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浅,情深(短篇完结小说)

文/范泛不泛泛

(转载注明作者出处违者必究,危险行为请勿模仿)

北方的冬天,雪是常客,常配上灰灰白白压抑的天空,细密的,厚重的,总也下不完似的,一层层,一场场,堆堆叠叠,盖的世界雪白。

此时郑却的心里可不雪白,漫天的雪花欢快的落到她的金黄色头发上,等落的多了她才后知后觉的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却因为头发太长还是有许多白色小精灵抓住她的发丝不放。

而且最让她懊恼的是,她把围巾落在了寝室,风胡乱吹着,总是准确地夹着雪花招呼在她的脸上,冰凉凉的,接着融化成小水滴,郑却隔一小段时间就从兜里伸出小手拍散它们。

终于,郑却一路从最北的寝室踩着厚厚的白雪走到了最南的图书馆,一进大门,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郑却努力抖掉羽绒服和头发上的雪,因为下雪时室外温度不是特别低,再加上温暖的室内气息,所以雪很容易化掉,弄得衣服上湿漉漉的难受。

刚刚划卡进安检,就被一个男生的举动吸引住了,他一边不停的用手摆弄头发,一边像保安解释自己刚才去食堂吃了饭,校园卡在楼上自习室没有带出去,希望能进去。而保安今天似乎心情不好,所以特别难缠,说学校有规定只能划卡进去,他这种情况自己不能放他进去。

这人怎么这么倒霉?郑却在心里偷笑,她以前也有这种情况,但是保安每次都是摆摆手让她过去了,她表示感谢还给保安买过一包烟,她这次就发发善心帮他一把吧。

“哎这么巧你也在啊,陈大叔,他我认识,是我同学。”

郑却站在原地,微微提高了声音,那个男生诧异的回头看她,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急忙点头。

老陈见到郑却立马换了一张脸,笑的脸上褶子都开了

“是你同学啊,那进去吧进去吧,下次记得带啊。”

“好他会注意的!”

郑却笑的灿烂,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一样,见事情解决了他还站在原地,微微偏头,

“走啊,不进去了?”

“嗯。”

郑却是六楼的“常住居民”,因为六楼有属于她的书柜,有热水机,还有一台有卖奶茶包的自动贩卖机,每天能找个时间来这里边看书边喝奶茶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

电梯的门开了,她和其他等候的同学进入了电梯,在电梯门即将合上的瞬间,有一双好看的手把它撑开来,身子一闪挤了进来。

是刚才那个男生。

他们的面前隔着好几个同学,男生想说点什么,但是最终欲言又止。

什么人嘛,帮他这么大一个忙也不说谢谢,闷骚男一个,郑却气鼓鼓的撅起了嘴,移开视线不再看他。

六楼很快就到了,她从书柜拿了一本书,迈着欢快的步伐进了自习室,四人一桌,现在是中午,人不多,她随便挑了一组空桌子坐,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翻着书页。

不一会儿有人拉开了她旁边座位的椅子,同样拿了一本书看。

这人谁啊这么讨厌,那么多空座都不坐偏偏坐她旁边,郑却转头看,正好那人也转了过来,看到那张熟悉的脸,郑却感觉自己今天特别适合买彩票。

“怎么又是你?”郑却不满的情绪全都写在脸上,气鼓鼓的样子看在吴嘉诚的眼里却可爱极了,他嘴角一弯,

“我本来就没带校园卡,不过还是谢了。”

什么?他没带?

后悔药哪里有卖?她要买……他骗陈大叔,她居然还相信他的话无意间做了“帮凶”?天啊……

不过她似乎有点生气过了头,做了几组深呼吸把脑海中的懊恼甩掉,郑却接着看手里的现代诗集。

诗的妙处在于,几句话就能包含千回百转的意境,读起来或是批判,或是感叹,如果读一位诗人的诗多了,就会了解他,明白他的诗中表达的大多数人不曾发觉的内容,这是郑却喜欢诗的原因。

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天已经暗的灰蒙蒙的了,郑却合上书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刚出自习室到走廊,吴嘉诚叫住了她,

“我叫吴嘉诚,可以加个微信认识一下吗?”

你都骗人了还想要微信继续骗?

