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青春不过一场梦 第九章 舞台上的洛玫

96
温竹梅
2017.04.12 20:55* 字数 1685

目录   【连载】青春不过一场梦  目录

上一章 【连载】青春不过一场梦 第八章 冯宇的暧昧(二)

图片源自网络

有人说,一分钟有多长,这要看你是蹲在厕所里面,还是站在厕所外面。如果一件事情你特别期待它的到来,那么在它到达之前的那段时间将是及其漫长的,张小凡觉得这一天的白昼漫长的让他觉得煎熬。

黄昏时分,人们陆续去往十楼演播大厅,迎新晚会,马上开始。今晚的迎新晚会让张小凡他们很激动,听说那个曾获国际环球小姐冠军的性感校花---洛玫,会在本次迎新晚会出现,连陈沉这个不谙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都有所耳闻,洛玫的名气,由此可见一斑。现在的大学毕竟不比过去,没有肃穆庄重的歌曲,气氛更显轻松活跃,几个令人捧腹大笑的小品将晚会推向高潮。陈鹏问张小凡,“怎么洛玫还不出场啊?”张小凡大声问,“什么?”

此时音乐响起,舞台变为漆黑一片,一束光线投射到舞台上,洛玫赤着脚步入舞台中央,脚踝处戴着木质彩色串珠,衣着无领坦肩碎花连衣裙,暗蓝色的轻薄罗纱上绣着各式花草,彩色蝴蝶翩然其中,由稀少几只逐渐密集起来,仿佛深秋中的枫树,经一阵风的吹拂,由枝头翩然落下,漫天的枫叶,在裙摆处形成盛大景象。

波西米亚风格的服饰在层叠蕾丝边的修饰下,透着轻微浪漫主义色彩。裙子前摆高到膝盖以上,露出修长腿型。裙子后摆长裙曳地,透着欧式宫廷般的贵族感。右耳的耳垂上垂挂着绿孔雀羽毛,中央有一个蓝黑色的蝶形。嘴唇上的红色唇膏,浓的像化不开的水粉颜料,手腕上缠绕着彩色的玻璃串珠,颜色皆是艳丽的正色,剔透的玻璃材质在灯光下折射出奇异光泽,宛如梦幻般的不真实。如同埃及艳后,美丽的女子,奇异的装束,背后一段神秘古老的传说。她站在舞台中央略显孤寂。

“哎,听说洛玫的衣服是自己做的呢。”“她是服装设计专业。家里特别有钱。”女生压低了声音“听说感情上特别滥交,和好几个男人上过床呢。”萧雅听着文艺部其他几个女生嘀咕,不由对洛玫产生了好奇,多才多艺,长的又漂亮,家里又富有,为什么不洁身自爱呢。

洛玫抱着吉他弹了一会儿,又放下吉他,继续舞蹈,纤细的腰肢,狂放不羁的舞步,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仿佛在诉说一个古老的传说,又仿佛要挣脱镣铐,释放自己,那一刻的洛玫仿佛已不是她本身,萧雅觉得,那是一种如同龟裂的大地对雨露那种本能而迫切的渴望。她渴望自由。

这是陈沉初次见到洛玫,他觉得这个女子太过浮夸,好像夜空中的烟花一样迫切的想要释放自己的所有以此引来他人的关注,有些哗众取宠的味道。是的,初次见面洛玫就给陈沉这样一个风尘女子的印象。

他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从小丧父,母亲一直严厉到几近苛刻的要求,让他从小面对任何事物都有轻微抵触情结,不肯轻易泄露自己的内心,时刻充满戒备。曾经有次偶然进了某座屹立在高山上的庙宇,一位高僧和他结缘,高僧说,你的字虽刚劲有力,但相比于其他行书而言要刻意的多,何苦束缚自己呢。

音乐结束,舞台灯光全部打开,洛玫有些晃眼,她眯起眼睛看着台下掌声雷动,表情淡漠。掌声对于她早已经麻木了,她不知道这样的掌声于她有什么意义,代表她成功了么,可是,有谁能分享她的成功。

张小凡和陈鹏拍的手都红了,几个男生吹起了口哨。洛玫的表演的确惊艳,连在后台的冯宇都不由看呆了,萧雅更是听着歌词感触颇深,萧雅对歌词有着近乎病态的痴迷,她常听一首歌不注重曲调,更看重歌词。萧雅已经忘记了当晚自己表演的情形,她甚至都忘了看冯宇的表演,她只记得自己下了台之后马上找到手机,搜索洛玫唱的那首歌的歌词,有人说,这是《再见卡门》。

那个早晨

古老的城门

迎来一群波西米亚人

他们摇摆

五彩的纹身

拥着美丽热情的卡门

鸽子飞翔

迷人的巴场

路过的少年白马银枪

四目相对

卡门和少尉

变成阳光下两颗露水

流浪

两颗年轻的心奔跑在路上

他们歌唱

插上丘比特的翅膀

再见大篷车

再见小辣椒

再见星空当面纱新月

当生命的波西米亚人

随你去天堂

上帝是好姑娘

她保佑勇敢善良把爱情

当成生命的波西米亚人

……

萧雅曾经看过关于卡门的传说,那个宁愿放弃生命也要追求自由的吉卜赛姑娘曾一度让她痴迷,她把那个故事拿来一遍又一遍翻看,想象卡门当时的情景,揣摩卡门当时的心境,很长一段时间里,萧雅都沉浸在卡门的故事中。

下一章 【连载】青春不过一场梦 第十章 冯宇调戏洛玫

青春不过一场梦
青春不过一场梦
10.2万字 · 9464阅读 · 19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