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疯子

图片发自网络

文/高小六

01.

在很小的时候,我要是又哭又闹,就会有人吓唬我说别哭了再哭大荣子就把你抓走。那时候我不知道大荣子是谁,但是听起来好像很可怕,每次听见这句话我都立刻憋住不再哭,因为我怕被抓走。嗯,对大荣子的第一印象她是一个可怕的人,她会抓走不听话的小孩。

02.

等我上一二年级的时候,和一群小伙伴满村跑。在路边的垃圾堆遇见大荣子,我们停下来看着她。很热的夏天,她穿着好几层破烂又很脏的衣服站在垃圾堆里,里面的衣服扣子扣在外面的衣服上。头发上挂着草叶子、饭粒,灰尘很均匀的撒在上面,看起来像假发一样。肩上挂着个单肩皮包,看起来应该是从垃圾堆里捡的。搜来的战利品在她腋下的背包里快要冒出来。她左手拿着一个硬硬的馒头放在嘴边啃,右手不停的在垃圾堆里翻腾着。

03.

一个半截的胡萝卜被她发现了,她麻利的把剩下的半个馒头放进肩上的背包里。快速的用手擦去胡萝卜上的土,然后解开胸前的扣子把胡萝卜放进衣服里怀的口袋里。嘴里嘟囔着:“给婷婷吃,婷婷最爱吃。”那个口袋很大,里面应该已经放了不少东西,一个只剩一个耳朵的拨浪鼓从里面探出头来。她弯下腰,手里翻找的速度更快了,仿佛这一定有宝贝一样。我和小伙伴们看愣了,一个小伙伴战战兢兢的问:“婷婷是谁?”她仿佛没听见。过了一会儿她直起腰,手里拿着半个爬满了蚂蚁并且已经缩水了的苹果,冲着我们笑,眼睛亮亮的,说:“婷婷是我大女儿,她最爱吃苹果,这个苹果给她留着等她回来给她吃。”说完就把那个苹果装进了她怀里的口袋里,我不知道蚂蚁会不会像爬满苹果一样爬到她身上。

04.

那个炎热的午后,有一群孩子站在路边的垃圾堆旁,指着一个在垃圾堆里翻东西的中年妇女喊“她是傻子!”“她是疯子!哈哈哈”。他们笑的前仰后合,好像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他们口中的疯子也在笑,笑的像个天真的孩子,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婷婷最爱吃。”

05.

孩子的好奇心总是来的也快去的也快,上学路上总能看见大荣子行色匆匆的从一个垃圾堆到另一个垃圾堆,我们都习以为常,也不再逗她。那个破旧的单肩背包里好像总能装满她捡来的宝贝。她每天都像上了发条一样毫不疲惫地奔波在不同的垃圾堆。

06.

后来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大荣子不见了。

我妈说她被她女儿接走了,我很惊讶的问我妈:“她真有女儿?那之前她女儿去哪了?”我妈不说话,低着头收拾手里的菜。我不罢休,继续问:“大荣子为什么疯了?是天生的吗?”我妈犹豫了一下,还是跟我说了大荣子的故事。

大荣子是本村人,很早就结婚了,婚后生了一个女孩叫婷婷。后来,丈夫出门谋生意外去世了,留下了她和上初中的女儿。也许是想给自己和女儿找个依靠,也许是想给女儿找个爸爸,几年后大荣子再次结婚了,嫁给了一个外地人。据说婚后也还甜蜜,但是有一天她信赖依靠的丈夫、她女儿的继父强暴了婷婷。曾经万分信任的丈夫锒铛入狱,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离家出走,大荣子疯了。从那以后,大荣子每天在不同的垃圾堆里不停的给女儿找吃的,找玩具。

07.

随着大荣子的消失,我也渐渐忘了这个人和她的故事。直到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听说大荣子回来了,她病好了。大概过了一年左右,大荣子犯病了。她的妹妹要带她走,她吵着闹着把她妹妹赶出家门,说:“她要等婷婷回来,她走了婷婷就找不到她了。”她的妹妹没有办法,只能每天给她送饭。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大荣子不出门,饭也越吃越少。天气渐渐冷了,在东北农村的冬天如果不烧火炕日子没法过,可是大荣子家的火炕太长时间没用过一烧全是烟,她妹妹只能给她用电热毯。大荣子把电热毯收起来了,她不用,说要给婷婷用。终于,在一场大雪后大荣子冻死了。也许天堂里没有垃圾堆,也许天堂里可以不用等待。

08.

上高中的时候,看见央视的一个公益广告。一个男人带着自己得了老年痴呆的父亲去参加一个聚餐,他父亲席间往自己的口袋里装饺子。儿子嫌弃他不让他装,他说他儿子爱吃,要给他儿子留着。

那一瞬间,我不禁泪流满面。我想起一个中年妇女反复擦拭着半个爬满蚂蚁苹果,嘴里不停的念叨:“给婷婷吃,婷婷最爱吃。”阳光下,一群孩子肆无忌惮的笑着。那位妇女也在开心的笑,眼睛亮亮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