“不好意思啊…”

冲他微微一笑,郑却把书放回书柜,转身离开。吴嘉诚看着她的背影并没有追上去,他走到郑却刚才放书的书柜,因为书柜处安装了监控设备,所以同学们不担心丢失问题,书柜都没有上锁。

翻开刚才她看的书,扉页在诗集大标题的下面,写着一行狂草字,彰显着主人的狂放不羁和自由洒脱:

中文系 16级 郑却

这个名字倒是奇特,吴嘉诚笑的颇有深意,他的高中同学就是中文系的,要想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并不难。

“大庆啊,你跟你们系的郑却熟不熟?”

电话那头很吵,张庆没听清,吴嘉诚只好又说了一遍,

“还行,我一班她二班,你问她干啥?”

“我想要一下她微信。”

“呦,你小子看上人家了?她可是属于好看不好追的类型啊……”

“你给不给?”

“给给给,见色忘义的家伙,我先玩了啊一会儿发你微信里。”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张庆回复的时间比较晚,不过他不但提供了微信号,还告诉他中文系女生都住在五号楼。吴嘉诚加了郑却的微信,却没写验证消息。

这边郑却窝在寝室刷微博,看到消息随手点了同意,聊了两句发现这个人还是挺有意思的,问他叫什么他却不愿意说,

“你一会儿下来一下呗。”吴嘉诚右手飞快的打字,左手从超市货架上选着零食饮料,

“干什么?”

“你下来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你是谁其实并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你下来一趟又不吃亏”

“不吃亏有啥好处没有”

“有啊,你下来保证有好处”

“那好吧 ”

郑却已经换上了睡衣,只好套了一件长到脚踝的羽绒服,过了一会儿,脚上拖着毛绒绒的青蛙拖鞋“啪嗒啪嗒”的下了楼。

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因为这个时间在宿舍楼下逗留的人不多,他用一大袋零食遮住了自己的脸,好像怕她看到一样。

郑却伸出手拉下零食袋子,露出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吴、嘉、诚?”

“你还记得我啊” 吴嘉诚笑的像只狐狸,把零食袋子塞在她手里,“诺,给你的。”

“我不要。” 郑却皱眉,把手中的零食袋递还给他,吴嘉诚双手插在兜里并没有接。

“平白给我东西做什么?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微信的?”

“你说呢?男人送女人东西,当然是表示好感,做我女朋友如何?”

“有病吧你……”这个人这么自恋的表情是怎么做的这么无耻的?等他一走她就把他微信拉黑,哼。

“哈哈,那也只能你来治,走了。”吴嘉诚还真的潇洒的转身,就在他走到第三步的时候,突然回头对瞪着他的郑却说,

“不要想着拉黑我删掉我,你要是那么做了我就天天到你楼下等你加回来为止,see you。”

郑却就那么直直的站着,他怎么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学姐,学姐,姐?”

耳边的呼唤让郑却回过神来,旁边站着一个长相乖萌的男生,见她缓过神来,一乐,

“想什么呢姐,又有人给你送东西啊,一看就不了解你,果冻,虾条,居然还有雪饼,这么老土的东西居然也敢送?姐你平时不是只喜欢喝奶茶嗑瓜子吗?”

“居然这么了解我,姐平时在部里没白疼你啊。”

她是学校组织部的部长,这个学弟是她的部员,平时干活十分认真积极,所以她对这个可爱的学弟也多有照顾。左右这堆零食她也从来不碰,索性塞在他手里,

“送你了,不过最近老师会来检查成果,干活可要更努力才行啊,你组织能力还不错,学着带着点其他人。”

“包我身上放心吧姐!”曹泽涛做了一个立正敬礼的姿势,逗得郑却一乐,就在这时,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引得路过的同学纷纷侧目,

“曹泽涛你这个贱人,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一个穿着粉色羽绒服,脚踩黑色长靴的短发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后面,指着曹泽涛大骂了一句,接着狠狠地瞪了郑却一眼,快速走进了宿舍。

郑却被这一嗓子吼的一愣,曹泽涛苦笑一声,

“对不起啊姐连累你了,天冷你快回去吧。”

“……那好吧。”郑却点点头,不忘叮嘱一句“女朋友的话跟她解释清楚就好了。”

“知道了。”

回到寝室郑却顺手敷了个面膜,那个女生她有印象,是她的直系学妹,叫……张幸。长的颇为冷傲。这学期初还来参加过组织部的面试,不过当时她的表现实在是差劲,只做了自我介绍,对于她提问的回答也是风牛马不相及,她就没有通过她的面试。

