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2

很多年前,在观音桥捡过一只流浪狗,唤作“来福”

时值冬天最冷时候,一群摩的正戏谑说要把它打来吃了。为避免成为一锅香喷喷狗肉,着急忙慌把它带回家。

来福莫名尿频,在我家木地板上,东一摊西一摊画地图。训诫过它几次都无用, 一生气就把它关在门外。 待打开门,已踪影全无,四下召唤无果。

心里空落落了好长一段时间。

几个月以后从海南回来,拖着大箱子经过观音桥。

竟见到来福了,和一只白色的乖乖土狗形影不离。来福见了我欢喜无限,欢呼扑腾,一心要尾随我要回家,而土狗伙伴亦步亦趋。

真不能同时把它俩带回小区,只得去便利店买了几根火腿肠,摸着来福的小脑袋喃喃细语说了很多抱歉的话,一步三回头离开。

后来常常在建新东路见到来福,已经有人收养了它。是一个在建筑工地临时摆烟摊儿的好姐姐。

那条白色的乖乖土狗再也看不见了,听说被车压死了。车水马龙的建新东路,也是常事。

来福也被车压过,伤了一只腿。还跑丢过几次,终于也回来了,一瘸一拐,瘦骨嶙峋,满身跳蚤。

冬天,在建筑工地的一个偏僻角落生下了五只小狗。其中一只我带回了家。

带回家的这只狗名叫lucky。

对,我们的狗主lucky隆重登场了。

lucky的故事说来话长,且随意扯一些吧。它今年五岁了,小时候生活在观音桥一处小区的32楼,几乎从来没下过楼。

住在一个大笼子里。狗的世界就是3室1厅,和家里的几个人。

因为是侄儿从小照顾大的,lucky的性格随他。超级黏人,任性倔强,爱憎分明 忠勇坚强,等等。(嗯,此狗颇有钓鱼城精神。)

暑假的时候狗被送到我家。这只神奇的狗,几乎把我家花盆泥土和小石子都吃光了。然后就生病了。我一着急灌药的时候用了儿童的剂量。

lucky在我的怀里拼命抽搐,口吐白泡,发出濒死的喘息声。

吓坏我了!六神无主念念有词祈祷:一定不要死,一定不要死,我保证对你好。

奇迹终于发生了,lucky天昏地暗的抽搐了 20分钟慢慢缓过来。

lucky活过来了以后,一如既往的黏人,只要视线看不到人的存在就会惊天动地的吵闹。

经常有种错觉,我欠它很多钱,我是为它活着。

lucky超级聪明,每次关进笼子里,它都能手脚灵敏的把笼子拨弄开,只需短短的十几秒。

对声音也异常敏感,左邻右舍只要声音大了,它就会叫个不停。我很怕这只狗扰民,一直骗它:“以后给你买个大房子住。住别墅哦!”狗其实很好骗的,乖乖的信了。

观音桥的小区都很小,狗太多。事实上lucky很少在小区里活动。成年后就被送回到合川乡下了。

送lucky回来的时候,我非常的担忧。这只狗从小就锦衣玉食,被人抱大的,过的是宠物狗的日子。乡下粗茶淡饭的生活能适应吗?

它当然不能适应,它终于也会适应。

再见到它的时候,已经是一条田园犬模样了。大粗铁链子拴在门框上,因为过分扑腾,拼死扑腾,整个脖子和两个前腿都血肉模糊,好几个季节都没长出毛来。

慢慢的捡了很多流浪狗回来,瞎眼的,缺腿的,没毛的,慢慢顾不上照顾它。

但lucky超级有个性,一直叫,一直叫,一直一直叫。 它总能成功的吸引我的注意力,在茫茫狗海之中。

直到温暖的掌心触碰到它柔软的小脑袋。

偶尔也会想起对它的承诺,给它更自由的生活,可以每天在一起相伴。

百转千回,命运终于把它又带回了我身边。

现在有小院子了,想着多一只狗与三顺做伴也好。狗生短暂。不能只是一根绳索,一碗饭就了却一生。

专程去把lucky接回来,但它实在太臭了,怀疑这几年都没洗过澡。一如既往的黏人啊。寸步不离无论做什么。

晚上带着三顺和lucky去江边洗澡。满涂宠物香波以后直接扔到江里面。 三岁那一年,我爸就是这样教会我游泳的。

两只湿漉漉的狗从江里爬起来,委屈万分两个爪子紧紧的搂着我。湿漉漉的小脑袋在肩头拱啊拱。

腰上系的漂流袋,漂流袋上系着两条狗的链子。一个人两条狗,浩浩荡荡往江心游。

这美好的生活呀,做神仙也不换。

岸上有个卖唱的歌手,正在酒肆间鬼哭狼嚎的唱:再见了,亲爱的梦中女孩,我要到远方去寻找未来。假如我有一天不再回来,就让月亮守候在你窗外。

三江六岸,波光粼粼。越往江中心去嘈杂的声音渐渐的弱了。在江中心看着倒影里霓虹闪烁的楼宇歌舞升平。

恍如隔世,让月亮守候在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