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求生9

第九章救人

刘征一个翻滚,穿过街道,换了一个新的掩体。

那名叫做国豪的壮汉也连续开了几枪,三个小鬼子应声倒地。

“兄弟,好枪法。”刘征一边往枪膛里压子弹,一边大声叫了一声好。

“哈哈,彼此彼此,你的枪法也不赖。”那名叫做国豪的壮汉哈哈大笑一声,回敬张扬一句,随后又道,“兄弟,我没子弹了,你那还有没有,支援一点过来。”

刘征装满子弹,顺手将从女医生手里夺来的那把勃朗宁手枪朝壮汉扔去。

壮汉把刘征扔过来的勃朗宁接在手中,抬手就是两枪,两名企图靠近的鬼子应声倒地,“好枪,贼准。”

“你们先撤,没时间了。”刘征将子弹压上膛,转身就是一枪,正中一名小鬼子的脑袋。

“兄弟,你带老于走,我来负责断后。”壮汉又开了一枪,撩到一名最近的鬼子兵。

“少废话,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似的。”刘征又开了一枪,然后,一个翻滚翻到原来隐蔽的位置,翻滚中拉动枪栓,站起来又是一枪。

“兄弟,好身手,这个动作真漂亮。”壮汉很激动,连声喝彩。

“漂亮个蛋,快走,你背上他。”

“听你的。”壮汉背上老于,拔腿就跑。

鬼子越来越多,只是摄于刘征俩人的枪法,不敢大面积进攻,不过,试探进攻却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远处忽然响起一阵马蹄声,刘征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快走,鬼子骑兵来了!一定要赶在骑兵到来前出城。”

“不用管我了,你们俩走吧!给我留下一把枪,放心我不会被俘虏的。”

壮汉也不回话,不管不顾,一路狂奔,背着一个人也不比刘征忙多少。

刘征不停地回头开枪,可是鬼子根本就杀不完,也甩不掉。刘征心中没来由感到一阵烦躁,心想在小巷子里还好,这要是到了城门口那片开阔地,自己三人肯定会被鬼子乱抢打死的。

“你们走,先出城,我去引开鬼子。”刘征扔下一句话,不等那俩人回应,立刻换了一个方向,一边跑,一边开枪。

鬼子果然上当了,全都跟着刘征的枪声追了上去。

……

壮汉一边跑,一边流泪,心中暗暗发誓,如果刘征能够活下来,一定要摆他做大哥,为他马首是瞻。

壮汉名叫陈国豪,他是河北沧洲人,本来就是一个镖局里的镖师,随镖局来东北送一趟镖,正赶上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后,他并没有跟随镖局返回河北,而是选择留下来打鬼子,跟过马占山,当过土匪。

后来,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了老于,被老于说动,于是,就一直跟在老于身边保护他的安全。

……

西城门口,顺子并没有听从刘征的话,而是打发其中三个人保护女医生她们三人先回村,自己带着另外三人重新回到城门口,和一个伪军兄弟换上鬼子的军装守在重机枪旁边,另外俩个伪军连衣服都不用换,直接替换俩个站岗的伪军。

顺子远远看到有两人朝城门跑来,他虽然不认识,但也能猜出来这肯定就是自己大哥救回来的人。

“这边,怎么只有你们俩个人,我大哥呢?”顺子迎上去招呼一声。

陈国豪背着老于,一边跑,一边流泪,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当他看到顺子的时候,顺子离他已经不足五十米远,直接被吓了一大跳。

立刻举起手枪就要射击,突然,听到这鬼子说的是中国话,还在朝他打招呼。

“国豪住手,是自己人,应该是刚才那位兄弟的手下。”老于很精明,眼力也不错,很快就分辨出了顺子他们身份。

“操,差点伤了自己人。”陈国豪快跑几步,来到城门口,“你们带老于先走,我回去接应那位兄弟,把你们的枪给我。”

“什么老鱼小鱼的,我问你,我大哥呢?”顺子没心情听废话,他只关心刘征现在怎么样了!