世界真是小啊,她居然是曹泽涛那只小绵羊的女朋友,还这么爱吃醋。

“阿郑,你怎么这个时间敷睡眠面膜啊?”室友白莉莉奇怪的瞟了她一眼,才六点啊。

“我明天要去检查一下干事们总结的策划,哎,早上还得逃课,要是老师点名你就说我去卫生间了啊,我下节课回来。”

“好……反正老师也已经习惯你了,谁让你长得好看呢,嫉妒你哟”

“嫉妒我做什么?你体育系的男朋友那叫一个高大威猛帅气,我还嫉妒你呢。”

“我说郑大美女,学校追你的人不少了呢,可是你一个也没答应这怪的了谁呀?”白莉莉坐在桌子前往脸上涂涂抹抹。

“那都什么货色?第一个那个说请咱们姐妹吃饭的书呆子,结果点了一桌子素菜不说才干了一瓶老雪就耍酒疯,第二个肌肉男虽然是个高富帅但也太浮夸了,不停的跟阿郑讲他的那点破事,叫我听了都觉得讨厌,然后第三第四都是咱们帮阿郑挡掉了,阿郑,我心疼你啊……”

许晴摇摇头,一脸愤懑。

郑却被许晴的话逗乐了,一笑又怕脸上皱,索性把面膜拿了下来,用手轻拍脸颊吸收精华液。

“唉,顺其自然吧,我还是把组织部的事干好,其他的以后再说好了。”

这几天,吴嘉诚一直在找各种理由跟她聊天,她去图书馆他就坐她旁边默默学习,顺便帮她买一杯奶茶,中午找她吃饭被拒绝,就晚上等她一起吃,时间久了,连郑却的室友们都习惯了这个人的存在,在他来的时候自动给他让出一个位置,默许他和郑却单独走。

奇怪的是,吴嘉诚并没有再提“做我女朋友”之类的话,自然的待在郑却旁边,让郑却反而不自在起来。

(其实吴嘉诚这个人,长得很耐看,久了还真让人赏心悦目……)

一天下午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学习,郑却悄悄瞄了一眼吴嘉诚,阳光映照着他的侧脸,额间易碎的刘海像金子般闪烁,他握笔的姿势很好看,随着写字的幅度,笔尖轻轻跃动,她的心里有什么被触动了一下。

除了第一次见面送零食时的痞气,其他的大多数时间,他都是安安静静的,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吴嘉诚像往常一样送她回寝室,等到了郑却才发现,她的包里错放了他的那支笔,她拿在手里,做出握笔的姿势,然后过了一会儿又把它放进了包里,等哪天还给他吧,她这样想,心里却突然不想归还了,他那时的样子印在她脑子里怎么挥也挥不去。

郑却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吴嘉诚摆摆手表示不用还他了的时候,郑却心里还有些小庆幸,那支笔,就成了她做读书笔记时的“专用笔”,芯换了一根又一根,外壳却从来都没变过。

“阿郑,你快快快,快!”

一天晚上,许晴在阳台激动的朝郑却摆手,

“什么啊?你说清楚点。”郑却没明白她什么意思,听外面吵吵嚷嚷的,还是下床到阳台看看。

许晴使劲儿摇着郑却,“有人在咱们楼下表白耶,就是不知道谁,啊啊啊好激动,你快陪我下去看!”

“不去了……”吧还没说出口,郑却只来得及扯了件羽绒服就被许晴拖下了楼。

“拿着喇叭的,是不是一班的张庆啊?”有人在地上用一些缠了小灯泡的永生花摆成了爱心状,前来围观的同学有秩序的站在圈外。许晴眯着眼睛看爱心外面拿着喇叭的人,绝对是张庆。

郑却点点头,后来发现天这么暗许晴看不到“我觉得也是。”

“大家静一静!”喇叭洪亮的声音传了出来,张庆一手举着喇叭,一手叉着腰,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中文系161的张庆,就在今晚,有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此处省略50字)的男生,要向住在这栋楼里的一位女生表白!”

在同学们起哄的时候,张庆话锋一转,

“不过男主角不是我!接下来切入正题,有请信息系163班的吴嘉诚同学出场!”

