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东坡之“苏粉”

吾爱东坡之“苏粉”    “来生便嫁苏东坡,哪怕历尽千年劫”!苏长公虽不刻意追求爱情,但从不缺乏粉丝,虽命运坎坷、颠沛流离,却惹得“苏粉”一路相随,粉尘仆仆,念着他的词,想着他的人,痴痴情深,恨不能以身相许。

图片发自简书App

       熙宁七年(1074)的一个秋天,37岁的苏轼从杭州启程,前往密州赴任太守,苏州“望云馆”有位歌女,特意携酒在阊门痴痴等候送别。那时还未时兴吻别,只好一把鼻涕一杯酒地表达妾身非苏郎不嫁。东坡也是性情中人,毫无官员气派, 不象那些官不大僚不小的庸官,故作潇洒洒脱,自高处平易近人。但见东坡拂一拂美髯 ,接过沾满眼泪鼻涕的酒杯就干,眼瞅秋风中梨花带雨的温软美人,吟出一首象鼻涕一样缠绵的艳词《醉落魄·苏州阊门留别》:“苍颜华发,故山归计何时决?旧交新贵音书绝,惟有佳人,犹作殷勤别。离亭欲去歌声咽,潇潇细雨凉吹颊。泪珠不用罗巾裛,弹在罗衫,图得见时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读了你的词,动了我的心;看了你的人,丢了我的魂。更有邻家小妹因单相思,魂断奈何桥。宋代《瓮牖闲评》记载:“苏东坡谪黄州,邻家一女子甚贤,每夕只在窗下听东坡读书。后其家议亲,女子云:‘须得读书如东坡者乃可。’竟无所谐而死。故东坡作《卜算子》以记之。”且看《卜算子》:“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东坡很为悄悄暗恋他的芳邻遗憾不已,萌萌哒的邻家女孩竟这样香消玉殒,苏哥哥的怜惜之情一咏三叹。不要说我错,不要说你对,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何况一位不谙世事的纯情少女,爱情这杯酒,让她醉倒在家门口,醉眼朦胧中终于在苏大哥温暖而又性感的怀抱中进入温柔之乡,再不肯醒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东坡是一往深情的男人,感情经历也比较曲折,他的红颜知己以及梦中情人恐怕无法考证出精准数字,为此,月亮公主孟庭苇专程从宋朝穿越而来吟唱追问——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为何每个妹妹都那麽憔悴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啊 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眼泪

     啊 我的哥哥你心里头爱的是谁

     猜不透 摸不著唉 我也只是妹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尽管小彩旗一飘再飘,但奶头山主阵地上的红旗屹立不倒。在大家庭里苏轼仍是模范丈夫。苏轼明媒正娶的妻子有三位,都姓王,东坡与姓王的较上了劲(这里,我要向大学同学王艳叶打声招呼,你曾是我班的“小苹果”,不仅仅是因为你脸蛋红。只想问声姓王的学妹,是否愿意穿越至宋朝,会一会东坡?请冒泡)。东坡三位王姓夫人依次是:王弗、王润之、王朝云。待我一一道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弗,是东坡的姨家表妹,两人结发当属父母之命,如王贵与李双双,先结婚,后恋爱。这位表妹才貌双全,知书达理。东坡与来客坐而论道、畅谈人生之时,王弗悄悄躲在阴暗角落“听墙角”,事后她便能向夫君进言,要不要与这个人深交。天妒红颜,王弗在26岁时就一命归西,东坡将她安葬于母亲坟旁,并手植3000株松树。十年后,天命之年的东坡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悼亡词《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弗已去,红颜“苏粉”们应闻风而动,蠢蠢欲动,但苏轼必须为父亲苏洵居丧守孝,男欢女爱、旧曲新词暂且搁置。三年后,姐夫爱上了小姨子,东坡和王润之结婚。王润之是王弗的堂妹。她早就暗恋东坡,所幸的是她的哥哥也是“苏粉”。于是,久旱逢雨,开闸放水,水到渠成,故事就这样发生……婚后,作为一位忠实的粉丝,作为从小姨子转正的妻子,王润之,恰如她的名字,时时滋润东坡,事事迁就东坡,陪伴他度过了一生中大起大落最为坎坷的二十多年。乌台诗案开启了东坡颠沛流离的被贬模式,好在王润之死在好时辰上,那时正好是苏东坡被重新启用,官居三品,春风得意的时候。因此,王润之葬得很体面,并且东坡仙逝后和她葬在一起,做到了黄泉相见,一起腐烂,一起辉煌化金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看东坡的第三任妻子王朝云。她12岁时即被王弗收为丫鬟。在杭州时王润之为丰富东坡的娱乐活动,把王朝云推倒床榻,纳为东坡小妾。王润之死后,东坡顺水推舟将云妹妹扶正。东坡哥与小云妹两人相差近三十岁,可谓老牛吃嫩草,别有一番情趣。且看一段夫妻识字:东坡一日退朝,食罢。扪腹徐行,顾谓侍儿曰:“汝辈且道是中有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为然。又一人曰:“满腹都是见识”。坡亦未以为当。至朝云,乃曰:“学士一肚皮不入时宜。”坡捧腹大笑。云妹妹也是红颜薄命,四十岁左右因病而亡。东坡为纪念朝云在西湖边建“六云亭”,并写楹联曰: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人生的坷坎,特别是三位红颜知己的过早凋谢 ,使东坡晚年走近佛法,那位曾给老男人苏轼带来精神与肉体许多快乐、洋溢青春烂漫气息、俊俏调皮的云妹妹,也被东坡称为“天女维摩”。千年之后,在量子力学的世界,苍颜白发的东坡,还在遥望那颗星,那颗星上有敛云凝黛的朝云妹妹,有天女散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尽管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但有宋词的宋朝,有苏轼的宋词,有“苏粉”的苏轼,又是何等之风流、何等之高不可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