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日记7:高铁

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哈尔滨 晴,辽宁 热

忙了一早晨,试图在网上订去辽宁的火车票。但身份证一栏总是通不过。

20年前的身份证

我的身份证是二十年前领的,还在有效期之内呢,但编号比订票网上要求的少一位。试着填我的护照号码,位数缺的更多。

听说大酒店里有人工售票,我想去试一试。

文昌街上有好多气派的大酒店,一路看下去,没看到有任何代售机票的指示牌子,却看到很多婚礼的横幅和大幅招牌。是不是应该叫做告示牌?但确实是幅面巨大,印制精美,漂亮得就像是电影广告,而且新人的穿着打扮就像两个电影明星,怎么看都没毛病。

在一家酒店的门厅里,看见一位新娘和她的父亲正准备入场。他们面对着宴会大厅的门,我只能看见他们的背影。那位父亲一身戎装,可能是个军人,寸头,腰板儿溜直。我不禁有些羡慕他那么年轻就能陪女儿走进婚姻殿堂,便想多看一会儿,想看看他怎样憋住眼泪不流鼻涕,还想看看伴郎是什么样,不知现在的司仪是否还拿伴郎伴娘开玩笑。(参见《伴郎》

音响里传出司仪的指令,伴着婚礼进行曲,宴会大厅的门打开了,只见里面彩球飞舞,彩灯闪烁,烟雾缭绕,能看见嘈杂的宾客围坐在酒席旁,舞台上隐约有几个人影。新娘挎着父亲的胳膊走进烟雾中,我也跟近了一些,闻到那烟雾是香烟的烟,还夹杂着菜香和酒香,熏得我眼泪都下来了。

突然,妻过来把我给拉走了,“看别人嫁女儿受不了吧,还陪着掉眼泪,快走,票买到了。” 此时离开车时间不到两个小时了。

好在哈尔滨有通向高铁站的地铁。地铁绝不会堵车,我们顺利赶到雄伟壮观的西站,并换好了票。

票上打印着广告

高铁的安检和飞机的安检一样严格,高铁站里的设施和飞机场的设施是一样的档次,再也不是记忆中又脏又乱的火车站了,就连卖货的商铺都装修得和大超市一般。

还有时间买礼物。在数不清的哈尔滨红肠专门店里,我们被售货小姐们忽悠得不知东南西北。我怎么不记得哈尔滨红肠有这么多不同的名字?肉联红肠、秋林红肠、商委红肠、正阳楼红肠、裕昌红肠、义利红肠、农大红肠、友谊宫红肠、道台府红肠、立多夫斯红肠、哈尔滨里道斯、秋林里道斯...

不管哪个牌子,都有拿了就走的纸盒和要多少就称多少的“新货”。我们随便挑了一个柜台买了几样东西,反正也搞不清哪个是正宗,也不知道红肠在城里的商店该卖多少钱。交完了钱,我请售货小姐用货架子上的纸盒给装起来,被告知要另交钱。仅仅是印了“正宗哈尔滨红肠”这几个字,一个纸盒就值10块钱吗?算了,给自己家人吃,用不着贴标签,有层塑料袋就可以了。

高铁发出金属闪亮的光泽,没有绿皮火车时代的一抹颜色。

高铁的座位非常舒适,比飞机座位宽得多,腿前面的空间也比飞机上的大得多。座位上还有给手机充电的插座。在高铁上允许用手机打电话,微信也好使,这一点飞机根本比不了。另外,高铁以三百公里左右的时速飞驰,车内却听不见哐铛哐铛的声音,非常安静,而且非常平稳,在日记本上写字时,笔划受到的影响不大。

车上还有热水器,能出热水和温水,有干净宽敞的卫生间,就连行李架都和以前的不一样,是一种半透明的塑料,便于从下面观察行李的位置,即使谁的行李里面有液体流出来,也不会掉到下面乘客的头上。

高铁的窗户是全密封的,没滑轨没把手,打不开。所以玻璃中间没有横撑,视野特别宽阔。

拍照时,时速在三百公里以上,近景都变得向前倾斜。

窗外非常漂亮,有无尽的、宽阔的田野,很少有山,很少有树,景色和记忆中的很不一样。哈尔滨至锦州这趟线我是走过很多次的,这三十年过去,窗外的风景怎么变化得这么大?路过长春,沈阳这些大城市时,我都没看出来。问了邻座的人,他指给我看很远处隐约闪现的烟囱和高楼的轮廓,告诉我说高铁是在田野中开辟的全新线路,再过些年,高铁两侧就会高楼林立了,各大城市都正在围绕高铁规划新城区呢。

高铁,中国的奇迹!

到锦州仅用了三个半小时。是的,三个半!我上大学的时候,需要十八个小时!真是奇迹!

出了锦州站,被大门两侧大声拉客的人给吓到了。乡音很熟悉,但听着很吵。

我们一边躲,一边说,“有车接,有车接”,杀出重围。

其实我并没有要家里人来接,我坚信会有国营大客车的。

放眼望去,一片荒凉,只有崭新的车站大楼反射着下午强烈的阳光。看不见一颗树,没有一处可背阴的地方。

我们俩孤零零地站在平整宽阔的广场中央发呆,感受水泥地面上滚烫的热气。不,我们并不孤独,还有一位,一个晒得像铁塔一样的大汉,一直锲而不舍地跟在我们后面。

“走吧,老板,没有公交车,拼车吧,够四个人就走,就缺你们俩啦。”他一直不停地重复着。

终于,我认输了,问了一句:“多少钱?”。

“老板你说多少钱?”

套路!我早在网上看到过,这都是套路!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乖乖地跟着走吧。

走回到出站口,正赶上又一列高铁进站,他一边大声对刚出来的人重复他的套话,一边向我俩这边指。我们俩看起来虽然不像老板,但肯定不像骗子,很快就有两个男乘客跟着那个大汉过来了。然后我们一起绕到车站大楼的后面,果然见有一辆小车停在那里,里面没有人。

原来这拉客的大汉也兼司机。

他的车外表很旧,里面也很破旧,启动时,震动很大,感觉车体像要散架子了一般。更可怕的是,所有的安全带都扣不上,就连司机的安全带也扣不上,他只是把安全带松松垮垮地搭在胸前。

车上了高速,他就一直加油,把车开到时速120多公里以上,引擎表显示的转速超过了四千。这辆车可能不是他自己的。我从未让我的爱车引擎转数超过三千。

猛加油确实跑得快,仅用了一个小时零几分钟就到了姐姐家门口,是的,从锦州到朝阳仅用了一个小时!我上大学的时候,需要三个半小时。

大汉司机体贴地帮我们从车的后箱里往外拿行李,我们赶紧从包里掏出钱给他。我们感到很幸运,没有碰到坏人,车也没出事。


见到姐姐一家,见到妈妈和周姨。姐夫去饭店包了一个单间。

饭店的位置非常好,距离外甥女家,周姨家和姐姐家都在步行十分钟之内。

吕文新
2017年9月整理于新西兰奥克兰


上一篇回目录 |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