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34 殷实战败而回

魔海拿着须弥袋看了看,巴掌大的深紫色袋子上绣着一只银色玄武,玄武双眼上嵌着两颗青色晶石,右下角绣着一个‘殷’字,袋口被两根金色的绒绳系着,解开绒绳打开袋口,魔海将须弥袋口朝下倒了倒,飘出一张纸条...纸条上的文字令魔海不解。

人族的文字和魔族的文字区别很大,魔族文字多以图案为主被称为魔文,对于李唐帝国的文字,魔族之人懂得的更是少之又少,魔海收好纸条和须弥袋后,转身离开战场,走向魔涛说了几句便进了中军大帐。

大帐内的地上放着一只锤,乌黑锃亮的锤身上雕刻着狼头,锤柄仿佛一只狼爪般,魔姬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摆弄着自己的指甲,修长的手指如笋尖般玉润,白皙的手掌给人绵弱无骨的感觉。

“魔海!你可知罪!”魔隆坐在帅椅上质问道。

“启禀元帅!魔海刚完胜雁门关派出的将士,不知犯了魔典哪条律法,请元帅明示!”魔海单腿跪地,右拳放置胸口处低头道。

魔典:魔族律法,依据魔典上记录的律法,可对魔族之人进行惩戒,惩戒刑罚令人生畏,犯戒之人要剥离四肢皮肤留下血肉,轻者在一条手臂上剥离宽约一寸的伤口,重者将四肢的皮肤全部剥离,裸露的血肉泡在魔池三日,受魔毒侵蚀之苦,三日过后,如果命魂还在方可活,如命魂不在则会被魔池吞噬,化为魔液,为魔池所用。

一般在魔池内活过三天,境界上均可提升,所以魔池既是提升境界的地方又是魔族接受惩罚的地方,只不过,在魔池提升境界,身体必须完好无损,这样可以吸收魔池内魔液中的精华唯己所用。反之,魔液会侵蚀魔族身体血肉,逐渐由血肉到骨头,最后成为魔池养料。

多数的魔族人都希望通过正常手段能在魔池中突破,没有人愿意在魔池中受到魔典惩罚,即便是魔将。

“呵呵!这是你的兵刃吧!就在刚才,遁地魔兽被你的魔锤击中头部殒命,我们的计划毁之一旦,你说这是不是你的过错。”魔隆笑了两声说道。

“启禀元帅,这是我的兵刃,不过在刚才的交战中,被人族一击落入地下,没想到魔锤刚好击中了遁地魔兽,否则!末将就不会抛锤伤敌了。请元帅明鉴!”

“元帅,这是敌人遗落的袋子,袋子内藏有一张纸条,请元帅过目。”魔海说完,双手举起手中的袋子,军师乌木达走上前接过须弥袋,转身朝魔隆走去,双手递上。

“哦!”魔隆打开口袋,看了看纸条,纸条上的字,他也不认识。

“军师,你看看着纸条上写的什么?”魔隆将须弥袋丢给军师道。

“元帅,这两个字是‘神识’二字。”乌木达说道。

“哦!‘神识’人族的袋子需要用神识才能打开吗?”魔隆带着疑问问道。

“元帅,这个倒是有可能,人族的袋子被成为须弥袋,袋内可存放许多物品,当然!袋子的存放空间越大,说明它的主人境界越高。您可以用自己的神识抹除袋子上的神识,看看袋子中有什么物品可以利用。”乌木达说完回到自己座位上。

几息的时间魔隆抹除了须弥袋上的神识印记,随手将袋口朝下,倒出很多东西,丹药、紫金叶、功法、界石、食物、酒等物品。

魔隆眉头一皱,这些稀松平常的东西对魔族来说毫无用处。

“军师,你看看这些东西可有用处?”魔隆有些生气的说道。

雁门关内,殷实被魔锤的力量击中,手臂受了严重的伤,臂骨骨折,胸骨也有损伤,如果没有护心镜挡住了最后的冲击力,有可能命陨。刚服完回气丹,涂抹了续骨膏,身体刚好转,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殷实晕了过去,随行军医赶紧上前,摸了摸脉,叹道:“元帅,这次伤了神识,需要养神丹,方可恢复。”

