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山那些人——尼泊尔游记(一)

96
果然说
2017.11.08 14:33* 字数 6525

从尼泊尔回来已经两年多了,总觉得写不出优美、文艺、底蕴的文字来记述这次众神国度之行,游记始终拖沓着,心中总有缺憾萦绕,那么就以流水帐弥补一二吧。只是有些事、有些人也许会出现些许偏差和忘却。

在喜马拉雅山南麓,有一个神秘而秀美的高山国度。那里有温暖的阳光,高耸入云的雪山,有着南亚美丽面孔的姑娘和永生不灭的佛门之光,那里是神居住的地方,那片土地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 尼泊尔。

我和朋友闪烁去尼泊尔纯粹是临时起意,新年前大半个月才拍脑袋定下来,然后就是办签证、订机票、查攻略。当然签证其实是可以落地签的,也不会担耽多长时间,先签主要怕出海关有问题。

机票由于订的晚,往返7800多,在尼泊尔认识的几个朋友都是提前3—6个月订票,往返基本是3000—5000之间,所以还是提早计划省银子啊。关于攻略,出行前可谓是做足了功课,连每天的时间线路都做了规划,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最终基本是没有用上。

-第一天-

我们是从上海虹桥机场飞的,在昆明转机,转机等候时先后认识了两个朋友:来自深圳高大帅气的18和来自广州的阳光男孩西關小斌,他们每年就是攒钱攒假期,然后全世界乱跑,不禁感慨,年轻就是自由,年轻真好。

18主要是去走EBC,听的我一脸羡慕嫉妒恨,西關小斌有网约朋友在尼泊尔集合,行程自由。我们目的地相同,但航班不一,傻聊时西關小斌还差点误了飞机。

尼泊尔首都叫加德满都,也是我们飞行的目的地,飞越喜马拉雅山脉时,下方的雪峰在白云间若隐若现,随后就是褐色的山地与散落的村落清晰可见,只是很少见到绿色,与我想象中略有不同,后来想也许是海拔太高的原因吧。

尼泊尔国土面积很小,呈长方形,西北到东南,东西宽约850公里,南北宽约200公里,但海拔却从100米到8848米,完全是建在陡峭山坡上的国家。喜玛拉雅山脉是尼泊尔和中国的天然国界,包括珠穆朗玛峰(即尼泊尔称的萨加玛塔峰)在内,世界10大高峰有8座在尼泊尔境内。

加德满都是一座拥有一千多年历史的古老城市,城市建立于公园723年,以精美的建筑艺术和木石雕刻而闻名,也是尼泊尔古代文化的象征。

尼泊尔历代王朝在加德满都修建了数目众多的宫殿庙宇宝塔殿堂,在城市面积仅7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尼泊尔的历代国王建造了2700多座寺庙,200多座佛塔,因此加德满都也被称作寺庙之城。

由于喜马拉雅山这道天然屏障为加德满都遮挡了来自北方的寒冷,而南方有迎面吹来了印度洋的暖风,加德满都的平均气温常年保持在20度左右,所以短袖或薄长袖是最好的选择。很多北方人从国内来时穿着厚厚棉衣,下飞机就得脱脱脱了。这里气候宜人,雪山众多,阳光灿烂,绿树鲜花,尼泊尔是全世界背包客们最喜爱的东方乐园。

下午7:30左右吧下了飞机,因为有2小时的时差,加德满都天还未黑,机场很小,仅有两条跑道,泊机位上停有几架中型和小型飞机,机场楼也很小,仅一层,周边灰蒙蒙,隐约可见些低矮的房屋。

第一印象并不太好,随后乘摆渡车到入境大厅,人很多很乱,但其本上都是中国人,填好入境卡排队出去取行李,行李处完全就是国内快递分捡处,各式箱包散落一地,人来人往,乱七八糟,好在挑挑捡捡还是找到了行李。

出机场时顺便兑换了点货币,汇率是1:15,只换了100元人民币,以方便打车,攻略上说加都市内汇率更合适,其实在国内兑好小额美元更好,美元在尼泊尔通用,只需再兑少许卢比(尼泊尔货币,简称Rs)用于小额支付与小费即可。人民币只在大商业区可用,且只收百元的,找零是Rs,汇率相当不好。

