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30)

字数 4975阅读 18

02003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29)
死神背靠背目录

                        晚归的蒙霜 大醉的金银 

生活中总有很多的意外,可是谁能提前想到意外真的成了意外呢!有不少人对未来都没有打算,可到头来还是要彻底地融入生活,所有生活才有了那么多的意外。

“其实蒙霜和金银之间有更多的故事。”赵阿姨说。

“鬼都知道,妈!”小鹏说。

“鬼都知道吗??知道什么‘吗’!!”我说,找到机会煽风点火。

“你们两个混小子,一唱一和说什么呢,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赵阿姨说,微微一笑。我想赵阿姨是越来越对我和小鹏理解了,虽然赵阿姨永远都是站在一个成年人的角度理解我们这两个即将成年的人。

“好欺负的妈,小鹏,你妈说你妈好欺负。”我说,诡异一笑,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内容,在这笑容背后。

“你敢!!”小鹏瞪着我,恨恨地,谁借他五块钱半年没还似的。

“得了,儿子,就你那小身板,确实是没人敢欺负我的,可是敢欺负你的大有人在。”赵阿姨说,一副知子莫如母的样子。
“谁??”小鹏大吼一声,看向周围,仿佛除了我们三个旁边还有别人。

“孙小鹏,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我不信鬼神。”我说,一本正经,虽然给人的感觉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好了,别闹了,儿子。”赵阿姨说,不过语气并不严肃,好像不在乎他闹不闹似的。或许,毕竟是因为故事的一半已经讲完了,只是有很多材料需要补充,赵阿姨也不慌不忙了。

“我以为是我爸呢,只有我爸敢欺负我,其余的,没人敢。”小鹏说,一脸的正经,看不出丝毫的荒诞,仿佛孙小鹏的爸爸就躲在门背后一直没出来似的。

“对了,赵阿姨,小鹏的爸爸怎么没看到人影呢??这会儿,应该回家了啊!”我说,进这个屋子这么久,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一个本应该存在于这个地方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在这个地方。

“我爸就是我爸!”小鹏说,昂起了脖子,我不知道他得意什么,有什么好得意的。

“你妈也一样可以收拾你,孙小鹏,别没大没小无法无天的。”赵阿姨说,回到了刚刚的话,可我更关心小鹏的爸爸,他爸爸去哪里了,难道孙小鹏是单亲家庭,这个对于一个警察局长来说,也不无可能。

“不是,我妈收拾我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我爸不在,是吧,我妈!”小鹏说,笑得邪恶,说有都邪恶就有多邪恶。

“你小子欠收拾啊!”赵阿姨说着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杯子,杯子里没有太多水,举在小鹏鼻子前面,我却看不出来赵阿姨到底要干什么。

“我碗都洗了,还要怎么样啊!”孙小鹏说,毕竟赵阿姨是虚张声势,但孙小鹏继续无理取闹,可能会出现以假乱真无中生有的情况。

“回到阳台上去,我接着跟你们讲,这个故事,不是小说,这仅仅是一个故事而已。”赵阿姨说。

于是小鹏跟在赵阿姨后面,我跟在小鹏后面,几步路的距离,我们却像小学生过马路一样,排着队过去。

坐下来。

“儿子,去把茶水换了,都凉透了。”赵阿姨说。

“妈,我才刚坐下,”小鹏说:“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呢,叫小龙去得了。”

“我屁股也没有坐热。”我说,点都不想去换茶叶水。

“就是因为你屁股没有做热,所以才叫你去。如果你屁股坐热了,就不会叫你去了。”赵阿姨端起茶杯,跺着放到小鹏胸前的桌子上。
“小龙屁股也没有坐热呢!”小鹏辩解。再这样下去,我觉得茶水都要结冰了,虽然那时不是冬天。

“我坐热了,屁股下面热乎着呢!”我赶忙说。

“我也坐热乎了,就这一会儿,妈!”小鹏说,学着我的语气,虽然不是一样的词儿。

“你去不去!!”赵阿姨的脸色说有多严肃就有多严肃,眼神里更是寒光凛凛。

孙小鹏一句话不说,只能乖乖地照做了。

一分钟不到,茶水换了,滚烫滚烫的。

赵阿姨先呷了一口,才说:“还是说说这个案子吧,说说这个故事。”

“其实,我要讲的就是金银和蒙霜的几次偶遇。”赵阿姨说。

这个我是早有准备的,因为按照事物的发展顺序,接下来就是蒙霜和金银的遇见,然后是成为情人的事情。只是我不知道小鹏是怎么想的。

蒙霜和金银的第一次相遇也是从蒙霜的同事那里听说的,依然是每个同事都知道的事情,天知道蒙霜当时只给哪两个人或者哪几个人说了。

大概时间应该是在蒙霜到赵军的火锅馆的第二个月,当时应该还没有满两个月。

蒙霜那天最后一个下班,由于金银的那个事情,所以老板那段时间没有对她加以苛责,而领班同事这些自然也能够提醒的提醒一下,毕竟当时都觉得蒙霜是个可怜人。

那天轮到蒙霜最后一个走。火锅店里有规定,每天留一个人最后走,大概打扫一下清洁,然后关门。

蒙霜下了班后,就直接回家了。

蒙霜就住在春江小区,不过是租的房子,不像金银那样有自己的房子,而且是几套房子。蒙霜对自己的房子还很陌生,不过去那里的路还是熟悉的,要经过一段黑漆漆的路。倒不是那条路的路灯坏了,而是蒙霜走这条路抄近路,那里本来少有人走,旁边就是一条大路,灯火通明,但下夜班的蒙霜通常都是走小路。

