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淑女】还乡

0.263字数 2194阅读 34

    她离开家乡十年了。

    十年了,数不过来到底有多少光阴虚度过去。外面的世界与她年少时所想象的那般截然不同,褪去了青涩的气息,她整个人变化了不少。十年的生活几乎要把她击垮,只有仅剩的音乐热情在苦苦支撑。

    她真的太累了,太需要休息了。

    身上穿的还是去年的那件衬衫。她坐在高脚凳上,拿出了吉他,开始在地下酒吧里弹唱起来。这是整个酒吧最高的位置,视野也是最好的。眼前的灯红酒绿让人迷花了眼,酒气和烟味氤氲在一起,暧昧的气息弥漫着,夹杂着酒杯的碰撞声和欢笑声。她麻木地望着空中,像个机器一般重复着手中的动作。这首歌已经被她弹奏了一百多次了,而在她耳中连调子都是乏味的。

    这时,一个DJ来了。她收起吉他,下台后坐在吧台和调酒师搭着话。摇滚的重金属音乐让人震耳欲聋。

    “小李啊,我看你在这呆的是不是不太顺心?我瞧这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听有激情的歌,你这小调是好听,但来酒吧的不知道还以为是进错了门啊。”

    “他们不懂,民谣就这样。”她叹了口气,手中的茉莉花茶与各类酒品格格不入。

    “我知道街头卖唱对你来说太难,但你在这待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这样,我认识个公司,专门找有能力的新人的。我看你弹得挺好,这段时间也锻炼不少,要不要试试?”调酒师笑着对她说,手中正用白布擦拭着一个酒杯。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酒杯上,晃了她的眼。

    她要了电话号码,道了谢,然后回了家。

    几年来的平淡生活好像终于冲出了一抹光彩,手中握着的是自己的前程。未来的生活比以往更加扑朔迷离,在喜悦的同时,担忧也随之而来。

    她在家中望着街上的霓虹灯,那美丽的亮光就像这突如其来的好事一般不真实。她害怕自己迷茫的未来,害怕自己一无所有,害怕自己不被承认,同时也害怕着在酒吧里与她并非同类的一切。

    第二天,她终于下定决心打了电话。面试非常成功,领头的那个经纪人说她的音乐少了点什么,不过他们还是说要先找个地方开个小型演唱会,先让她试试。

    她欣喜地坐上出租车。在她乘出租车回家的途中,忽而听见别人唱的那首《欲还乡》,一种酸涩感油然而生。往时的不羁早已被磨去了棱角,她不敢回到家乡,因为不敢面对。

    不敢面对曾经的一切。

    终于,她还是决定在演出之前回一趟家。那个远方的真正的家。她戴着一顶鸭舌帽,拿着一把吉他,独自一人上了回家的火车。因为不是节假日,火车上几乎没什么人。到家需要一天,她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与吉他待在一起。

    “呜呜……”火车缓缓驶离站台,她望着窗外熟悉的景色慢慢远去。清晨细碎的暖阳撒在她的身上,车厢里一片宁静。她心想:这就足够了。她探出身子看了看过道两旁都没有人,于是拿出了相依为命的吉他开始弹奏。

    “小姐,您弹得真不错啊!”一位青年向她走来,看起来和她年龄相仿,又有一丝熟悉。

    “谢谢。”她对于赞美之词已经不再有当初的喜悦了。

    “能借我弹弹吗?我也是弹吉他的。”青年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自己。

    她点点头,递出了吉他。

    青年接过吉他,开始拨动着琴弦。他的一举一动都深深地打在她的心弦上,她越听越入迷,已经好久没见过民谣弹得相当好的人了。

    “你弹得比我好,这是真的。”一曲过后,她真诚地望着他的双眼,回味着青年的指法,越想越不可思议。

    “啊,真是谢谢,”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您的弹奏技巧很不错,但可能……缺点感情。如果能把自己的感情融和进去就再好不过了。毕竟音乐不只是音乐。”他转身要走,又顿了顿脚步,轻声感叹着说:“这年头弹民谣的姑娘很少见了啊。”

    她望着他的背影,细细思考他的建议。那句“毕竟音乐不只是音乐”勾起了她的回忆。小时候她也爱追随潮流,歌曲也是流行什么就听什么。那时候的民谣并不广为人知,有个少年说:“我想找个和我一样喜欢民谣的女孩……流行音乐和民谣都是歌啊,但我认为民谣更好一些,毕竟音乐并不只是音乐。”没有任何外来的感情,那只是一种好胜心理,她想,她要学吉他,她要听民谣。

    世界太过纷杂,在时间的流逝中我们都忘记了初心,我们一直在冷暖中奔跑,却未曾停下脚步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和沿途的风景。

    “感情”,熟悉又陌生,带着家乡一起陌生起来。在怅惘中度过一天后,她迷茫地踏上了故土。家乡变化了不少,曾经的小村落都变成钢筋水泥的房子了。她尽力摸索着记忆走,却还是没能成功走回家。她只好向附近询问那两个她多年未提的名字,才得知他们的住处。

    她走到陌生的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当她看到母亲满头白发,与记忆中全然不符的样子时,被生活磨炼的再坚强的她,泪水也夺眶而出。

    “妈,我回来了。”

    她十年前离家出走,到现在不只变了多少。她给父母讲述自己的经历,却总是面带微笑,她说着自己的音乐梦,就像已经实现了一样。她省略了那些难以想象的生活经历,相隔十年的团聚,过往的隔阂已烟消云散,人生的美好会迟来,却不会缺席。

    呆了几天后,她又要动身回去。临走前,她答应说等来了演唱会让他们搬过来住。她满怀着信心与希望,走上了回去的火车。

    她应约来到一家咖啡馆,在那里办了一场演唱会。人不多,却也赚了不少钱。她辞掉了酒吧的工作,再次向调酒师道谢。又或许她在那个夜里的咖啡馆中,偶然望见了那个火车上的青年。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总而言之,他们算是成为了朋友。

    “那天你在咖啡馆唱的一首歌很好听,能再唱一遍吗?”青年问。

    “当然。”她回答。

    烟云消  月上梢

    月落乌啼燕归巢

    相思故人不得 只因其身在他乡

    长夜不诉相思肠

    此去今时归故乡

    人聚散  千百场

    莫问归期 莫相忘

    听闻故乡花开放

    南燕北去探春忙

    残斜阳  千百行

    不知故人已还乡

……


(歌词出自倪健《欲还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