出了机场,我们立马傻眼,台阶下就是破旧的停车场,停满了小车,都象国内小QQ或小捷达那种的,辆辆涂成五彩缤纷,完全分不清哪些是出租车。

我们向出口侧走去,于是就不停有人上来问,尼、中、英发音一律是:泰米尔,800Rs,我们还价400未果。值得一提的是尼泊尔旅游区有30%人能进行简单中文交流,60%能用英语交流。

正当我们继续向前走时,身边跑过一小女孩,然后就象电影倒带一样,她又倒退着跑到我们身边,背着包继续原地跑着,并且问道:没找到车?去泰米尔?跟我走吧!我租了车。

好吧,我们随她去找车,一圈两圈好几圈也没找到车,她快急哭了,说谈好往返700Rs,还没给钱呢,这儿人赚钱不易,她心里很难过。

最终还是另找了一辆车,路上知道她早一天到的,但行李延误了,今天是取行李的,还问我们预订的宾馆名,可我们没有预订,于是她打起电话来,打给叫玥玥玥的女孩,并得知Lisa那可拼房。

于是,便带我们到泰米尔区泰山青年旅馆,并且见到了玥玥玥—一个白净、热心、可爱的深圳小姑娘,回国后从微信中可看出她还是腾迅公司游戏部的大咖,非常独立,非常努力的一个人。

从机场到泰米尔区一小时左右,我们的拼车费是5元人民币,真是太便宜了。还有一点很有意思,这儿几乎所有的车鸣笛都不是嘀嘀声,而是呜哇呜哇很有节奏的一段音乐。

随后玥玥玥带我们找到Lisa,Lisa给人第一印象是很小资、很文艺的一个人,Lisa说她们包了个8人间,还有三个空床,不介意的话可以拼房间的,100Rs一人,大概6元人民币吧。

住下后,玥玥玥问我们行程安排,然后就讨论了起来,最终约好第二天同去博卡拉,然后走Poonhill。随后我们在玥玥玥指点下到宾馆附近的四川饭店换货币,老板中国人,说用支付宝可以给我们1:16.5的汇率,我和闪烁共兑了3000人民币,拿到了495000Rs,瞬间有了变富的感觉,还真不错。

出来后准备问人找特色吃处,遇上一在路边昏暗灯光下看起来特象小帅哥的短发小女生,当然后来发现她也有颗汉子的心,这是她第二次来尼泊尔了,主要是带父母来渡假的,她网名很个性:o_O屁四儿多,哦,前几日她心愿得偿,哄了个大帅哥结婚了,祝贺她!

o_O屁四儿多给我们推荐了一家牛肉面馆,我们摸索着找去,居然在角角落落中找着了,每人点碗面,100Rs(6元人民币),吃完是泪流满面,太良心了,大大的海碗,满满的,吃半天找不到几根面条,都是大块的牦牛肉,味道还极美,现在想起还流口水呢。那里还有烤串等,只是太饱,实在无力消受了。

回宾馆时顺便溜达溜达,泰米尔区是个大商业区,有点象成都的荷花池批发市场,大,纵横交错,不同的是这里基本上都是手工艺品。泰米尔区的路都是窄窄的,时而缓坡,时而急转弯,时而平路,时而颠簸不断,泰米尔区的小巷子满是琳琅满目的店铺,但不乱,让人觉得舒服。

说到商品,尼泊尔基本没有工业,经济主要靠农业、旅游、手工艺品和特产销售。特别是妇女,基本都是在家从事手工(纺织布艺为主)来赚钱补贴家用的。这儿所有的农产品都是绝对绿色食品,当地人根本不知农药化肥是何物,其实农药化肥对当地人来说使用成本是不可承受的。

另外说到旅游,有件事可证明其在经济中的地位:前些年,泰米尔猛虎组织还未与政府和谈时,常在山地与政府军交火,但只要一方发现有游客接近就会用喇叭提醒双方战斗人员,然后就会停火,只到游客安全走后才又稀里哗啦打起来。