到了那条小路,走了没几步,蒙霜就发现了异样。

蒙霜下班都是午夜左右,何况那天他最后一个走,那个时候,小路那里应该只有她一个过路的。

可是那天他看到一个人影。

一个跌跌撞撞摇摇晃晃的人影,从对面走来。而且不是在走路,只是在画圈,仿佛失控的陀螺那样。

看到那个人的一下子,蒙霜吓了一跳,本来有些担心是打劫的,可是哪个打劫的会在视野正前方出现呢!

那个人只是那么转着圈,周围黑漆漆的,分辨不出来是谁,只是大致看得出来是个男的。衣服规整,看样子是个有模有样的人,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喝醉了。

蒙霜考虑要不要回到大路,毕竟这样会多老长一截路,而且下班都这么晚了。

于是,蒙霜小心翼翼地朝那个人走去,冒着胆子冲那个人身边路过。

在擦肩的一刹那,蒙霜觉得那人好眼熟,稍微走近点一看,原来就是那天帮她的金老板——金银。

两人面对面看着,蒙霜不走路了,金银也停止旋转了。

两人就那么傻傻地看着对方。

“对不起,女朋友……不对,朋友,小妹妹……嗯,小女生,我只是喝醉了,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只是喝醉了,不知道家在哪里。对不起!”金银说。

“金老板,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吗!”蒙霜说。

“金老板??我不是老板,但我确实姓金。”金银说,瞬间酒醒了很多,醉态没有了,但醉意依然浓。

“我扶你到旁边坐一会儿吧!”蒙霜说,主动去搀扶金银,可发现周围并没有可以坐的地方,只好在路边的花台旁边坐下。

“请你尊重我,我是有老婆的人,我不想做一会儿。明白吗??”金银说,说话依然透着一股明显的酒劲。

“金老板,这是哪跟哪儿啊,我是蒙霜啊,赵军的火锅店里的服务员啊,您上次帮我解围啊,您还记得我吗?”蒙霜说,看了一下花台,毕竟这是石头,就算是热天,也透着一股凉意,坐久了不好,可是金银毕竟是醉了,而且都不知道自己家在什么方向了。

“哦,哦,是你啊,原来你叫蒙霜啊,我还真没认出来。”金银说。

“我本来就叫蒙霜。您家在哪里,我送您回去,金老板!”蒙霜说,她是不担心什么的,既然那是金银的家,金银的老婆也一定是在家里,不管那个她是谁,只要她在,就不可能产生什么误会。

“我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坐车,或者走路,都要走到天亮的。所以不回家了。”金银挥舞着手说。

“您刚刚不是说就在附近吗?”蒙霜无比的迷惑,虽然两句话都是醉话,但她相信两句话都是真话,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这个话。

“我只是在这附近有一套房子而已。”金银说,好歹说清楚了。

“哦,那我送你回去吧,好不好,你说在哪里啊!”蒙霜说,拍拍金银的后背,算是安慰他,意思是一会儿就到家了,叫他别担心。

“我不想回家,那个地方太冷了。”金银说。

蒙霜抬头看看天空,毕竟天气已经暖和了,虽然还没有到最热的时候,但天气确实已经暖和了。金银的话,应该是他酒喝多了,才这样的说,酒醉后的身体冰冷。

“那我送你回你卧室躺一躺,你老婆大人该着急了,半夜了,你都还没有回家,她不着急才怪。”蒙霜说:“你家在哪里啊,金老板?”

“没事,我一个月不回去也没事,我老婆也不会说我什么。我们什么事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一个月不回家什么事都没有。”金银说,信誓旦旦,只是蒙霜不明白他这个话是对谁说的。

“那你住哪里啊,金老板,别玩笑了,该回去了,我送你回去吧!”蒙霜说,自顾自地想把金银搀扶起来,可是金银毕竟是有几两肌肉的人,蒙霜一个弱女子怎么搀得动。

“我不想回去,那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回去什么,回去还不如不回去呢!”金银说,凭金银说话给人的感觉,应该是肺腑之言,可蒙霜就是难以理解。

“还是回家吧,金老板,夜深了,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或者你住在哪里。夜这么深了,在这儿过夜不太好吧,是不是,金老板!”蒙霜说,说这个话的时候,她尽量拿出从前对自己男朋友的样子,语气都是嗲嗲的。

金银架不住,就告诉蒙霜他在春江小区的房子的位置。

那晚,是蒙霜把金银送回家的,不过两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蒙霜还把金银扶上了床,帮他把衣服裤子脱了,还给他盖好了被子。

临走时,金银叫口渴,于是蒙霜又给他热了一碗牛奶,然后才走。

不过,蒙霜在金银的家里,确实还是有所发现的,正如金银所说,金银的家里没有她老婆,家里确实只有他一个人。蒙霜感觉那个地方确实挺冷的。

只是她也奇怪,金银看上去应该是有了家庭的人,怎么会一个人住一套房子呢!