“哦!是什么原因能让魔族之人伤我将士神识?”李靖手捻胡须问道。

“启禀元帅,一般战场少有人用神魂攻击,因为难度比较大,而且神魂的消耗远超身体体能消耗,况且提升神识境界更是难上加难,谁舍得用神识攻击呢?但是,殷大人回雁门关后神识受伤,除非,魔族得到了殷大人物品,解除神识印记导致殷大人二次受伤。”军医说完退在一旁。

“看下,殷实有没有丢什么东西?”李靖说完,殷家一个年轻子弟仔细查看一番道:“启禀元帅,殷大人身上的须弥袋不见了。”

“嗯!这就说的通了,尔等好生照料,如有转醒立刻告知,顺便想办法通知你们家主,关于养魂丹的事情让他也想想办法,此事我会禀明圣上。”李靖说完转身离开殷实住的地方。

高衡的状况比殷实好些,受了些皮外伤,由于李靖提前做了交代,他深知自己不敌对方,用三尖两刃刀刀杆挡住魔棍力道,并借助魔棍之力,退回雁门关。

魔族中军大帐内,乌木达拿起一块界石兴奋道:“恭喜元帅!贺喜元帅!”

“哦!军师,我魔族这次进攻雁门关损失惨重,这喜从何来?”魔隆不解的问道。

“启禀元帅,我手中的这枚石头就是李唐帝国武者常用的破界石,这破界石的作用可谓奇妙,它能轻易的破开防御大阵,有了这枚石头,可随意进出雁门关,这难道不是喜事!”乌木达谄媚相十足的笑着说道。

“呵呵!这么说来,到是一件喜事,不过,你手中的破界石只有这一枚吗?”魔隆问道。
“元帅,目前来看只有这一枚,破界石虽说是武者必备之用,但其本身十分稀缺,能有一枚已经很幸运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枚是中品破界石,一般武者能拥有一枚下品破界石就已经很难得了。”乌木达说完将破界石双手呈上。

魔隆看着手中的破界石,单手用力一捏,破界石纹丝未动,且散发出一丝丝银色光芒,思索了一会儿,魔隆说道:“魔海,既然这破界石是你带回来的,这惩戒一事便可抵消了,有了破界石,相信雁门关也支撑不了多久,稍后你带着破界石去雁门关,争取一举拿下,如遇到难以抗衡的对手,可将我的魔丸抛出。”

“军师,蛮族那边你要再催促一番,别耽误了大事,一旦穿过剑峡来个里应外合,我魔族大军将长驱直入,这李唐帝国的疆土有一半会归于蛮族。你所在的安家,将会水涨船高,你的地位也会发生变化。”

“乌木达拜谢元帅提携之恩!若这次顺利攻入李唐帝国,小人愿为元帅鞍前马后,定当全力为元帅做事。”乌木达单腿跪地道谢。

“哈哈哈!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魔隆大笑道,眼中带着几分赞赏之意,心里的不屑完全被掩盖,对于蛮族最起码面子还要说的过去,虽然魔族势大,但是对于附庸势力也会给予某些支持。

而魔族没有让蛮族攻打雁门关,是因为蛮族这颗棋子还不适宜抛头露面,他们另有其用处。

就像承诺一样,有些承诺需要遵守,人也好、魔也罢,除了对立,也可和平共处,互惠互利,只不过对于侵略者,任何一个种族都会反击,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此刻雁门关上,李靖眉头紧锁,魔海率领魔兵利用破界石已经来到雁门关下,罗山、唐易、魏千雪、秦楚枫、公输藏锋等人站在城楼之上。

“呔!雁门关的守将们,你们听着,哪个敢下来应战,你魔爷爷的斧子得开开锋了,别龟缩在关里当乌龟,有本事下来,决一雌雄!”一个胖乎乎魔兵统领手拿短斧,脑袋圆鼓伦顿,扇风耳朵,趴趴鼻子,大嘴岔,身体如同一个圆球,短胳膊短腿,叫嚣着。

