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杂货店,其实在人的内心深处

东野圭吾,一个以写推理小说出名的日本作家。《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等名作我都没读过,仅是一时兴起读了这本《解忧杂货店》。

因为在一个社交软件的读书频道中它在我眼中晃来晃去的次数最多,而恰好手里有这本书的电子档。一来二去,便同这书结了缘分;也顺水推舟叨了这篇文章。

看这本书与看其他小说不一样,我没有什么人物代入感。仅是抱着“吃瓜群众”的心态读完书里的文字。嚼着他人的烦忧,填充自己的精神世界。当情节反转时偶尔也来点内心戏,在心里鼓掌叫好。

《解忧杂货店》讲述的是围绕一家以替人解忧闻名于世的杂货店所展开的一系列解忧故事。故事里的人们将带有烦恼的信件投进杂货店的邮箱,隔天可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咨询的烦忧涉及爱情、亲情、理想与现实等。

小说里带有一点穿越的情节,但实际上这种穿越的老梗,既推动了小说情节的发展,也给了读者一个圆满的心理感受。

故事由三个因绑架而逃亡藏身于浪矢杂货店的年轻人引入,机缘巧合之下,他们收到了几封来自40年前的烦恼咨商信。名为“月亮兔”的女运动员,在照顾将不久于人世的男友与参加奥运比赛完成二人共同的梦想之间纠结?鱼松店的音乐人在继承鱼松店的现实与继续追寻音乐的梦想中挣扎?迷茫的汪汪苦恼着是否要放弃已有的工作,通过当酒家女积攒资金打拼自己的事业?——这些都是涉及选择的问题,这三个问题最终都是利用现代的结果给处于过去的人们送上了预告。

1980年的奥运会,因政治原因,日本代表队虽未参加,但月亮兔选择了坚持自己的梦想——参加训练。尽管现代的三位年轻人摆出现代依据是为了敦促月亮兔做出照顾男友的决定,但一次次通信却帮助月亮兔认清了内心,做出了无愧于心的决定——坚持梦想,参加训练。

鱼松店的音乐人,在丸光园儿童福利院里做圣诞演出,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使得他因救人而失去生命,但他的曲子《重生》却被音乐天才少女唱火,成为无人知的经典曲目,在音乐梦想的道路上留下痕迹。

迷茫的汪汪选择了储备资金打拼自己的事业,也选择相信浪矢杂货店的建议,学习投资理财的知识,把握机会一跃成为富翁。

而这些穿梭与过去与现在的信,也传递了因果。

三位年轻人正是因为在现代绑架了女富翁晴美(即迷茫的汪汪)所以才走上了逃亡之路滞留浪矢杂货店,代替浪矢杂货店给出了回信。晴美的成功与三人给出的预告有关,被绑架也与三人有关。有一种”成也萧何败萧何“之感,所幸三人在最后选择了回头。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三人代替浪矢杂货店解忧,最终的”迷途知返“确是收到了浪矢杂货店真正的主人——浪矢雄治的牵引。

一张带有试探性质的白纸却获得了答案。细思一下:三位年轻人确实是因为人生没有方向,如同人生地图是一张白纸。失业、没有存款、生活岌岌可危却又走投无路的三人手中的地图如同白纸,但转念一想,虽是白纸,但规划任何地图都可以,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前路宽广。

这番劝说,对于迷茫的三人来说无疑是一道曙光。

虽然他们身处底层,但仍有希望。

作为读者的我,我觉得他们三人值得心存希望,他们心里的善良还在。

浪矢雄治,书里并未刻画他的外貌如何,但我脑海里想象的他的样子是像宫崎骏那样子的治愈系老爷爷。

浪矢杂货店原本只是一家普通的杂货店,但因店子周边的小孩喜欢向雄治咨询一些问题,尽管这些问题有些不着边际,但雄治都会认真作答。言语间的真诚让他深受信任,写信来浪矢杂货店解忧的人越来越多,而他似乎也找到了人生的意义。但综合来看,由浪矢雄治写出的解忧信大多涉及亲情。浩介家道中变,父母负债正准备出逃,他烦恼着要不要同父母跑路?川边绿在苦恼着要不要将肚子里有妇之夫的孩子生下来?生下来如何养大?

浩介因不信任父母最终选择了在中途离开,最后进入丸光园福利院。他没有听从浪矢杂货店的建议,但多年以后回到故地,听到了父母最后的结局:父母以自杀的方式,成全了自己。

川边绿,选择生下女儿,在一次开车带女儿去医院的途中,因贫血短暂昏迷,车子坠入海里,在车子入海的那一刻,川边绿醒来,将女儿抛出车外,自己选择命丧海底。 这是另一个成全的故事。

时间也成全了浪矢雄治的愿望,来自未来的信让浪矢雄治知道了他回复的解忧信件中意见没有产生坏的影响,没有给他人造成不幸。浪矢雄治在一定程度上成全了这些来咨商烦忧的人。大多数来咨商烦忧的人都是内心带着答案来的,找人咨询烦恼的目的是为了确认自己心里的答案是确定的。如同依靠抛硬币做决策,当硬币抛向天空的那一刻,心底期待的就是自己认定的答案了。

浪矢雄治的回复的信相当于“抛硬币”,当心中的回复不是内心的答案,那么硬币会再抛一次,信件依旧会写下去。

《解忧杂货店》的解忧方式就是让人听见了自己内心的声音。浪矢杂货店不过是一座外显的解忧杂货店。那些承载着烦恼的话语和文字,也许在说出来和写出来的时候,内心的声音可能已经告诉你答案了,真正的解忧杂货店在你的内心深处。

内心的声音,认真的听一听吧!

前来浪矢杂货店咨询的人大多都是与丸光园的人。浪矢杂货店与丸光园各处一方,却冥冥中依存在一起。这段故事的起始说来也是因为雄治的成全。

丸光园的创始人皆月晓子是浪矢雄治年轻时的恋人,因家境悬殊,二人私奔的计划被透露。为保全雄治晓子写信让雄治忘了自己。雄治因为害怕晓子自责而写了道歉信。这两人之间的互为成全,让人动容。虽然二人无法依存,但晓子终身未嫁,并且在浪矢的老家一带建了丸光园,就这样,浪矢杂货店与丸光园之间因解忧信的往来,冥冥之中继续成全、依存。

感谢那些曾听我吐槽、抱怨过的人,谢谢你们的成全,我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ps:越来越期望回到写信的那段时光了,见字如面,多么美好的事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