这之后,蒙霜在火锅店里又遇到了金银几次,金银记得那晚的事情,而点菜的时候,金银点得格外丰富,两人像老朋友一样聊天。

过了半个多月,蒙霜和金银又遇到了,而且那天恰好又是蒙霜最后一个走,而且又是在那条小路。

蒙霜老远就看到一个人影,不过没有醉态,只是一个人呆坐在花台边上。

蒙霜有了上一次和金银的际遇,这一次她心里不害怕了,虽然远远的,她依然没有分辨出来那个人是谁。

在离那个人还有十多米远的时候,那个人主动招呼了。

“蒙霜——!”

果然是金银,金老板。

“金老板,你不会在这里等我吧!”蒙霜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虽然平时性格挺内向的,和同事话都不多,但是和金银在一起,蒙霜感觉自己可以有什么说什么,想什么就说什么,她根本不用忌讳什么。

“不啊,我在这里等我醉。”金银的一句玩笑话就把蒙霜给逗乐了。

蒙霜坐下来,和金银挨在一起,就像上次一样,不过只是这次金银是清醒的。

“那你没喝酒,怎么会醉呢,应该喝几瓶啤酒才对,金老板。”蒙霜笑呵呵地说。

“别叫我金老板了,别扭,公司里面的人才这么叫我。你叫我金银就得了,我姓金名银。”金银这才自我介绍了,两人认识有一段时间了,金银才煞有介事的自我介绍。

“我叫蒙霜,金老板,不,金银。呵呵!”

“都是认识彼此的。”金银说,尽量自然地笑笑。

“你到底在等什么,金银??”蒙霜自然地笑笑,连那狡黠也是自然的。

“其实就是想起上次我醉了之后,在这里遇到你,所以没事的时候,只要我有时间,我就会到这里来。忆往昔峥嵘岁月。”金银说,摆正了架子,仿佛在公司开会一样。

“干嘛,你不会喜欢我吧,金老板,你可要知道,你是老板哦,我只是一个服务员。”蒙霜说这个话的时候,在心里准备好了,只要这个金银敢点个头或者说一声是,那蒙霜的耳光就飞过去了,把张宁宁欠她的一同还上。

“不是啊,”金银似乎并没有察觉什么,其实凭赵阿姨的了解,他绝对是没有察觉什么的。“我是记得那晚,你给我脱衣服裤子,你给我盖被子,还有,我说我渴了,你给我热了一碗牛奶。好感动!”

“我可不敢动了。”说着蒙霜不自觉地收拢双脚,如果这话是从张宁宁嘴巴里说出来的,那蒙霜会愿意主动提出复合的,哪怕她脸皮薄,她也要厚着脸皮求复合。可是这话偏偏是从金老板的嘴巴里说出来的。

毕竟那些事情是蒙霜对金银做的,并不是蒙霜对张宁宁做的。

“其实我只是回忆回忆,你别想歪了,蒙霜,我是个老板,我有自己的公司,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有自己的家庭,虽然我还没有孩子。你明白了吧,我也知道你是明白的。”金银说。

“那你还到这么个鬼地方来,半夜三更,人都没有一个,你还到这么个地方来!”蒙霜说,没有语气,给人的感觉是在说一个已经说过无数次的故事一样,其实还是第一次对金银这么说。

“只是为了回忆,不是为了际遇。你应该明白我的心绪!”金银说。

“我明白是明白,金老板,可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该做的事情别做,对不?”蒙霜说,没有别的意思,她只是想表明自己的态度。

“我知道,我不会犯界的,我只是喜欢回忆,那一晚,现在想起来,确实不怎么冷。”金银说。

“我送你回家吧,还是一样的,这一次,金老板。”

“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当晚,还是蒙霜送金银回的家,金银是清醒的,而且两人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真正安静的时候,也是真正激情的时候。”小鹏没羞没臊地说。

“得了吧,你!说什么不干不净的话呢!”我抱怨道。

“夜晚和黑暗有关,夜晚和空寂有关,可夜晚也可以和一种爱情之外的爱情有关。”赵阿姨说。

“什么??”我和小鹏异口同声。
死神背靠背(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棵树和一株草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朵花和一片云的关系。说到底,所有的关...
  • 那些事情早就该浮出水面了,可到了这个时候才浮出水面。那些隐藏的东西早就该暴露了,可是迟迟地到了这个时候才暴露。那些...
  • 有些事情是需要分析分析,可是有些事情不需要分析。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分析的,可是有些事情还得分析分析。但是到底该怎么分...
  • 事情来了,事情真的来了,事情真真正正地来了。该美好了,该是真正的美好,该是真真正正的美好了。 “其实,照我看,这个...
  • 记录一下自己工作遇到的问题,免得下次再遇到了还到处网上查资料解决。 自己的项目的版本控制用的是Git,代码仓库在g...