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瘾者

.

可能真的习惯了一个人睡。

加上床才1.2米宽,我跟女朋友俩人彻夜未眠。

谁也不敢翻身,一翻身,怕吵醒对方,但其实我们两个都没真的睡着,只是静静仰躺,闭上眼,故意加大呼吸声,好让对方误以为睡得很香。

厨房水龙头不知忘了关紧,还是本来就渗水,滴落在盥洗盆上,一声重一声轻,幽幽地,闷闷地,在客厅回荡。

我们晚上九点开始,就上床睡了。

她说要先洗澡,把两大袋衣服跟那个随身背的小化妆包往床上一扔,边走边脱,进了浴室。

黑色乳罩扣,被她熟练解掉,露出洁白汗湿湿的背部,在她进浴室前,我往走廊看了一眼,然后闭上眼睛,打算小憩一会儿。

但脑子里一直想着那个牙印,我在她背部留下的八齿印。

那是前几天我们做爱时,互相在对方身上留下的印证。

这不怪我,她先咬我的。

我闭着眼提起右手摸到左肩锁骨下那八个牙印,凹凸有致,似乎依稀还能感觉到那晚她趴在我身上咬我的样子,突然来一口,我啊一声,然后看着她,她没松口,也看着我。

我俩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我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下面,她脸朝下,贴紧床单,不能呼吸,马上侧过脸来看我,想挣脱,但我已经进入她身体,然后狠狠咬了她后背一口。

她啊一声,然后不做声,我俩专心做爱。

其实我更想先洗,陪她逛了整条街,提两大袋优衣库衣服,身上出了平时都不出的汗,她知道的,我最讨厌出汗了,身上黏糊糊像被几个赤膊啤酒肚老男人肉贴肉那么难受。

所以当时回到宿舍,又臭又困,提不起眼皮的我,就想先洗个舒服澡,然后往床上一躺,睡个死猪觉。

但谁也没想到的,我竟然因为身边躺了这么个人,而睡不着。

更没想到的,她竟然也跟我一样,在长年的单身生活一个人睡的习惯作用下,我俩都还未习惯与除了自己外的第二者分享我们的床。

当然,这周轮到我跟她分享我的床。

上周去她那,虽说是1.8米宽的席梦思,但我俩依旧不习惯两个人睡。

那晚我不知她睡没睡着,总之我是彻夜难眠。加上那晚她忘记点蚊香,蚊子差点榨干我的血。晚饭吃了辣椒炒蛤蜊的我,口干舌燥,因为第一次去她宿舍,不太好意思半夜起床上客厅倒水喝。

那晚屋子闷热,不敢开空调,她说最近感冒。床旁边一大桶卫生纸,都是她拧掉的鼻涕水。她说她好久没感冒了,去年感冒喝了一大碗姜茶,感冒第二天就好了。

但这次一连好几天都没见好,下周二的瑜伽课也取消了。她说一连几天都在下雨,都在屋子里跟我做爱,怎么我没感冒,她感冒了。一度想通过接吻传染给我,可是气死人了,无论舌吻还是什么吻,我依旧没感冒。

她说今年冬天想去滑雪,但一到冬天,她手脚就冰凉,怕到时滑到山下,就被冻死了。

我说到时我们就在山下建个雪屋,外面冰天雪地,里面暖如被窝,咱俩就窝里头,一整个冬天都不出来,怎么样?