“吴嘉诚耶!是不是要表白你啊!”许晴看起来非常激动,郑却不确定的说,

“不是吧……”

“……大家好,今天在这里,我想表白中文系162班郑却,我非常喜欢她,希望她能做我的女朋友。”吴嘉诚手里捧着一束蓝色妖姬,接过喇叭顿了几秒,鼓起了勇气说道,可能是太紧张,语气出奇的平淡,说完四周短暂的寂静,张庆忙抢过他的喇叭喊道,

“来同学们帮哥们一个忙好不,一起喊郑却同学让她出来好不好!”

“郑却!郑却!郑却!……”

“说你呢,快出去快快快……”

“我穿的……”睡衣羽绒服拖鞋这是什么打扮啊……

许晴边推她一边朝张庆挥手,张庆眼睛一亮,

“同学们让一让!咱们的女主角来了!”

张庆充分发挥了他“红娘”的特长,

“美丽的郑却同学,你是否愿意接受英俊的吴嘉诚作为你的男朋友呢?”

郑却站在细碎灯光中间,抬头直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亮亮的充满期待。她心里笑开了花,脸上矜持的一笑,终是接过了吴嘉诚递过来的蓝色妖姬,

“好”

吴嘉诚把她连着花一起拥入怀中,顺应起哄的声音轻吻她的额头,郑却的笑容越来越大,脑子也晕晕乎乎的,连自己怎么回的寝室都记不得了。

……    ……

“我就说吴嘉诚喜欢咱家阿郑。”

“咱们寝万年单身狗终于脱单了呢~”

许晴打算和白莉莉出去逛街,刚打算出宿舍大门,就看到了张幸和曹泽涛在门口好似在争吵。好在由于反光,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人,里面的人却可以清楚看到外面。

“你什么意思?你敢说你不喜欢她?不喜欢她你凭什么跟她说那么多话?以为我瞎的是吗?”

“我和她只是刚好碰到聊了几句而已,而且她是我的部长,说的也只是工作上的事,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能不能别老瞎猜忌?我们能不能好好的谈谈?”

曹泽涛一脸失望,张幸已经不是那个他心中大大咧咧潇洒无比的女孩了。

“怎么没有好好谈?我现在就在和你好好谈,好,抛开这一次不算,我哪次去找你你没有和她这个狐狸精在一起?你要是不喜欢我喜欢她咱们就分手啊,这样算怎么回事啊?”

“她只是我的学姐,我哪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身边没有其他同学?她是个认真负责的人,才每次任务都亲自指导我们,怎么到你的嘴里你就说的这么难听?尊重人不会吗?好啊,你要分那就分手啊!”

“曹泽涛你是个浑蛋!你骗得了我骗不了你自己,学姐又怎么了?很了不起吗?你看她的眼神都是亮的!不过,她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吧,够胆你就去抢啊,你敢吗?”吼声中带了哭腔,张幸睁着红肿的眼睛带着恨意。

“呦,这不是我们的学妹嘛,” 许晴拉着白莉莉走了出来。

白莉莉一甩奶奶灰的大波浪,

“学姐有什么了不起?用不用姐姐告诉你啊,做人嘴巴放干净点,这才是你现在该做的事情。”

两个人扬长而去,张幸也没想到两个人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全,哭着跑进了楼,剩下曹泽涛怔怔的站在原地许久。

郑却最近发现曹泽涛怪怪的,开会时心不在焉,问他工作总是愣上好几秒才回答,她一看他他的目光总是迅速躲开,问他怎么了也不说。看着默默打扫办公室卫生的曹泽涛,郑却叹了口气,好心叮嘱他一句,

“泽涛,不管你有什么事,工作也就罢了,不到一周就期末考试了,为了不挂科,可要努力才好啊。”

“啊……知,知道了,谢谢姐。”

曹泽涛低低的应了一声,把拖布放回角落就离开了办公室。

大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吧,男人心最难猜了,郑却耸耸肩,虽然吴嘉诚对她很好,但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东西,她越来越离不开他,而他好像,离她越来越远。

期末考试总是令人紧张又期待,紧张考试成绩,期待放假惊喜。今年的放假她却不是很欣喜,她和吴嘉诚一个在a市,一个在h市,一个东北一个西北,假期就是异地恋,真令人难熬。郑却拿出手机想给他打个电话,之前说好的送他到火车站,待会儿等分别时她想好好的用力的拥抱他一下。

“老铁,考完试了作为兄弟我也得提醒你一下,我妹你知道吧,张幸,她说她和前男友分手就是因为嫂子和他不清不楚的,你也注意着点。”

期末考试后张庆勾着吴嘉诚的肩神神秘秘的说,

“我相信她。”吴嘉诚轻轻笑了笑,但神情掩不住的落寞。

“你看你一点也不高兴,分明还是不相信的,跟兄弟我还装什么啊?”

