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奈何笑春风(结局)桃花奈何笑春风

  YB的业绩稳步提升,但是白夕照和杨晴儿并没有就此停住脚步,下一步,他们计划在能源均衡控制,输出动力优化和智能辅助三个方面加大研发投入,造出最好用,最安全的车。

在白庭的酒店里,白家所有人,麦克夫妻还有傅之涯夫妻围坐一堂。杨晴儿抱着白无忧,文文挺着肚子,白昼夫妻牵着三个,傅之涯夫妻则抱着孩子,大家开始为YB的首战告捷庆祝。

白夕最是调皮,挣脱爷爷的手朝桌底钻去,白昼探身去抓白夕,白照又不知所踪,孩子们像泥鳅,在桌子下钻来钻去。在混乱中,气氛更加热烈,偶尔听见几声惊呼,想来是哪个小鬼砸了杯碟,撒了红酒。

就在这时,沈文文电话响了,包间瞬时安静下来。沈文文接了电话,脸色很难看。

“是我弟弟被抓到了!”沈文文擦了眼泪,强颜欢笑,“来,这么值得高兴的日子,别因为这样的人扫兴!”

白庭拽着妻子的有些浮肿的手,以示安慰。是啊,纵然沈武再坏,谋杀自己丈夫和夫兄,他终究是自己亲弟弟,沈文文感情上不可能一点儿都不在意。丈夫轻伤,白夕照九死一生,这样大的罪过之下,没有人会对沈武有丝毫怜悯,沈文文自然也不能。

“我选择救爱我的人。”此话言犹在耳。细细想来,当沈武驾车疯狂撞向白夕照和白庭那一刻,沈武已经抛弃了沈文文,他或许真心爱过姐姐,但他最终选择爱财富,爱自己,爱父亲追逐的虚幻。

是该做选择了,沈文文心想。

“陪我去看守所一趟,老公。”沈文文起身。

白庭赶紧跟上。

车飞驰于洪流,流光溢彩,沈文文的脸隐藏在暗影中,看不清表情。

“到了。”白庭绕过车子去扶妻子。

“你还好吗?”前面是一个隔着铁栅栏的小窗,看到沈武时沈文文说出了第一句话。

“很好。”他胡子拉碴,眼神颓废,不似英国时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

“就没什么想说的吗?”沈文文追问。

“没有。”

“那我说。有没有一刻,你希望我幸福?有没有一刻,你是真的在乎晴儿姐?我马上要有第二个孩子了,以后,沈家不会有沈文文这个人了。”

说罢,起身就走。白庭看瞄他一眼,低着腰,扶着妻子渐渐远去,细长的走道上,那个熟悉的身影便再也没有回头。

沈武默默坐了几个呼吸,转身大步离去。

一个月后,沈武的判决结果出来了,强奸和故意杀人未遂,判入狱14年。沈文文默然。

至此之后,沈文文再也没有回过沈家,沈越也卖了股份不知所踪。白庭对沈文文也越发好了,只要酒店不忙,就陪着老婆孩子,很快第二个孩子出世。

“老婆,孩子叫白舒怎么样?”

“挺好,第一个叫白康,第二个叫白舒。希望儿子健康,女儿不让我们操心。”

这样一来,白家已经有了五个孙子孙女,分别是白康、白夕、白照、白无忧和白舒。白昼夫妻没事就逗弄几个宝贝孙子孙女。白舒太小,动弹不得,其他三个又太闹腾,能上天入地。唯有白无忧正值最可爱的年纪,得到的钟爱尤其多。

“奶奶,为什么你总陪着无忧,却把我们送到幼儿园?”白康带头造反。

“小时候,奶奶也陪你们啊!”

“骗人,妈妈说我刚一岁时,白夕和白照出生,你把爱分成了三份。”白康接着说,“可是无忧妹妹小我们三四岁,你嫌我们烦,就把几乎全部的爱都给了无忧妹妹。这不公平!”

白康说的倒也不全错。那时候,白夕照失踪,家里一片混乱,对杨晴儿和孩子自然多照顾一些。现在白舒有文文贴身照顾,自己对无忧确实付出更多的爱。

这倒提醒了李馨儿。这么多年来,杨晴儿无论是作为女儿还是作为儿媳妇都受尽宠爱,还掌管公司,白夕照更是掩盖了白庭的锋芒。白庭虽说不愿管理公司,但对哥嫂也未必没有丝毫怨言:一个夺走YB的股份,一个分走属于自己的爱。老婆沈文文一开始就为了白家不断牺牲,照顾孩子,分担家务,如今更是无娘家可归。同是媳妇,不能因为杨晴儿养女身份就厚此薄彼。

晚上,李馨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白昼,白昼觉得有道理。可是,白昼也想不出好办法。杨晴儿目前拥有的是杨家的股份,白夕照拥有的是傅家和白家的,但白庭的酒店原本属于杨晴儿。这一团乱麻,很难分的清。

“不如这样,”李馨儿建议,“既然已经有酒店了,那就将夕照股份分红的四成给文文和庭儿做补偿,再给他俩买一套靠的近的房子,如何?”

白家以后始终是要白夕照和杨晴儿做主,这房子白庭和文文住得肯定不方便,再置办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也方便一些。

“好。”白昼没想到妻子考虑如此周到。

“还是要和夕照和晴儿商量,看他们的意见。”李馨儿补充。

“嗯。”

在白舒办百日宴的时候,白昼宣布了他们的决定。

白庭和文文很是吃惊。文文没想到公婆对自己这么好,过去的苦,涌上心头,她抱着婆婆,含泪叫道,“妈!”

“好好。”李馨儿赶忙答应,替她擦去眼泪。

杨晴儿也感慨,文文对自己的好,她如何不知晓。她抱着文文,说道,“这么多年,谢谢你!”文文搂紧她,“嫂子,我都懂!”

从闺蜜到妯娌,一路走来,文文不容易,杨晴儿也不容易。只是杨晴儿更凄惨跌宕一些,因此大家对她多一分关爱。

“文文,以后你可是坐等收钱的大富婆了。我也不想上班了,干脆我俩合伙开个公司吧。”杨晴儿突然心血来潮提议。

白夕照这下头疼了,YB这个摊子怎么就全扔在自己肩上呢?

“不行!”兄弟俩同时反对,看来白庭也不想妻子没时间陪自己。

“你们俩可别作妖!”李馨儿说,“都上班去了,孩子可怎么办?我一人顾不过来!”

两年后,草地上,杨晴儿带着三个孩子玩耍,天空像一块大蓝布,澄净得没有一丝云朵。风轻轻的吹,掀起杨晴儿的发丝,她随意捞在耳后,无忧最是黏人,她踉跄跑来,冲入母亲怀里。白夕和白照在放风筝,白照嫌风筝太低,要姐姐把绳子放长点。白庭和文文带着孩子们在拍照。

到中午时分,白昼夫妻从车上下来,搬出点心。孩子们一窝蜂地围着老人。摊开野餐布,摆上食物。大家坐下来。

“无忧,叫你爸爸吃饭!”杨晴儿指着不远处。

无忧呼呼地跑去。

“爸爸,妈妈叫你吃饭!”

白夕照提起画板,捞起女儿,快步走来。

随着晃动,画露出半幅,一个女子从门缝瞥向外头,院墙外,桃花吹落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