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之路——天空镜

很怀疑,是不是黑马河的日出花光了我去茶卡盐湖的好运气。(据说好多游客在黑马河逗留数日,都未能见一次日出)从黑马河出,翻过橡皮山后,太阳就躲在厚厚的云层里不肯露面。然而盐湖最美的景色是需要在晴日下才能绽放的。

沿着109国道,进入柴达木盆地。时间尚早,公路上不见车辆。路的尽头是白雪皑皑的昆仑支脉,两旁仍是草场绵延。一排排巨大的风车矗立之上,犹如忠诚的卫兵。风轮缓缓而动,沉默的守卫着脚下的土地。这条路上有一处被誉为是整个青藏高原“最二”的地方——一块标记着109国道2222处的路碑。既然到了这里,怎能不二一下再走。


继续从路碑出发,再行驶40分钟左右,茶卡盐湖就到了。初见盐湖并未给我惊艳之感,反而有几分寒酸。天公不作美固然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外围湖面早已没有了盐层,而是类似黑水塘一般。几处盐雕虽然高大,但是粗糙。给人以潦倒的感觉。一条延伸至湖心的铁轨将整个湖面一分为二,这条铁轨是当年为了运盐而建,现在则供观光小火车行驶。据说这是世界上最窄的轨道。

沿着铁轨慢慢向湖中心走去,茶卡的美才慢慢地,静静地释放出来。犹如一方上好的羊脂白玉,在姹紫嫣红中才格外出挑,沉静的散发出温润光华。四周越来越洁白,远山的倒影也在如镜面般的湖面上渐渐清晰。虽然天空还是阴沉沉的,远处的山也雾蒙蒙,但是另有一种朦胧之美。水下析出洁白的盐花,如冰似雪,浅浅的湖底,有情侣用石子摆出各种心形更是平添了几分浪漫。

茶卡盐湖开采已经有3000年历史。早在西汉时期,这里的羌人就采盐换物,清代官方还在这里设立了盐局,历史上的“青盐”在西北地区名闻遐迩。坐上小火车离开前,再回首一望这盐湖吧。水是天之镜,天是水之影。你看不见边际,分不清天地,澄澈一片,如梦似幻。

从茶卡折返祁连,途经刚察,放弃了省时间的高速,而选择穿越刚察草原,庆幸这个选择,让我没有错过刚察草原的美丽。一条公路笔直伸向前方,路的尽头是起伏小丘,再远处,是巍峨高山,白雪为冠。路的两边是千里草原。夏秋之交,草原上青金相间。天空是蔚蓝,缀着白云朵朵,色彩格外明艳动人。小丘线条柔美,就象没骨的画,只用绿色渲染,不用画笔勾勒,到处流翠,轻轻流入云际。这种境界,使人惊叹,叫人舒坦。草甸之上,有状如喇叭的蓝色小花,迎风盛开,楚楚可怜。此时此刻,我只惊叹美的不似人间。

可知,美丽的刚察和那位著名的情僧——仓央嘉措有着不解的缘分。那位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六世达赖,在这里终结了自己传奇的一生。是被人所害还是遁入民间不得而知,只有那些美如朝露的诗句仍然传颂: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