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日记》-毛笔(4)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醒了过来,眼前看到昏黄的光,起身看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大青石上,像是在一个山洞里,我还没缓过神儿来,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你醒了!”我赶忙转身,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老太太,这老太太的穿衣打扮明显和咱们不在一个时代,一身青衣长衫,头戴抹额,高高盘起的发髻上插着一个青木簪子,我想着这打扮似曾相识,恍然之间才想起,这不就是红楼梦里刘姥姥的打扮吗!

  老太太见我只是微笑,缓步走来坐在大青石上,“你是谁啊?我这是在哪?”面对眼前的景象多少感觉有些害怕,“年轻人,你不要怕,来,坐下!”我见这老太太倒是一脸慈祥,也就听她的坐了下来,这一坐下来我才发现,这老太太鼻子长得很尖,并且在鼻子两侧横着长着几根长长的硬胡须,这不就和之前我遇到的那两个小人一样吗!我又被吓的站了起来,“给你说啊?我见过你这样的,那两个小人儿呢?我刚才就和那俩小人儿在一起,我想起来了!你们一伙儿的,老李和老刘都是被你们害的,我全想起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时又开始语无伦次,其实就是内心害怕。

  一旁的老太太笑出了声:“没错,没错,那是我的两个子孙,你不要害怕,听我慢慢给你讲来!”眼前的这个老太太虽然不是人类,但是看着也倒是慈祥,我依旧心里忐忑,故作镇定坐了下来并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你不要怕,虽然我不是人类,但是我也不会伤害你。”她依旧面带笑容。“那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朋友呢?”我问道。“其实,我们不想伤害他们,我们是修炼了百年的黄仙,与齐老板一家也有了百年的交情,最早在齐老板太爷爷还活着的那个时候,我们一族暂住到了他们家,那是因为我的一个子孙要产崽,因为周边的人家都养着狗,我们最害怕的就是狗,恰巧齐老板它们家没有养,我们就在他家的柴房里住了下来,我的那个子孙产仔后就被齐老板的太爷爷发现了,他并没有伤害我的子孙,还在柴房里铺了棉絮,我们很是感激,只是齐老板的太爷爷担心院子里的那些鸡,于是他就对我那个产仔的子孙说,住可以,但不要伤害院子里他养的鸡,因为那个时候生活条件很差,这些鸡对于他们家来说可以算是生活的依靠,平时的那些生活开销都靠这些鸡下的蛋来维持,我族子孙都是通灵之物,自然明白,于是我们各不侵犯,生活的倒也和谐,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我的一个子孙偷喝了村民贡在土地庙里的贡品酒水,当晚这个小厮乱了性子,当晚就咬死了几只齐老板太爷爷养的鸡,第二天一早这齐老板的太奶奶可不干啦,破口大骂,并不停的埋怨齐太爷,说他埋下祸根,齐太爷到是比较冷静,他只是走到柴房要求我们离开,因为之前人家就定好规矩,毕竟是我们一族惹了祸,因为刚产仔不久,一族搬家确实也不容易,齐老太爷也看出了我们的为难之处,齐老太爷只是叹了口气,又让我们住了下来,我族子孙深知有愧,于是就和齐家定下了约定,以后要为齐家效力,愿做齐家的保家仙,佑护齐家世代子孙。”

  “既然要护佑齐家子孙,可是你们怎么会动手伤害齐老板呢?”我问到。这老太太叹了口气说到:“唉!还不是一个贪字在作怪,茅竹坪这个地方的人世代都以制笔为生,这制笔的材料是决定笔的价值关键,最难得的也就是我族子孙身上的毛啦,所以我族子孙经常被这些村民捕捉用于制笔,齐老太爷家里也是一样,只是齐老太爷人性善良,觉得杀生取毫残忍,所以他做的笔一直销量平平,日子过得也就紧紧巴巴,我族自然知道他的难处,于是我族子孙与齐老太爷约定好,定时给齐老太爷提供身上的豪毛,时候到了我们就会把身上的豪毛放到山上滴水洞的土地神龛后面的石洞里,这样的约定一直维持现在,可是人类是贪婪的,村民对笔材的要求越来越高,从身上到尾巴再到嘴巴,为此也牺牲了不少我族子孙,齐家到还好,齐老太爷定下规矩,齐家子孙不许伤害我族类子孙,每次取毫后还会给我们留下一些贡品,表示感谢,齐家把我们提供的毫毛依次分类,制作不同等级的毛笔,虽说不是每支都是精品吧,但是在与普通村民的笔材比起来也算上乘了,这样齐家的日子也就好了起来,可是这齐家到了齐老板这辈最近不知怎么了,近些日子不停的要求我们提供上好的豪毛,我族近百年守护齐家,尽量把上好的豪毛提供给齐家,可是这个齐老板黑了心,在神龛的贡品里下毒,由于我族与齐家都是近百年的交往,所以就大意了,以至于我族几个近百年道行的长老也中毒死去,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做点雪笔,这点雪笔的豪毛需要嘴巴上是白毛的豪毛制作,可是这白毛需要我族类子孙修炼近百年才能获得,为此我族子孙大怒,这才施法惩治齐老板。”老太太说完后一脸的无奈,连连叹气。

  听了这老太太的话我也是觉得气愤,但是毕竟有两条性命在那里摆着,我也不想他们为此丢了性命,于是我开始向这老太太求情,看看能不能饶了两人的性命,没想到我还没开口这老太太居然自己说了要饶恕他们两人,原因很简单它们的终极目标还是为了修行,伤了两人性命对它们族类子孙也没有好处,甚至会遭天谴,此次她的现身就是来阻止子孙的行为,平息此事的。可以不伤性命,只是从此之后它们与齐家的这段缘分也就尽了,之后再不会做齐家的保家仙,两家再不往来。我对老太太宽宏大量的态度,一通夸赞。老太太只说:“好了,你回去吧,咱俩相见也是缘分,你也并非常人,看你这眼睛便知,只是你要小心那个李老板,叫他不要助纣为虐,那点雪笔在普通人手里只是一支好用的毛笔,如果流到有手段的人手里,那可是会惹祸的。”说到这里这老太太冲我微微一笑,只听她说了句“去吧!”我一阵眩晕,失去了直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