尼泊尔也是对中国人最友好的国家之一,安全系数最高的国家之一,国民幸福度最高的国家之一。

在路边的一家店门口我们意外地发现半躺在长椅上的18,戴着新买的护耳针织帽,非常卡哇伊的一顶帽子,但戴在高大的18头上却毫无违和感。我们都很惊喜,就聊了会,18第二天要飞lukla,然后开始EBC之行,当时是在休整:看人来人往。真是很奇怪的休整。

回到宾馆时又遇上了o_O屁四儿多,她问我们第二天去博卡拉长途车票买了没,当然没买,但那时已经很晚,根本找不到还有营业的售票点了,还好Lisa帮着联系了玥玥,玥玥想办法给搞定并送了过来,解了我们一大难题。

联系车票过程中,同室的见心斋和青龙也回来了,见心斋是一个很知性的北京女孩,但有大姐大气质,是她们几人中的头儿。青龙是位中年大哥,也是来自北京,看起来成熟但有孩子气。最后进来的居然是西關小斌,真是太有缘了!他们四人是在走川北时认识的,这次是网约,我和闪烁属于他们的捡漏吧。

-第二天-

加德满都到博卡拉大约九十公里吧,大巴车却要跑7~8个小时,可想而知路况有多差吧。一大早我们就去了长途车站,由于订票时间不一,我们6人分在不同车上,于是约好博卡拉车站集合。

这一天基本在路上,翻山越岭。这条路据说是上世纪50年代中国援建的,是尼泊尔国内为数不多的正式公路之一,至今未修过,其实路况还可以,只是太窄,山路太多。路上早、中餐吃的是当地不知名的食物,咖喱味十足。

当地的小吃
咖喱饭

车上有位出生在巴基斯坦帕米尔,生长在博卡拉的小伙子Ashiq Hussain Beigh,他知道我们是中国人,就主动与我们攀谈,他中文口语还挺不错的,给我们介绍了很多当地的风土人情,还骄傲的给我们说他有位北京女孩女朋友。他在博卡拉有间店铺,热情邀请我们去玩。

现在Ashiq Hussain Beigh生意是做大了,在中国合开了好多家专营店,专售尼泊尔纯手工羊绒制品,特别是那些精美的挂毯、围巾等。

Ashiq Hussain Beigh

说说这里人的外貌特征吧,尼泊尔是个多人种多民族国家,比较典型的五官特征有三种:第一种,特别像印度人或孟加拉人,典型的南亚人长相;第二种,棕色皮肤的汤姆克鲁斯,脸型轮廓与西方人非常相似;第三者,脸型轮廓类似东南亚人的,但肤色比东南亚人更深,大多数都处于社会底层,比如街头的小商小贩。

到博卡拉后,与见心斋、Lisa、西關小斌、青龙会合后一同租车去费瓦湖畔找住处,其实在博卡拉很小,沿湖一侧而建,仅有三两条街道,步行两三小时也可以走遍吧,而供游客居住的旅馆基本集中在两三处地段,都是私人经营的民居式的,但很精致,并且种满鲜花树木。

我们找了个价格便宜的普通旅馆,每房一天200Rs吧。也有花园洋楼式的,因时间问题我们没有多找而已。安顿安后我们就出去走走,很有点国内的感觉,到处都是中国人,尼泊尔人倒成了老外。后来碰到了玥玥玥,她告诉我们不走Poonhill了,她加入另一个临时组去走ABC,第二天就出发,那只有祝顺利了。

我们住的旅馆

我住的旅馆位于离湖边步行约五分钟的区域,是游客云集的背包客集散地,也是整个景区的中心,大部分的旅馆和餐馆都沿湖滨而建,称为湖滨区,同加德满都的泰米尔区一样,是当地外国游客的聚集区。

博卡拉是尼泊尔最著名的旅游胜地,有“小瑞士”的称号。位于喜马拉雅山的脚下,融化的雪水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清澈的费瓦湖。当年美国嬉皮士发现了这个世外桃源后大量涌入,长期驻扎,抽大麻,听音乐,享受生活,逍遥自在。