“呀呀呸!魔崽子,爷爷还没有教训你,你居然跑到关前大呼小叫,作威作福,满嘴喷粪,你瞅瞅你的样子,从上到下,矬咕囵吞、压咕囵吞、吞咕囵吞,怎么看连猪都不如魔族畜生,居然还长了一副猪耳朵,看你那黑不溜秋、脏不垃圾、毛利毛扎,浑身肥腻腻的蠢样子,还一绝雌雄,你能分清自己是公是母吗?”程无用朝着城楼下魔族吐了一口黏痰,一阵小风拂过,黏痰刚好落在这个统领脸上。

魔族统领顿时火冒三丈,哇呀呀开始叫唤...

“魔崽子,怎么样?老程的这口痰有水准吧!够劲吧!是不是咸淡适中,这个小菜你满意否,在给你配壶酒,你可以痛痛快快的吃一顿了,哈哈哈...”程无用这番话说完,城楼上众人哄堂大笑。

魔兵统领气的七窍生烟,持单斧朝关下城门冲来,挥斧便砍,‘嘭嘭嘭’的击砍声过后,城门安然无恙,一阵阵涟漪泛起,化解了斧子击砍时的力量。

魔兵统领看到城门无损,双手持斧,从上而下,引动身体魔气,喝道:“巨魔轮!”一个车轮大的斧影带着魔气朝城门劈下,‘嘭’的一声响过,一片金色涟漪泛起,魔兵统领的身体如弹射般倒着飞走,而后‘轰’的一声,砸落在地面上。

再看这个魔族统领,镶嵌在地面上,手中的斧子早已不知去向,短胳膊、短腿在圆鼓伦顿的身体上四处乱蹬,口、鼻、眼中血液渗出,嘴里明显进气少,出气多。

众魔兵七手八脚的将这位统领拽出地面,抬到一旁,在看向城门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惧怕,而魔族后方传来一阵骚动。

“报!将军,一位魔兵被弹出的斧子击中头部,阵亡。”

魔海看着面前抬来的魔兵,头颅上镶嵌着一柄大斧,嘴角一阵抽搐,相互看了一眼摇摇头,暗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如此邪乎,遁地魔兽被自己的魔锤打死,魔兵有被自己人的斧子砍死,出师不利啊!”

雁门关城门在制作的时候,采用的是天外玄铁和红铜精金,在制作过程中镌刻了防御阵法,阵法内镶嵌了界石作为阵眼,当城门受到外力挤压或者撞击后时防御阵法激活,可将所有的力量成倍的反弹,所以就出现了魔族统领被弹飞的那一幕。

雁门关城门厚两尺,重约万斤,控制开关在城门内部,只需将城墙内的界石旋转,城门就会打开,旋转的角度不同城门开启的大小也不尽相同。

“哈哈哈...魔崽子们!瞧瞧你们那熊样,连城门都破不开,还敢来犯我李唐帝国,真不知谁给你们的胆子,那个猪头一样的魔崽子,就你那矬样,躺着和站着一边儿高的主,你站起来试着走两步,回头看看,你那板斧都劈到自己人头上了,害人害己的东西,我要是你直接抹脖子算了,省的活着成为别人的笑话。”

雁门关城楼上众人再次张口大笑,程无用的嘴真是损,但确实挺解恨。

“将军,让我看看!让我看看!”魔并统领挣扎着起来。
“魔石,稍安勿躁!你要好好休息,养伤才是。”魔海安慰道。

“将军,那是我的兵啊!我求你了!”魔石满嘴是血央求道。

“罢了,抬上来吧!”魔海叹道。
四个魔兵将尸体抬到魔石面前,魔石看到嚎啕大哭,“弟啊!兄对不起你!有生之年,兄定当为你报仇雪恨,屠戮李唐帝国。”

