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9 老Billy

很想写老Billy的故事,可是却不知道该从何写起,脑袋里时不时飘过他常说的一句话:Crystal,我会安排。是啊,他把别人都安排的好好的,唯独忘了自己。

他在利丰三十年,几起几落,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清楚,一度曾被下放到孟加拉。记得深圳部门解散的时候,我曾一脸担忧的问他要怎么办,他说有两个选择:一,重回孟加拉;二,调任上海,最终他去了上海。在精明的Alex手下做事,应该没那么轻松吧?果然,几个月后,听说他瘦得皮包骨头了……

昨天怀着雀跃的心情,我又去了一趟那个我无比熟悉的地方。看到谢从办公大楼里走出来,我很激动。吃饭的时候,她问我有没有跟老头联系,我愣了一下后,摇摇头。

谢说:Billy他老婆走了......

我:啊?他肯定很伤心吧!

谢黯然道:是啊,他很伤心,也好可怜。

可怜,我念了两遍。“谢,不要用可怜这个词,他会走出来的,他需要时间。”

希望吧……,谢拖长了声音。

Dear Billy,Crystals希望你早日走出阴霾,在我们心里,你应该永远神采飞扬才对,不是吗?

加油吧!

我不想现在给你打电话,但是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早日走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