陈国豪张了张嘴,憋的满脸通红,一时间竟然有点语塞。

老于世故的很,从顺子的寥寥数语中,很快就搞清了状况,“国豪,把我放下,我守着重机枪,给我留下一个弹药手就好,只要我们守住退路,就一定能够安全撤出去。你带他们去接应。”

“好,给我一只长枪。”陈国豪将老于放下,伸出手挥了挥。

顺子递给他一支三八大盖,两盒子弹,然后,自己也提了一只三八大盖,将刘征的88式狙击步枪背在背上,回头吩咐一声,“我和他去接应大哥,你们几个继续扮演鬼子,守好退路。”

“走吧!”陈国豪将子弹上膛,先行一步,直奔枪声来源地而去。

顺子忙快步跟上,因为他穿的是鬼子的衣服,乍一看就像陈国豪在前面跑,一个鬼子在后面紧紧的追着似的。

“跑快一点,没吃饭啊你。”陈国豪嫌我顺子跑的慢,回头催促一声。

顺子咬咬牙,快跑几步追上去,“操,我们都已经出城了,要不是你们,我大哥也不会身陷危险之中。”

陈国豪老脸一红,哑口无言,没有回话,脚下加快了速度。

……

这个时候,刘征的子弹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鬼子虽然被他打死了不少,可是跟在他屁股后面的鬼子,却并没有减少多少,杀之不尽,杀了旧的,立刻就有新的冒出来,还好他的速度跑的够快,不然早就陷入鬼子的重重包围了。

西城门口并没有传来枪声,想必那两位同志已经安全出城了吧!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是时候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一下了。

想到这里,刘征立刻改变方向,慢慢朝西城门靠近。

没过一会功夫,便碰到了迎头而来的陈国豪与顺子。

刘征劈头就问,“你们怎么回来了?顺子,你小子敢不停我的命令。”

“大哥,给,你的枪。”顺子低着投不敢去看刘征的眼睛,忙解下背上的88式狙击步枪,递给刘征,试图转移话题,蒙混过关。

刘征接过88式狙击步枪,将手里已经打光子弹的三八大盖往地上一扔,“快走,出城。”

陈国豪,忙弯腰捡起地上的枪,背在自己背上,“这么好的枪,扔了多浪费啊。”

“呯。”

刘征回头一枪打爆一名鬼子的脑袋,“土豹子,快走,舍命不舍财啊你。”

“呯。”

陈国豪也回头一枪打爆一名鬼子的脑袋,“我财不舍,命也不舍。”

顺子见俩人豪气干云,羡慕的很,于是,也回头开了一枪,结果,连根毛都没打中,脸上一红,转身就跑,太他妈丢人了。

以前当伪军的时候习惯了朝天放枪,突然间让他朝人放枪,还真他妈有点不适应。

刘征和陈国豪边打边撤很又重新回到西城门附近。

“哒哒哒……”

那是重机枪的声音,刘征和陈国豪对望,陈国豪说道,“是老于在开枪,他们被发现了。”

“一,二,三,跑。”

刘征奔出阴影处,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城门口跑去,陈国豪的速度一点也不慢,和刘征并驾齐驱,不相上下。

顺子就差的远了,被俩人远远地甩在身后。

刘征和陈国豪跑出来的时候,另一边的敌人正在跟老于他们的重机枪对射,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俩个已经跑到了掩体后面。

可是顺子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离掩体还有十米的时候,大腿上中了一枪,直接摔倒在地。

刘征,把手里的88式狙击步枪放到一边,身子一个翻滚,就来到顺子身边,拖着他的小腿就往回拉。

顺子很机灵,中枪后立刻躺地上一动不动,敌人以为他已经死了,全都放弃朝了他这边开枪。

不然,刘征也不会这般轻易就能把他救回来。

忽然,大地一阵颤动,远处传来一阵雷鸣般的马蹄声。

刘征暗叫一声不好,大喊道:“带着伤员先撤,我来断后。”

话音刚落,刘征提起88式狙击步枪,一枪打爆一个掷弹筒兵的脑袋,紧接着又是一枪,正好打中了地上的榴弹。

榴弹方圆三米范围,无一幸免。

“我留下陪你。”陈国豪一枪打爆一个机枪手的脑袋,把三八大盖往背上一背,接过重机枪,让人背着老于先走。

马蹄声越来越大,转眼间,鬼子骑兵便奔到近前。

“好兄弟,你负责打鬼子骑兵。”

刘征话音刚落,一枪打爆一个鬼子少尉的脑袋,鬼子的功势瞬间减弱了不少。

88式狙击步枪,弹夹容量10发,可以连发,刘征连续扣动扳机,将弹夹里剩余的子弹全部打光。

弹无虚发,颗颗夺命。

“哒哒哒哒哒……”

陈国豪操纵着重机枪喷出一道火舌,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向鬼子骑兵横扫过去,机枪弹道形成一条优美的弧线,不高,也不低,正好越过马匹,扫到鬼子的胸口位置。

一时间,鬼子骑兵人仰马翻,互相践踏,死伤一大片。

失去骑兵控制的战马,到处狂奔,将城门口这片空地搅得混乱异常。

靠,这就是一个天生的战斗狂人啊!打枪全凭手感,如同一个艺术家,自然,流畅,如庖丁解牛,如羚羊挂角……

一定要把他收到自己麾下。

这一刻,刘征心中竟然闪过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