我们随便走走后便决定租自行车环湖,那种变速山地车对于当地人来说应该也是大件物品了吧,要知道加德满都贫民区一个儿童月生活费也就200Rs,相当于12元人民币,而加都一个普通白领的月收入大概4000~5000Rs,所以在尼泊尔,博卡拉人最有钱,因为人口少,游客多,特别是这儿的夏尔巴人,他们是天生的登山之王,他们为国外游客们作向导和背夫,这是最赚钱的工作。

我们与租车的老先生谈好每辆车1小时100Rs,他没要压金没看护照没提任何要求就让我们骑走了,被人如此信任,心中不免有所感慨,这种不设防让你绝无辜负的心思。

我们沿湖一边骑行,一边欣赏落日美景,费瓦湖静如处子,风丝丝缕缕吹过耳畔,隐约中带来异域的音符,悠扬而又美丽。一种远离尘嚣的宁静瞬间沁人心脾,繁杂的思绪瞬间变得平静,优哉游哉。

博卡拉美丽而宁静,与加德满都的嘈杂与混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博卡拉处于喜马拉雅山谷地,依偎在终年积雪的安娜普纳山峰和鱼尾峰下,傍着迷人的费瓦湖,苍翠繁茂的植被和壮丽的雪山风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个背山临湖的小地方,是青藏高原从南俯冲至此,余势消散,褶皱起伏间,留下一小片平原上的湖泊。山谷、河流、森林、鸡犬相闻的巷陌,身处陡峭静谧的雪峰之间,俯仰四顾,景色尽在眼底。

这里四面环山,费瓦湖在山脚下摊开,缀满深邃的波纹,这些波纹无限延伸着我对美景渴求的视线,湖的一边就是博卡拉城,它正依偎在湖光山色里,带着城市应有的喧嚣却也拥有世外桃源般的清新。

费瓦湖的安静可以让人窒息,湖边经常会看到西方人拿着书安静的阅读,或者沿着湖走向另外一边,或是坐在湖边闭目养神。湖边停着很多五颜六色的小船,就像是一副绝美的油画,在夕阳下流光溢彩。

在湖边歇憩时遇上个小姑娘,资深的沙发客,她是毕业旅行,独自从东南亚一路游玩到尼泊尔基本没花钱,行是搭车,吃住是沙发客顺带厨艺展示,每到一处她都会到当地小学去做公益当外教…,其实这也是我曾经的梦想,有人却已在践行,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遗憾。

因为贪玩,回去睌了些,租车人还在等待,而且收费仍坚持不变,让我们惊惊诧之余感慨彼国人之纯朴。

晚饭我们就在住所隔壁的等风来,点几个当地菜和中国菜,正巧当天也是见心斋的生日,于是烛光点亮,拿酒来,一起庆生,一同Happy!烛光摇曳中融融地友谊暖暖弥漫。

等风来的老板娘是个湖南姑娘,到博卡拉旅行时爱上这里的山水和人,于是就远嫁而来,筑巢等风来,从餐饮到多处的旅馆,因味道因格调因服务因故事…很受欢迎,生意越来越大,在来尼泊尔旅行的人中很有名气了。

回住处我们找老板帮定第二天的滑翔、第三天的进山证及向导背夫事项,原本我是不愿找背夫的,但左脚腕右膝盖的旧伤好像有点要犯,只求保险了,后来的经历证明了这个决定的正确。当然这几项也是我尼泊尔之行最大的开销,滑翔伞应该是70000Rs的样子,进山证是48000元Rs吧,背夫兼向导12000Rs一天。

进山证

特别说下滑翔与徒步,尼泊尔博卡拉是世界八大滑翔地之一,也是全球最便宜的滑翔地。计划徒步的山是安娜普尔纳雪山,安娜普尔纳在世界徒步者中太有名了,是世界顶级线路,全世界唯一的一条围绕8000米雪山徒步的线路。有多种环线:大环线,ABC,Poon hill,可以选择其中之一,也可以组合起来,我与闪烁两因为时间不足,仅选择了Poonhill,而且还要将4天的行程压缩到2天半。