她说不要。那样没意思。山上的雪,听说一到落日时分,美丽的让人窒息,她说她就想坐在山顶的一颗松树下看落日。还有被落日照红的雪。

我怕她洗完澡出来,我都睡着了。

但事实是我想多了。身上黏糊糊的我,躺在床上,左右睡不着。

但你知道的,我们都是很爱面子的人,假装早已睡死过去的我,耳朵一直仔细听着浴室传来的浴洒声,盘算着她什么时候能洗好澡,好换我去洗。

我装成一副早已进入甜美梦乡的姿态,那就是四肢八躺呼噜声起,以等待她来碰下我手臂唤醒我,嘿,醒醒,醒醒,该你去洗了。

过了不知多久,我被一个开门声惊醒,睁开眼,看到她披散着湿哒哒的长发,向我走来。

快去洗澡吧。她说。歪着头,毛巾搓着湿发。

我嗯了一声。没马上起身。也没睁开眼。继续想着她跟我说的落日飘雪。

她喜欢下雪天,这点我是知道的。从我们在豆瓣认识第一天起,她就跟我聊了很多关于雪的冷知识。

其中有一个,她说一个人脱光光,躺雪上,不出半个钟,就会被冻死。但两个人脱光光,一个小时都还是红通通的。知道为什么吗,她问我。

我吱吱捂捂想了半天,她猛的一拍我肩,给了我一个终身难忘的眼神。

那是我们第一天见面。距离此次见面,我们才在网上聊了不到一个礼拜。

晚上我们去吃了小龙虾,还有榴莲冰淇淋。然后就回她宿舍了。

第一晚,我们没做爱。

第二晚,我们都喝醉了。

第三晚,她把我坐在下面,咬了我左肩。

然后就是上面说到的了。我给了她后背一个八齿印。再后入她。

那晚外面似乎还下雨了。滴答滴答。还有我俩大口大口喘气的声音。

奇怪的,就是平静下来,我们也没睡着。

其实中间我有起来过一次。我去喂了她养的金鱼。

那条鱼,嘴巴好大。一张一合,没几口,就把我丢下去的饲料吃完。

这些我其实都没怎么有印象了。兴许我是白天喂的鱼。

至于鱼的嘴巴大不大,我猜我是瞎猜的。不然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了?

她的嘴巴就很大。我从左边摸过去,牙齿印间隔很大,我得出她要么牙缝大,要么嘴大。

我突然想伸过手去掰开她的嘴,但这样很容易暴露出我根本没睡着的事实,更糟糕的是假如她也没睡着呢?或者她睡着了,被我弄醒了,会很生我的气。

其实我是应该很清楚她到底嘴大不大的,这点我们深情拥吻时,就应该知道的了。

但那个时候,我俩都忙着伸舌头去触碰对方。人类陶醉的时候,是不知道自己正在陶醉的。

后来我仔细分析了一下,为什么两个人会睡不着。比如对我来说,我经常翻身,将四肢尽可能的伸展。一旦身旁有人,我就不敢翻身了,一来怕触碰到对方,二来怕翻身吵醒对方。这种担惊受怕,有所束缚,造成了我的心理负担,所以长夜难眠。

