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感情叫哥哥

   “老大楼站到了,要下车的乘客请后门下车。”汽车缓缓停靠在公交站处,雨惜三步两跳的下了车习惯性的往广告牌后面钻,却被身后的一个声音叫住。

“雨惜,走错啦,这边跟来”一双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跑错路的雨惜。

这个二货,往哪里跑呢。

雨惜在后面默默的跟着,数着地上的格子蹦到了德云的身边。

德云回过头,那洁净的笑容似阳光一样在这个冬日温暖了雨惜。

要不是练车,两个人的生活也不会有交集。

“车上睡得好香呀”德云边说边替雨惜拉上了衣服上的帽子,“天冷,把帽子戴上吧”。

“哦。”雨惜整整帽子上的长毛,抬头看德云。

长长的睫毛触到了镜片,棕黑的眼珠如天上的星辰,令雨惜神往。也许一切都是缘分。

还记得当时练车时,雨惜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安静的大男孩,山东大学医学院出身的他浑身散发着儒家理性的气质。

“我叫雨惜,你叫什么名字”

“你父母是不是喜欢郭德纲的德云社呀”

········

“你的手机号和我的好像呀,就差末尾四个数字”

········

“你的微信号是多少呀,我能加你不”

········

“我科目二过了,你多会去练科三呀,咱们一起呗。”

·······

“感觉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

“我上车了,你在哪里呀”

如果我能早一点认识你,就好了。最后这一句话,雨惜在心里说了许久,但终未说出口。

周末的街道格外拥挤,雨惜就这样静静的呆在德云的身旁等着过马路。她怕说话,因为过了今天,两个人也许再也不会见面。

“雨惜,你是一个好女孩,如果能够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德云突然蹦出的这一句话彻底惊到了雨惜。

清澈的眼神透着些许无辜,德云怕伤到这个善良的女孩,随后又加了一句话:“和你开玩笑的”

雨惜浅浅一笑,回了句:“我认你当哥哥吧”

绿灯亮起,雨惜有点跟不上德云的步伐,便伸出了胳膊拖住了他。以哥哥的名义,这样的举动应该是合乎道德的吧。

德云步伐一滞,任左边的胳膊上拖上了一颗肉蛋,嘴角挂上一丝月牙。

“如果今后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今后要去山东的话,记得告诉我。包吃包住哈”

雨惜狠狠的点点头,心里却涩涩的。

德云,你知道为什么叫你哥哥吗?因为韩语中的哥哥(欧巴)不只是女性对男性年长者的称呼,还有深深爱意。

一段感情终将酿成,可是我终究没勇气将其拆封。

这一次,我们笑着说再见。

只是,遇见你,真的很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