“哼!大言不惭!本想留你一命给你个教训,没想到区区你魔兵居然有屠戮我李唐帝国的想法!”唐易听闻后,拉弓搭箭,箭矢带着一丝金之力朝魔石飞来,‘当’的一声,箭矢被魔海的魔锤挡住。

唐易怒向胆边生,“哼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挡住几箭!”随后唐易拉弓搭箭,九连环射出,只听得‘噗噗噗...’九位魔兵被箭矢射穿,连带后面的魔兵也被箭矢射中,惨叫声此起彼伏,凡被箭矢射中的魔兵伤口无法愈合,金之力破坏着魔兵身体的机能。

“撤退!撤退!”魔涛大喊着,魔海双锤在手,眼睛盯着城楼之上,他完全没想到,雁门关居然还有一位弓箭手,而且修出金之力,这让他有些始料不及。

唐易再次拉弓搭箭,随着‘噗噗...’声响过,又有不少魔兵命丧箭下,箭矢的金之力,不断在魔兵体内侵蚀,沿着魔兵的血脉在全身乱窜,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前的那种痛苦、无奈、恐惧、还有折磨...

唐易的箭矢,让魔海、魔涛等魔族看到了死亡阴影,难以磨灭的阴影...

箭矢不断的从雁门关飞出,魔兵的生命如草芥般被无情的收割着,当魔兵全部从破开的结界处离开后取走破界石后,防护大阵恢复如初,他们才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唐易凝神持弓,对准举锤的魔海,引动体内罡气,凝聚成箭矢,箭尖上又附着了破界沙,松开弓弦,一道金色流光穿过防护大阵,带着一股难以阻挡的天地威势朝魔海飞去...
魔海立即抛出魔锤,然后又抛出魔丸,先是‘嘶’的一声,魔锤从锤头到锤柄被切成两半,然后‘嘭’的一声,箭矢撞在魔隆的魔枪上,巨大的撞击力产生的爆点,激起一道高约三十丈的能量光团,能量光团形成一道竖着的光刀,肆虐着雁门关前的土地。

被光刀切过的地方土地和石头都被气化了,而魔枪上的枪尖和枪刃也被这股力量摧毁,好好的一支皇级魔枪,变成了一根烧火棍,而这根烧火棍插在魔海腹部,魔海手脚朝前,身体朝后就这样朝着魔族的营地飞去...

‘嘭’的一声,魔海掉在魔族驻扎的营地,地面上砸出一个坑,魔兵们看到这一幕,面面相觑不敢多话,魔隆看着魔海,眉头紧皱,他怎么也想不到,刚才的爆炸声不仅惊动了自己,而且还让魔海受了重伤,看情况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

其他受伤的魔兵被带回营地,疼痛声扰得多数魔兵身心不宁,魔隆不得已,派人将受伤的魔兵运回十里外的大本营。

雁门关城楼上,唐易放出最后一箭,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体内的罡气消耗的七七八八,脸色变得有些惨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雁门关隘口,满目疮痍,平整的地面变得坑坑洼洼,原本被植物覆盖的山体,已经变得残破不堪,魔血将山石、土壤染成黑色,滚...
    夜已空阅读 222评论 1 2
  • 魔族主将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感觉自己的气息被锁定,迅速引魔气到狼牙棒,双手紧握... 然而,箭矢在距离自己一丈的...
    夜已空阅读 202评论 1 2
  •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该死!雁门关不是没有擅战之人吗?怎么一个小小的年轻人箭术居然如此厉害,还能破开大阵。快,赶...
    夜已空阅读 419评论 4 3
  • 薛丁山转身驱马离开,魔兵手持兵器不敢上前,刚才薛丁山的表现着实让他们感到恐惧,仅仅两招,魔兵死伤百人有余。 薛丁山...
    夜已空阅读 441评论 3 3
  • 李唐帝国京都的早晨,阳光和煦,微风轻涤荡,燕儿在湛蓝的天空结伴而飞,柳枝在风的轻拂下微微摇曳,仿如绿色绸缎般轻盈。...
    夜已空阅读 195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