“不,不是因为那个……”吴嘉诚摇了摇头,他对她,和她对她,都是一样的心情,他懂的,不是她的原因。

“好了,不说这个,你我和我妹,咱们今年可以一起回家了,往年她这个疯丫头总要玩上一周才肯回家,今年难得肯听话。”

“嗡……”

“我接个电话。”

“诚诚,你在哪,我过去找你,之前说好的,送你去火车站。”

“没事,你,回家吧,我和大庆他们约好了一起……”吴嘉诚在心里叹了口气,语气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

“那好吧,你们回家注意安全啊。”

这个张庆也真是的(`~´)。郑却埋怨了两句,难得的假期脱离了学业和学生会的忙碌,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但是她没想到,吴嘉诚和张庆一起回家,同行的还多了一个张幸,也没想到张庆张幸是兄妹,不过两个人名字连起来是“庆幸”不就是兄妹吗?

吴嘉诚的朋友圈,自从放假发了好多他们三个的照片,更多的,却是他和张幸两个人的,

一起逛街买衣服

一起吃饭

一起看新出的电影

一起放烟花

一起……守岁

郑却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一张一张仔细看完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语气询问他,他从来不主动与她说话,但是她问什么,他就会答什么,仿佛认真回答老师问题的学生,语气平常的漠然,平常的,令人抓狂。

她想不通,也看不明白,感情会作假吗?他的喜欢,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吗?但是居然就是这么的一点点,引火种子一般,把她的心烧的旺旺的,他却无情的泼下一大盆冷水,剩下冒着烟的,不好闻的灰烬,在大大小小的水洼中浮沉。

就这样,一段维系的极其艰难的感情终于在她新学期开始看到他们手挽着手出现在她面前时土崩瓦解。

她想过无数次质问,想过无数次他解释的场景,但是,生活往往不会按照人的心走下去。

忽略掉张幸挑衅般的眼神,郑却直直看着吴嘉诚的眼睛,就像当初他向她表白那样,只是他的眼神,不再澄澈,

“你解释一下吧。”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不都看到了吗?”张幸一脸幸灾乐祸,吴嘉诚轻轻握紧她的手,缓缓开口,

“我们别在一起了。”

“好。”

郑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说完她转身机械的离开,她没办法阻止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回想,每一次的见面,每一次的约会和张幸刺耳的语言和碍眼的笑容,仿佛这一切都是一个笑话,她甚至都不了解自己愿意付出真心去对待的一个男人居然这样背叛自己。

原来心真的会抽痛,她不会在乎了,可心不会,心……为什么心要这么诚实呢?哪怕做出个谎言,欺骗她一下也好啊……眼睛干干的,难过到极点却连流泪都做不到。

许晴和白莉莉一边骂着吴嘉诚这个负心汉一边心疼郑却,这几周她瘦了一大圈,轻飘飘的,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跑,她们每天挑各种话题逗她开心,努力转移她的注意力,她们能做的,也只有陪伴了。

“姐,你好久没去部里了,我……我们都想你了,平时上课不在一个楼,碰也碰不到……”曹泽涛看着这个平时虽然性格有些冷清但总是活力满满给人温暖和正能量的如今苍白憔悴的模样,他伸出双手忍不住想拥抱她,但是伸出去一点,又放下了,她不是平时的她,他也不能不是他。

“嗯……我想休息一阵子,你那么能干,能撑起一片天了,也用不着我天天看着。”

郑却扯出一个笑容

“姐我们部好久没聚餐了,他们这些家伙天天都嚷嚷着聚聚,今天下课咱们去聚餐好不好?”

曹泽涛用了“大家”做挡箭牌,其实是想让她转移注意力。郑却是个好部长,好学姐,他知道大家的要求她是不会拒绝的,索性把大家全部叫上。

“嗯……好,你们定地方吧”

曹泽涛想的没错,郑却本来没什么心思去,但是大家聚餐她不会拂了大家面子,去了,或许心情会好些。

曹泽涛到学校附近的大饭店定了一个大包间,坐了二十几个人,

“咱们敬部长一杯!没有她就没有咱们部里的今天成果!”