至于她,我想我们应该是一样的。

我很难理解别的情侣能睡着,不但能睡着,竟然抱着也能睡着。哪怕女的枕到男的手臂酸胀,哪怕男的呼噜响震天。

天啊,他们怎么办到的。

我跟女朋友在后来的某一天,终于谈到这个话题,无不惊叹别的情侣能如此忍耐与和谐。

女朋友最终摊开双手,表示没办法再跟我生活下去,而唯一的理由是我俩没法睡在一起。

她说,我可以跟你睡,但没法跟你睡觉。

然而我头脑昏昏沉沉,只听到前半句,后半句被外头装修房子的电转声肢解的面目全非。

天气一度闷热,下午的太阳更是毒辣,像是某个恶作剧的坏蛋,在阳光里撒了一层芥末。

她提议让我出去买两个大西瓜,还有一箱冻啤酒回来。

我其实很不情愿下楼去买什么西瓜。我知道夏天的西瓜,不一定甜。就像秋天的柚子,不一定酸。

她一脚把我踢出门,别他妈啰嗦啦,快下去买啦,记得再带副扑克牌上来哈。

啪一声就把铁门给我锁上了。

我搭拉着拖鞋,匆匆跑下楼。

因为我知道,她又想让我压倒在床上了。这臭娘们,拽着很。明知道每次跟我斗牌,都会输的很惨,还想着从我手里翻身,真是可笑。

毒辣的太阳,把地面的粉尘蒸的发烫,整条大街弥漫着一股臭热的地气,连吹过来的风,都是干热的。

老板光着膀子,瘫坐在一把光油油的藤椅上,正盯着电视机里一个油头粉面的女人在搔首弄姿。这是国产电视剧大宅院里特有的女配角形象。

最后我要了两个冰冻新疆哈密瓜,还有一箱啤酒。

好不容易上到六楼后,才忘记买扑克牌了。

可是我突然一想,上上次不是刚打完牌吗?应该还放在屋子里哪个角落,找出来就行啦。

看来最近都让她搞晕了。

或者是睡眠差,导致思绪混乱。

而睡眠差,不怪她,也不怪我,这是独居男女的共同毛病。

我们盘腿坐床上,边喝酒,边斗牌。

最后她输的只剩一个黑色胸罩,还有一条生日那天我送她的丁字裤。

我知道这一把我再赢了,她就脱光光。

我手里只剩三张牌,她还有五张牌,不可能是四带一。要是,她早炸我了。

所以,我猜测她,要么二二一,要么三二。

而我,只要一张张下就赢定了。一条黑桃2,一条k,一条10。不赢都不行。

果然!她又来了。往床上一躺: 不玩了。无聊。

“不行!”我说,“快起来。”

“不要。”她翻了个身,拿出枕头手机,百无聊赖点她手机上的小游戏。

“不玩?那我玩你!”我扔掉牌,搞她。

窗外烈日炎炎,一架飞机低空轰隆隆飞过。

“好白的云,好大的飞机啊。”她仰头透过窗户望着外头蓝色天空。

背部对着我,八齿印赫然在我眼前。

我伸过手去摸。

“蔡,你知道吗?”

“嗯?”

“当天空只剩一片云的时候,你说它会有多孤独啊。”

“傻瓜,怎么会呢?第二天说不定就会有更多的云出现啦。”

“可是,那片云,第二天说不定就被风吹散了。云的生命,太短了。”

我没再注意听她自言自语似的讲话。而是看着那八齿印,陷入了只有我一个人的记忆里。

我似乎听到厨房水龙头又在滴水的声音,还有客厅大吊扇呼呼转动的声音,还有,那晚她对我说的话。

她说她从小就跟姐姐一起睡。姐姐总是把她抱在怀里,不停用手摸她后背。她很快就睡着了。

她说,我们俩第一次见面,我还是一个害羞腼腆的男孩。

可是第一次后,就停不下来,像个性瘾者。

这是她在楼梯口说的话。当时她跟我石头剪刀布,赢了往上跳一格,输了往下跳一格。

结果,她连赢十几把,我们一个上了天台,一个到了楼下。

她在天台,往下喊我名字。

我抬头,迎着烈日,眯上眼。

“笨蛋!睁大眼看我!我要跳下去啦!接住我!”

“什么?我听不见。”

“我说,我要跳下去啦!”

“你睡了吗?”我对着八齿印问她。

“嗯。”

“那这牌还玩吗?”

她没做声。趴着睡着了。

是呀,我们好久好久,没睡觉了。

我也趴下去,转过脸,看着她熟睡的脸,伸出手,轻轻摸她的后背。

就像小时候她姐姐摸她那样。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2016年夏,毕业的季节,考研一战失利,欢笑,眼泪,啤酒几乎是生活的全部,偶尔清醒,耳朵里充斥的也是“车票买...
    桃夭夭z阅读 18,153评论 77 300
  • 夕阳沉入荒野,一片静寂。 林间的夜鸦飞起,遮天蔽日,飞入山的阴影里。 晚霞漫天,和血红的落日沉浸在一起,色彩醇厚,...
    马晓白阅读 266评论 0 9
  • 星期五言:一个饱腹经纶的老处男和一个连圣母玛利亚都分不出的放荡女凑一起聊一通宵会是什么样?这正是这部近四个小时(分...
    星期五文艺阅读 4,086评论 0 2
  • 你说你要买手链, 于是,红豆的忧伤, 明媚在你腕上, 不要再说一去不复返, 脱口而出的刹那, 免不了遗憾落下, 路...
    沙中芷阅读 18评论 0 1
  • 浮生梦呓录 王泽操 长长的灰色街道,浓浓的雾气怎么也化不开。仿佛有万千的游魂游荡在粘湿的空气中,宣告着世界...
    楠竹文渊阅读 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