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科志》第 1 期「设计与科学」导读

0.511字数 899阅读 116

文:任宁

本文为 ONES Piece《设科志》特别翻译系列的一部分。《设科志》(Journal of Design and Science)为 MIT 媒体实验室联合发起的一个全新的在线出版计划。如想第一时间收到译文更新,欢迎订阅我们的 newsletter。《设科志》官网也将陆续发布此系列所有译文。

很高兴 ONES Idea 媒体实验室ONES Piece 翻译计划能参与MIT Media Lab 主导的《设科志》Journal of Design and Science)中文版翻译工作。前段日子,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 (Mike Pence) 在哈德逊学院作了关于对华政策的激烈演讲。临近结尾,他引用了鲁迅的句子:「中国人对于异族,历来只有两样称呼:一样是禽兽,一样是圣上。」

这话落笔于百年前,放到现在,自然是不确切的描述。但它让我想到,其实我们对很多事物仍然有着类似的容两极于一端的态度。「设计」与「科学」便是其中之二。一方面,设计成为各界热词;另一方面,「设计感」被毁灭性地简化成约等于「好看」。一方面,我们把「科学发展观」的大旗举过头顶;另一方面,「说到底,其实科学也是一种迷信」这样的狗屁总能令许多人心有戚戚焉。

这现象背后的原因有许多,但当中比较重要的一个,我相信是缺乏对「过程」的反思和考虑。中国文化里有古希腊悲剧般对根柢性的执念,最高级的便是「一语道破天机」。对隐喻般模糊而笼统的「醒世恒言」的追求,和如「知行合一」字面上所提示的,对内里·奥克斯曼 (Neri Oxman) 在《纠缠时代》里提出的「信息-知识-功能-行为-新信息」的「创造力的克雷伯斯循环」的省略,都是一种「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式的,面对「过程」的颟顸。

然而在设计和科学中,过程都理应是重要级毫不逊于结果的存在。所幸目前对各种方法论重视程度的逐步提高,也正体现出我们对西人所谓「过程推动进程 (process makes progress)」的心理建设的日渐现代化。而《设科志》于我眼中,便恰是一个多学科顶级高手戮力齐心,公议「过程」的过程。

借用在「迟早更新」节目导语中使过的比喻,它是一个「工程文件」——不是未经加工的原始素材,也不是结论已定的终稿。它是一套设计者作为参与者的思想生态,也是一架《神奇博士 (Doctor Who)》中的 TARDIS 时空机。我们的未来,和未来的我们,正浸在这个「过程」溶液中,慢慢地显影,缓缓地变得清晰。

《设科志》第 1 期「设计与科学」的四篇译文将在未来几天内陆续更新,您也可以上 JoDS 的官网阅读我们的译文,敬请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