“大家都是实力派,我就是给一个方向你们就能做出具体计划,你们都是最棒的。”郑却由衷的说道,她因为那个人的事忽略了大家太久,看着大家关心的眼神,嘴角扬起了真真切切开心的笑容,

“我才要谢谢大家”,郑却深深鞠了一躬,“最近因为个人原因忽略了部门,忽略了你们这么久,你们不但没有怪我,反而还安慰,也是我的不对,作为部长失职,我自罚三杯!”

这里面最开心的人是曹泽涛,她终于开心的笑了,他和大家的努力也没白费。

一顿饭大家没尽兴,有人提议去唱歌,然后一群喝的半醉的人簇拥着郑却像电视剧里的黑帮一样气势汹汹的走到KTV,要了一个VIP包房,再上四箱酒,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好不热闹。

一时之间还真没人注意喝的有些晕晕乎乎的郑却,她靠在角落的沙发上听一个男生声嘶力竭的唱着一首“离歌”,叹了口气,但是在酒精作用下思维缓慢的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叹气,歪着头想的样子,少了几分严肃,多了些娇憨。

有什么人坐在她身边,递给她一杯橙汁,郑却接过一口喝掉,这才看那个人的脸,

“是泽涛啊,你说,这离歌,写的可真好啊,离歌,离别的歌,我呀,离别有了,歌呢?哈哈,我连离歌都不完整,又算什么呢?

一开始我真的很讨厌他,但是后来被他吸引了,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你说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郑却摇着曹泽涛的肩,他的沉默并不让她满意,曹泽涛按住她的手,认真的跟她说,

“郑却,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去面试,本来就是去玩玩的,因为我对组织部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我在等待的时候看到了你,你给走廊中等待的同学发糖果,热情的跟他们聊天,消除他们的紧张感。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是部长,在我见过的部长中,他们都是坐在那里发号施令,谁知道会是一个温柔的不行的人呢?

我本来是想去播音部,但是学生会只能参加一种,我谢绝了学长的邀请,加入了组织部,看着你虽然脸上装的严肃但是特别负责的一点一点教会我,我第一次觉得,参加会议,做策划书,是比上课让人激动一百倍的事情。

在你眼里,或许大一的学弟学妹都是一样的,可我,却希望自己在你的心里,多那么一点点分量,于是你每次发布任务,我就争分夺秒的上网,找资料,甚至去找了老师求教,才做出了被你夸奖的计划,那是你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夸奖我是大家的榜样,让他们向我学习。

慢慢的,我就想要更多的注意,当张幸跟我发火的时候,我一边否认喜欢你,一边把自己的心思藏的更深些,我欺骗她,也欺骗自己,对你的喜欢不过是想好好工作罢了,可后来,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即使嘴上不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在她说分手的那一刻,我居然是开心的,因为不用愧疚于她,可以继续喜欢你,可是,你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人,看着你幸福,我本来以为这样就够了,可是他居然负了你!

阿郑,我……喜欢你,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你……喜欢我?”郑却像是自言自语,喃喃出声。

“嗯,我会永远爱着你,不离不弃”

“骗人……你喜欢她……你们……明明都喜欢她”

郑却撇嘴,声音哽咽,“却为什么……来招惹我?”

曹泽涛慌了,好端端的他提他做什么啊,都怪他,把事情搞砸了,慌慌张张不知道该怎么挽回的他却听到郑却一声嘟囔,

“泽涛小可爱,这么可爱的正太自然是要留着养成了”

曹泽涛松了口气,她喝酒喝多了会断片,不记得他的表白也好,就让他默默地守护她吧……

“嗯?”什么声音?郑却听到自己的手机在响,伸手在桌子乱摸一气,曹泽涛连忙递上她的手机,帮她按接听键,

“喂?……你们怎么那么吵?”

KTV里太吵,曹泽涛扶着郑却出了包房在走廊打,好在大家自己玩的尽兴暂时忽略了部长和他。

“喂……晴晴啊……”

“你在哪儿呢?出大事了”电话那头许晴呼吸有些急促,

“我?KTV啊,喝酒啊,你说大事……什么事儿?”

“……吴嘉诚死了”

“什么啊……谁死”了?酒醒了一大半,郑却紧皱眉头,“晴晴,你再说一遍?”

