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泡尿引起的联想

一夜无梦,被一泡尿憋醒。于是挣扎着坐起来,盯着我完整的五肢开始发呆,嗯肤质还不错。莫名的陷入了沉思。

如果可以,最想重温哪个时代的你?懵懂无知的小学时代?仓皇迷茫的中学时代?还是灵智初开的大学时代?

我是一个极容易被触动的人。

比如看音乐类节目的时候,本来听着没什么感觉,当镜头转到观众区的时候马上就受不了了,一边哭的稀里哗啦一边心想这哥们多少钱雇的,跟真的似的。

记得2015年承朋友推荐看了《平凡的世界》,当看到田晓霞在洪水里为了救一个小孩导致体力透支、被洪水越冲越远的时候,凌晨一点的我抱着卫生纸痛哭流涕,旁边的兄弟不满地打起了呼噜。

据说作家路遥在写到田晓霞死了的时候曾给远在外地出差的弟弟打电话,电话里泣不成声,不停地说着田晓霞死了、田晓霞死了。一开始觉得太夸张了,走进去之后发现一点也不。所以我说服了自己并不是矫情。


我的小学记忆基本没有,只记得那时的我是个着实的书呆子,据我妈说每天都要在学校写完作业才回家,这说的是我么……想起小学就想起那场冬天的大雪,那会儿的雪还可以埋到一个大人的膝盖,妈妈背着发了烧的我往诊所挪移。那会儿妈妈还很年轻,我很小,我不要回到那个时候。


中学时代,开场曲是羽泉的《冷酷到底》,我迎来了我的叛逆。随着不断的转学,我见识了什么叫保护费,也第一次看到了女生怀孕扶着墙走路的体态,我从一开始的仓皇迷茫,到逐渐的委曲求全。

也曾反抗过,挥棒相向,结果就是双方家长领着自己的娃聚在医院里,闹着要做CT,你胳膊折了而已,做什么CT。于是我根据姥姥的暗示也做捂头状。感觉就像一个慈善基金刚募捐到就要花出去,何必呢。我不要回到那个时候。


大学,那是07年的事了。开场是一马路的牙刷牙膏毛巾洗脸盆,克隆般的家长脸,宠物般的学生仔。真可谓全国子弟齐来到,作妖作到你发笑。

我怀着刚出狱的心情昂首迈进了我的501,与另外五个舍友热情致意。我们相约一起晨跑练英语,坚持了半个多月;于是我们又很默契的各自配备了电脑电脑桌,联机鼠标点点点,坚持到了毕业,不容易。隔三差五的隔壁宿舍一招呼,所有人拎起小马扎,抢位置,看大电影。

各种生日趴更不必说,喝到你恨不得躺下就挡住整条马路。偶尔兼职谈个恋爱,哭一场,美一场。美一场,散一场。

恣意潇洒!恣意潇洒?那是一种想得而不敢得的感觉。像是一座无忧岛,进去的人不想出来,外面的人不敢进去。


纯属个人感慨,不用谢。

有没有想穿越回去的?我送你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