安娜普尔纳是世界上14座8000米级高峰中死亡率最高的,这里长眠着众多遇难者。除了安娜普尔纳峰,这里还有世界十大高峰中的另外两座,位于安娜普尔纳峰东部的世界第八高峰玛纳斯鲁峰(Manaslu,8156米)和位于安娜普尔纳峰西部的世界第七高峰(Dhaulagiri,8172米),另外还分布着近十座7000米级别的山峰,以及数十座6000米级别的山峰。

-第三天-

一早我们乘车到滑翔伞俱乐部,博卡拉搞滑翔的基本都是法国和英美人,高大帅气,在等待签合约时Lisa是一阵阵花痴,一定要找个帅哥教练滑翔。对于美好的事我们总会有更美好的奢望,毕竟所有的美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我们飞的高度是这些鸟的高度

随后我们搭乘越野车上山,到了山顶,发现已有不少人在等待,在等风来。当时天空一片湛蓝,山下却是有点灰雾,不过小巧的博卡拉还是尽收眼底,迷迷蒙蒙,费瓦湖在不太明亮的光线中半是碧玺半是鳞光。俱乐部的人在整理滑翔伞,我们在一边兴奋地等待。

还好未等多久,风开始丝丝扬起,渐渐能够吹动树梢并且稳定下来。随着教练们OK声,先到的人在指导下穿好防护,固定伞绳,然后随着教练顺坡跑下,在崖边跃起并飞向蓝天,不一会天空中就绽开了朵朵五彩的伞花,象大海中荡漾的彩帆、象段段飘浮的彩虹。

不久我也开始飞了,跑动、跃起,在教练的控制下,一点点上升,飞翔的美好难以用言语描述,唯有用尖叫来表达。只是当滑翔伞调整了180度后,我在瞬间震惊失语,一片雪峰,洁白无瑕,巨人一般突兀地耸立在我眼前,一种巍峨、冰冷、沉默的压迫感扑面而来,感觉自身是如此的渺小。

教练说这是安娜普尔纳雪山中的鱼尾峰,于是我就对其一个劲地说:UP!UP!UP!我想看到更多更远,但雪山却仿佛无边无尽一样,我知道那是众神的领域,雪之天国。随后我们就在空中俯冲、盘旋、侧飞,教练玩的很嗨,带着狂笑,喊着CRAZY……,大概飞了四十分钟左右吧,我们降落在了费瓦湖畔。湖边空旷的草地上已经有很多降落的人了,有很多欧美青年男女,他们是专为滑翔而来,很羡慕他们自由的状态。

接下来的大半天,我们就是环湖、逛街、看民俗,倒是看中了几处旅馆,有晒台、有花园、有鲜花、有阳光,于是决定徒步回来一定享受一下。

后来想起我们未带登山杖,于是就找户外店去,发现还可以租,100Rs一天,非常合适啊,于是挑好杖子就走,这儿都是先消费后付费的!

-第四天-

由于我与闪烁计划Poonhill 第一天第二天合并,所以早早就起床,可是因车辆耽搁,直到早十点才正式进山,不停徒步翻山越岭,晚九点才到达当天的目的地 Ghorepani!一路无风景,云雾弥漫,时而小雨滴洒,走时汗流甲背,停下冷的发抖。我们住在Ghorepani一民居中,安顿下来就迫不及待点餐,那时的感觉就是:有口热饭吃真是好享受,一口热汤喝下幸福感立马爆表!

在这里我们分头走上了Poonhill和ABC
玩游戏的小孩
让我幸福感爆表的晚餐

晚上气温很低,加上我有点高反,于是早早就睡下,现在想起那一定是很狼狈的样子:戴着线帽,头巾双层将脖子到脸全包上,抓绒衣服也不敢脱,卷紧被子还瑟瑟发抖。不过心中还不忘祈祷下众神保佑明早好天气,让我能看到此行最大目的:鱼尾峰与安娜普尔纳雪峰日出。

那年那山那些人——尼泊尔游记(二)

那年那山那些人——尼泊尔游记(三)

游记-在路上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