣;直到中秋是夜,我躲开楼下游龙和花灯的队伍,窝在阳台掐月亮;直到某天我醒了,傻子们都已不在,我忽然想起,他们是否还会回来。

有人憧憬北漂,也有人向往南漂。但生活本身就是一个玩笑,至少你漂到广东来,结果发现广深除了高物价,各种高大上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江门也没有江,中山也没有山,佛山也没有佛。也不要再以为你有多喜欢叶问和黄飞鸿,你迷恋只是甄子丹和李连杰。生活从来不是善类,有句很出名的诗为证-----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怎么办?貌似它就经常干这样的事情。下一句是什么?我是已经不记得了。但我也想像《中国合伙人》里面佟大为一样清清嗓子,拿着麦大声吼一句: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他妈的,你也要欺骗一回生活!

致敬,上元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