“阿郑,你不要太难过……是吴嘉诚……死了……”

“你们安慰我不用这么狠的法子,我现在一点也不难过,真的没事的。”

“没有……我们没有骗你……是真的”

许晴说这话时也急哭了,“昨天晚上他被发现在学校附近废弃的民房楼下……今天下午才出的新闻,上面说……他患有抑郁症……是自杀的……阿郑……节哀……”

死了?怎么可能啊,郑却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旁边曹泽涛看她脸色不对,关切的询问,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你知道吗,晴晴说吴嘉诚死了,他死了!怎么可能啊,那个小人,讨厌鬼,背叛我的人,会死掉吗?”郑却定定的看着他,想说服他,也想说服自己,“这年头假新闻那么多,是不是?”

曹泽涛伸出手臂,紧紧抱住郑却,

“你想哭,就哭吧……”

“我没事的……一点都不想哭……”

郑却轻轻挣开曹泽涛的怀抱,拍拍他的肩膀,

“走吧”

走了几步,郑却突然回过头,眼神,茫然的像刚出生的婴孩,声音嘶哑沙涩,

“他不在了,我对他的恨,该怎么继续……”

“阿郑……”忘记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什么是痛苦,什么是悲伤,什么又是流泪?

郑却的心从未有过的平静,她看不到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反正她推开门的那一刹那,音乐被人关掉,所有人安静的,忧虑重重的看着她,郑却的脸色很不好,扯出一抹笑,摆摆手,

“你们继续啊……”

……

郑却没有让任何人送,自己跌跌撞撞的回了寝室,寝室并没有人。

郑却把包无力的甩在地上 ,未合上的包里不小心“啪嗒”滚出来一个小物件,郑却弯腰把它捡起来,触碰到它的瞬间,泪水仿佛决堤的洪水,汹涌而至……

我想忘记你……但是在我努力当你不存在的时候……你的东西……为什么又来找我的麻烦?

郑却滑坐在冰冷的地上,手里紧攥着那支,曾让她欢喜了许久的笔。

                                                    the end.


番外篇:

亲爱的阿郑:

当你看到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同时你大概永远也看不到这封信,因为我把它藏在一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地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默默地跟你说句,对不起。

我要坦白,我发现自己经常闷闷不乐,什么也无法让我停止对生活的绝望,我去看了心理医生,得知,我患有重度抑郁症,我早就计划自杀了,可是我遇见了你,你很漂亮,很善良,你值得最好的一切,明知道最后是个悲剧,可还是忍不住靠近你,最后,在大庆的怂恿下,在矛盾中跟你表白。

真高兴你也喜欢我,看着你的笑脸,我的抑郁症还是无可挽回的越来越重,我如果说出真相,你会愧疚,会难过好久好久,那不是我希望的,正好,大庆说你和学弟的事情,我将计就计,追了他的妹妹,他妹妹也不喜欢我,也正好,想跟我在一起,气一气学弟,顺便气一气你,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的计划,谁也没发现我的异常,然后用一假期的时间,陪朋友,陪父母,去了许多地方,拍了许多照片,做戏,给你看。

除了爱你是真的,其他的混蛋事,都是假的,我发誓,我只喜欢你一个人,只是我自己本身的问题,好像没有办法治愈了呢,还有你不懂的生活的另一面,它是你永远不会触及到的黑暗。原谅残缺的我爱上了那么完美的你,还对你始乱终弃,一边不能与你在一起,一边还要惹你伤心,我就这样,心里分裂出两个小人,一个指责我,一个宽慰我,每次跟你在一起,我既满足,又痛苦。

我想,让你在恨我中淡忘我,总比在爱我中缅怀我更加轻松吧,我希望你恨我,然后把我遗忘,这就是我最后爱你的方式。

                                    爱你的    诚诚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序言 青春是一场梦 你我在这里相遇 ,感谢遇见你,让我空欢喜
    潘旖旎阅读 17评论 0 1
  • 发现textarea标签与input标签设置默认值不同,input有value属性,但是textarea没有,所以...
    鱼娟note阅读 2,908评论 8 4
  • 一片片树林相继佝偻着腰等着风的例行检阅泛黄的叶子尾随而去不知那是条不归路 平静的湖面难得翻滚沉睡的山谷起身吆喝几朵...
    Raysmond阅读 78评论 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