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语文观之前世今生 —— 读管建刚之《我的语文观》

        自小,我属于那种无意识的喜欢语文的孩子,小学时经常在县里的什么应用文比赛呀、成语比赛呀、作文竞赛中获奖。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没有人对我进行专门而有针对性的训练。我唯一做过的关于课外的事情就是阅读。八零年代张贴在墙上的报纸,印刷在墙上的标语和语录,当村干部的舅舅的报纸,邻居家哥哥的武侠小说、、、、、现在想来这些都是我的阅读素材。在这些阅读过程中,也许我就是对某处自己觉得美好的地方多驻足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就会做哪些竞赛中的题目了。后来我读了中文系,基于系里的要求和自我的兴趣,读了很多名著。再后来,当了一名语文教师。一切似乎都是自然选择,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

        尽管学过教材教法,尽管有汉语言文学的系统知识,也知道研读教材,手里也有课标,还经常出去观摩学习,但说实在话,我的小学语文观似乎就是停留在“字词句段篇,听说读写思”上,很朴素,很粗放,很概括。随着教学实践的深入,我想细化,想扩容,想系统,想明确,想升级。但是往往觉得认识模模糊糊,观念似有若无,无力和无措感时常充斥全身。我期盼着,等待着。

        因为参加第六届行知写作营研修,机缘巧合中得到了管建刚老师的赠书《我的语文观》,半天里读完,读完之后忍不住又读了一遍,这反复的读下去,自我固有的很多认识被修正,很多缺陷被充盈,很多无知被充实,只觉得书里满满的干货,心中满满的惊喜。大有与管老师相见恨晚的感觉,与此书相读甚晚的慨叹。

        管老师是这个喧嚣的时代里少有的宁静的人,宁静于他的对语文的研究,对自我读写的追求,对学生阅读和习作的指导,对儿童的了解与理解,对童心的呵护与引导,对教师良知的守护与弘扬,对教育本质的探寻与追求。

        此书包括了管老师发表在各种刊物上部分文章,部分课堂实录,一些答记者问,还有答读者疑,以及杨小飞和景洪春老师对于创办学生习作报纸的实践经验分享。在这些文字中凸显了管建刚老师的语文教学观念和作文教学主张。管老师从当前小学语文考试中存在的现象进行分析,并提出了学生语言积累上努力的方向。又从当前作文教学存在的几个误区说起,进而提出破解的招数,明确学生习作是为了表达自我和与人交流,鼓励学生在作文中说真话,写真情,倡导了他的作文革命主张:真话亦是、发表意识、读者意识、作品意识、动力意识、发现意识、个性意识、诗外意识、差异意识以及文值意识。管老师从不上作前指导课,但是非常重视作后讲评,目的就是要“先写后教”,“以写定教”。管老师善用欣赏和鼓励持续的激起学生的写作动力,在学生的语言应用上讲求干净,在技巧训练上又讲求落到实处,小步走不停步。在写作中注重打开学生自己的心灵世界,更多关照内在的情感冲突,心潮起伏。管老师认为,小学阶段孩子作文核心素养在于培养孩子的“故事力”,他的指向写作的阅读课焕发出与众不同的魅力。他在书中的许多促进习作教学的措施具有很强的操作性,给广大一线教师带来福音。

        记得张祖庆老师在讲他的创意写作主张的时候说,给一件事物下定义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于是他用了一组排比句子来对他的创意写作内涵进行了阐释。其实,此刻我也想用类似的方法说说我现在而今眼目下被刷新的认识。可能仍然是不系统的,不严密的,不具体的,但却是在我心中涌动的,非说出不可的。

        优秀的语文教学层次表现为语言习得,形成能力,发展思维,陶冶情操。叶圣陶先生认为:“国文科的目的,说起来很多,可是最重要的只有两个,就是阅读的学习和写作的学习。”我赞同管先生的阅读教学低段侧重于朗读,写字,中段侧重于阅读方法、策略,高段侧重于写作素养。今后也要多多关注阅读教学对于写作的指向性。

        明白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利用多种方法激发孩子的写作兴趣。用欣赏和鼓励为原料,创设机会和平台让孩子发表自己的作品,持续激发孩子的写作动力。作文教学讲求真实。要让孩子写自己的真事,向管老师学习让孩子养成积累自己写作素材的方法,不让孩子去编造。要让孩子说真话,让孩子在心理安全的状态下写出自己的话,而是不是老师想听的话,不用成人的标准要求孩子。尊重孩子,理解孩子。让评改真实的发生。创设机会,让孩子自己多改,同学互改,班级统改,反复修改,真正实现“好作文是改出来的”。引导孩子打开内部的心灵世界,训练心灵敏感力,学会关照内在的情感,并表达出来,这样的作文才能有真情实感,能打动人。进一步学习习作教学的系统理论,提高自己的修养。注重对孩子进行语言训练。讲求训练的循序渐进,不贪多求快,注重扎实有效性,也就是管老师所的小步走,不停步。

        作文情感第一,动力第二,技术第三。

        用管老师的话说,语文老师不仅承担着学生的语文学科教学,还应该承担学生的语文学科教育,应该是学生生命中的重要他人,明白自己的一举一动对学生的生命成长都会产生影响。

        而今已人到中年,生命在一天天做着减法,好像才逐渐想明白许多事情,似乎有些晚。不过,老祖宗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所以清明总比糊涂好吧!

      加油,为我,也为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