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咖啡馆:这不是杭州的网红咖啡馆,一个人去更有感觉

知道木心,是从陈丹青的书里,起初看陈丹青的《退步集》,觉得这个人写文字比很多作家都好,满纸都是意思。但他一说到木心,自己就恭恭敬敬做起小学生,不敢有旁的意思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常去的这家“木心咖啡馆”,改名为“一个人的咖啡馆”,以至于我的朋友说他在地图上搜不到“木心咖啡馆”。

可是,店内随处可见的木心照片,木心作品,木心名言,老式吊扇、尼采和福楼拜的早期印刷品,墙上挂着从各种渠道收集来的老照片,书架上是关于先生的作品,分明还是那个“木心”。

灯光幽幽暗暗的,尤其喜欢靠窗的这一对皮椅子,据说馆内80%的旧家具都是他从苏州上海淘来。

门外是车水马龙,屋里闹中取静,仿佛是另一个精神,城市的夜晚也因这样的角落而有了温度。老郑经常孤身一人在这里打字,接一点精神气,酝酿着下一个旅程。

作为常客,我喝不起那些价值不菲的拿铁等意式咖啡,美式乳酪和芒果慕斯。如果可以,我甚至不需要红茶,我只想喝自己带的绿茶,和随身的瓜子。

尽责的气氛师,用昏黄的吊灯编织,Josh Turner的男中音环绕,再加上周围的男男女女,谍影重重,顿时有了想做邦德的冲动。

在深夜,我的格格不入,与周遭地低唱浅酌文青小资们比,似乎有一点落寞的气息。只是我越来越适应这种落差,心安理得的占着一个位置。

木心曾俏皮的说,“任何理想主义,都带有感伤情调。那些飞扬跋扈的年轻人,多半是以生命力充才华。傲慢是天然的,谦逊只在人工。”

咖啡馆里的时间流速跟外面不一样,一个人一旦进入心流的状态,很容易忘记时间,合上电脑,该起身回家了。

关于心流,我又想起木心曾淡淡的说了一句:“只要有人在研究一件事,我都赞成,哪怕研究打麻将——假如连续五年研究一个题目,不谋名,不谋利,而且不是傻子,一定是值得尊重的,钦佩的。认真做事,总不该反对。”

最好的时光已经远去了,斯人也已逝,还是要谢谢木心。自己想明白的道理,有了先生的神助攻,实在是让人变得更踏实。

地理位置:咖啡馆位于地铁二号线武林门站A口出站,步行五分钟左右就到了。友情提示,这不是什么网红咖啡馆,这是“最好”一个人去的咖啡馆。来杭旅游的朋友们,无需用“必打卡”来强迫自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