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红*尘*伤*如*许【之二十三】

  “过两天上边要来检查,我们行里给每个人都分配了任务,让我校对一百页账目。原说今晚上校对完,明天给交的,谁想就忘了。”罗慧说着,便起*身下床,跑去书房取了账页,又飞跑回来。

  望着她那上下自然过渡略微有点丰*满*的身*姿,若水的眼*睛不觉有*些*直了。罗慧抬眼看他一眼,笑道:“看啥呢?SE*鬼!”

  若水心中又有Yu*nian上来了,但因今日白天跟程佳*zhe*teng*了几回,刚才又跟罗慧才qin*re过,身体相当乏*困,已是有*心*无*力了,遂无奈地笑笑,却拿手指在脸上xiu了罗慧一下:“好歹也有个男人在屋里嘛,你连也不注意一点影响!”

  罗慧笑着上床,说一句:“还不是怪你!把人都教*坏了!”坐进被窝里,又从被子上扯过一件衬衫,也没看是谁的,就胡乱披在肩上,一页一页的开始校对起账页来。

  “我帮你查吧。”若水也坐起来,眼睛从她的肩上望过去,便见账页上密密麻麻尽是数字。

  “你睡吧。”罗慧没有看他,只是在那一行行数字间迅速浏览,“财务账目,你不懂的。再说,我们有职业纪律,不允许向外人泄露秘密。”

  “我是外人?”王若水笑着,早抢了一把账页在手中。

  “你放下!”罗慧回头,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若水只顾一页一页地翻看账页,一脸的得意。

  “你给我放下!”罗慧啸叫起来,已是怒容满面了。若水猛一惊,看了她一眼,却仍没放下账页。

  “你放不放?!”

  “不放。”王若水笑着摇头。

  “你滚!”罗慧再次啸叫,声音尖利如刀,差点儿刺*穿他的耳鼓,且冷不防的,早掴了他一掌。若水半天也没回过神来,账页便在不知不觉中放下了。稍稍回过味来时,却见罗慧发了疯一样,从被子上一件一件抓起他的衣服,只个往门口扔,猛然发现她自己披在身上的衬衫竟也是若水的,便也一把扯过,使劲往门口扔去。然后,她便嘤嘤的哭了。

  王若水心里恼恨恨的,牙咬得“咯叭叭”乱响,却最终一言未发,默默地下床去拾衣服。就在他双脚刚挨地时,冷不防被罗慧从被子中伸出脚来,照着他的沟子狠狠踢了一下。若水踉跄向前两步,到底没能站稳,倒木头似的扑*倒在地,半日起不来。罗慧却又含泪噗嗤笑了。

  王若水终于慢慢爬起身来,一步步走到门口,默默穿了衣服,又回到床边穿上鞋子,看了罗慧半日,低声说:“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你走吧!”罗慧朝他摆了摆手,“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若水便又狠狠瞪她一眼,头也没回地走了。随着门“哐”一声狠摔,他听见了罗慧的哭泣声,接着听见了她扔账页的“哗啦”声。

  走到街上时,看看表,才十点多一点。若水心里又恼又恨,乱糟糟的,不知该往何处去,便茫然地走走瞧瞧、瞧瞧走走,不觉来到了夜市上。吃了几十串烤*肉,又喝了两瓶啤酒后,就又漫无目的地闲逛开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他跟罗慧大概是无缘吧?要不,怎么会动不动就吵架呢?便真想跟她结束了。再一想,分手后,相伴而来的将会是遥遥无期的孤*独和寂*寞,就又不由得有些怯火了。

  不知不觉间,若水已来到了街心广场南侧的街心公园外。便见公园中心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都在观看那喷射着五*光*十*色水柱的人造喷*泉。

  他猛然想起,傍晚时见过城建局张贴的一张告示,说是街心公园今晚喷*泉试*喷,欢迎群众前往观看。他便又心中暗暗后悔,要是把罗慧叫出来看喷泉,而不是早早就*睡*下,也不至于后来闹得天*翻*地*覆的。就这么心里想着,后悔着,他走进了街心公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